新段子:我被三俗啦

郭:朝花夕拾杯中酒,寂寞的我在风雨之后,呕吐的毛病你有没有,大便飞过菊花插满头。

于:快打住吧,您后面这太几句太低俗了。

郭:感谢您对我作品的褒奖

于:您听不懂好赖话啊?

郭:做为一个初出茅楼的艺术家,我的作品能获得您的认可,我很欣慰。

于:我说这么大味呢,那叫初出茅庐。

郭:茅庐……茅楼,味差不多。差不多。

于:差远了。

郭:作为一个勤奋的艺术家,我的每一天都是熬更守夜通宵达旦。直到东方破晓,鸡鸣犬吠。

于:还真挺勤奋。

郭:(深懒腰)小泽玛利亚的片子可算下完了。

于:啊?敢情您这熬夜就为了下这个?

郭:谢谢,我不累。

于:你累死都活该。

郭:清晨的微风吹拂着我,透明的露珠在叶片上闪光。啊,又是新的一天……孩子他妈厕所又堵了啊。

于:好嘛,您这还是茅房啊

郭:我的人生名言就是,上自己的厕所,让别人冲去吧!

于:我说您损不损啊。

郭:我很羡慕您,您在我心目中是最可爱的人。

于:哎呦,您太过奖了。

郭:我很想成为您这个团伙中的一员。

于:团伙啊。您要作案是怎么着啊?团体。

郭:团伙裸体,这不行,有伤风化,警察不让。

于:什么乱七八糟的。您这文化太差了

郭:我很欣赏您的表演,您的表演内容丰富,情节丰满,快速丰胸

于:听您说话怎么这么别扭。

郭:我是一个很三俗的人,庸俗、媚俗、低俗,

于:哦。

郭:我离您这个团……体的要求还差的很远。

于:好么,大喘气。

郭:认识了您,我才找到了人生的坐标,我才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于:您太谦虚了。

郭:孔子曰:三人行,未必有我师。

于:未必有我师啊?那还同行个什么劲啊。那叫必有我师。

郭:您浇湿了?来我这儿有伞。

于:下雨了是吧?

郭:后面还有两句,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于:对。不好的就应当改善。

郭:您改天打算就骟啊?

于:越说越不像话了。

郭:我要以您为我人生的榜样,绑起来装样。

于:绑起来像话吗

郭:我要远离三俗。

于:对

郭:我要做一个正直的人,我要做一个纯净水的人。

于:您没找个桶把自己装起来啊?

郭:你讨厌!我要做一个高汤的人。

于:您再撒点花椒就该起锅了是吧?那叫高尚。

郭:对,我要做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我看谁还敢说我俗。(做攀爬状)

于:您甭爬了,回头再摔下来。您再高他也得有文化不是。

郭:我决心脱离三俗苦海,脱掉三枪内裤。

于:您要裸奔啊?

郭:脱胎换狗,重新做人。

于:那还做得了人吗?脱胎换骨。

郭:拖着邻居那宝马车的轮胎,卖收废品的。然后换二斤骨头,再来瓶酒。把秤给足了啊。

于:这么个脱胎换骨啊

郭:把酒欢歌何时有,人笑我痴我偏痴。莫道有酒终需醉,酒入愁肠愁更愁

于:借酒伤怀啊,您有点喝高了

郭:好酒啊。好酒

于:好酒

郭:(品酒)忘了兑酒了

于:白开水啊?

郭:从明天起,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驴、劈柴、周游通县。

于:瞧您去这地方。

郭:从明天起,关心绿豆和大蒜。
于:都是涨价的东西。

郭:我有一所房子,面朝渤海,欢迎偷拍。

于:嗨,您就别提这茬了。

郭:我要增加文化修养。

于:好

郭:我要提高盗的水平。

于:改偷了?道德水平。

郭:我买了很多社会人文类的杂志通宵苦读。

于:还真下功夫。

郭:(翻书)苦命的妹子啊,七个义薄云天的哥哥为你撑起小小的一片天,《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于:啊?

郭:一夜情感的倾诉,有情人终归撑起一片天,《灰姑娘》

于:您可真有文化啊。

郭:太三俗了。我看它到底有多俗。(继续沾唾沫翻书)

于:行了,行了,您还是干点别的吧。

郭:太三俗了。不读了。看电视吧。

于:对,你瞧瞧电视。

郭:在这个寂寞难耐的夜晚,我终于没有经得住三俗的诱惑。我看了《建国大业》

于:您是该好好反省了。

郭:我要到火热的生活中去,实现我脱离三俗的梦想。

于: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

郭:反三俗要从娃娃抓起,不能让下一代输在起早线上。

于:起早线像话吗,那叫起跑线。

郭:我们那孩子天天凌晨3点半就起来。

于:那是起的够早的。

郭:我要用通俗易懂的方式,让他们明白生理。

于:要讲生理卫生是吧?

郭:人生的道理简称生理

于:没您这么简略的。

郭:打南边来了个冠希,手里拿着个相机,打北边来了个凤娇,腰里别了个菜刀……

于:吁……

郭:您的姓真好,如驴灌耳。

于:您这都什么比喻?您就教孩子这个啊?

郭:孩子们听的如痴如醉,有个孩子举手了。嗯,孺子可教。郭叔叔,我给您个邮箱,你给我发邮箱里吧。你懂得。

于:啊?这谁家的孩子

郭:嗯,有出息,我很欣慰。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王小强。哦,那你爸爸叫什么啊。于谦。

于:我就知道他这儿等着我呢。你亏不亏心啊。

郭:你很三俗嘛。

于:谁呀。

郭:走在大街上,扑面而来的三俗之风,让我痛心疾首。太平盛世朗朗乾坤,怎么能容许这般龌龊的东西横行,我要和他们斗争到底,不弄死他们我都睡不好觉。

于:您至于吗,大街上哪来的三俗之风?

郭:你看看这些个三俗的买卖商铺,太三俗了。

于:哪家三俗了?

郭:于谦注水肉铺,于谦硫磺馒头铺,于谦福尔马林海鲜铺,于谦大粪臭豆腐铺。

于:是啊,也就我敢干这黑心烂肺的生意。

郭:我要揭发他们,我要和他们斗争到底。来10块钱注水肉。

于:谁敢卖您啊?

郭:老板拎个桶就过来了,郭先生,对不住您,肉都卖完了,剩20斤水,您回去自己往里注吧。

于:啊,直接卖水了?

郭:呵,太嚣张了。太三俗了。天理昭彰,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有王法吗?难道你们你们就不怕记者偷拍吗?我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你们这种肮脏的行为。我要封杀你们的三俗肉,我要让你们永世翻不了身。

于:哪来的三俗肉啊,这不都是您给闹的。谁让您买注水肉了。

郭:我太痛苦了,太难过了,看他们在三俗之中堕落,我岂能坐视不管。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我都正直一个礼拜了。

于:呦,您这时间还真不短了。

郭: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中风云变幻,我的脑海里思绪万千。我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反三俗的圣斗士呢?

于:这事您得问问威震天。

郭:你很讨厌知道吗,我作为一个战斗在反三俗第一线的人,没有时间和你这无聊的人打交道。
于:那您到底打算干点什么啊?

郭:你管得着吗?

于: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郭:啊

于:您病得不轻吧,早上忘吃药了吧?

郭:呸,有药也不给你吃,我自个留着。

于:嘿,您整个一神经病。

郭:我们这反三俗的都这样,您再说留神我吐您一身。

于:别介呀,您干吗来不来就吐啊。

郭:正当我苦苦思索反三俗远大抱负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清脆的爆竹声,一段优美的旋律飘入我的耳中,放鞭炮,贴喜字儿,良辰吉日办喜事儿;办喜事儿,庆婚礼,亲朋好友来道喜;……呱得儿呱,呱得儿呱,

于:别呱得儿呱了,这怎么还有结婚的?

郭:我一瞧,对面一幼儿园张灯结彩,锣鼓喧天。

于:啊,幼儿园办婚礼?

郭:门上一大红条幅,毒蘑菇幼儿园热烈祝贺大二班马三鹿先生与小一班牛盛芳女士喜结连理。

于:进这幼儿园没好,这两人多大啊。

郭:俩人加一块7岁半。

于:啊?您这不胡嘞吗?俩孩子结婚啊?

郭:这不都那奶粉闹的吗

于:这也太早熟了

郭:三俗害死人啊。

于:您就甭这儿感慨了。

郭:怀着极其沉重的心情,我来到了公交车站。车呼啸而来,就看等车的人,嗡的一声,楞把车给挤停了。

于:好嘛,这人也太多了。

郭: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我不能像他们一样这么没有公德,我很有嗉子。

于:您干的不就是打鸣的事吗。

郭:这谁一块钱掉了?唰,我上车了。

于:您缺不缺德啊?

郭:我们反三俗的人做好事从来不留名。

于:您就甭给自己贴金了。

郭:公交车里太三俗了。露胸的,露背的,露大腿的,看得我这火腾腾的。(咽口水)

于:您这是生气吗?

郭:我要找一个好好教育教育她。

于:这碍您什么事了。

郭:我前边这有一个,吊带,黑丝袜,高跟鞋,那腿那叫一个细,(比划很细的样子)不错,能火。

于:您净惦记这乱七八糟的,哪有这么细的腿啊

郭:咳,我说这位女施主,贫僧有礼了。

于:您刚打少林寺回来是吧?

郭:那姑娘一回头,管谁叫女施主啊,人家是纯爷们!

于:啊,您这什么眼神啊

郭:呵,爷们打扮成这样儿,你太无法无天了。太三俗了。

于:您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郭:我要让你的样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三俗的人。(拿手机偷拍)

于:合着您这反三俗的人都好这口是吧。

郭:甭惹我啊,再惹我,小心我把胃吐你身上。

于:您恶不恶心啊。

郭:我很欣慰,我走在了反三俗的前沿,我用自己的言传身教挽救了无数在三俗边缘痛苦挣扎的人。

于:您有功夫干点正事多好。

郭:那天我接到一电话,我一瞅来电显示,数字夹着英文,中间还一溜藏文。

于:哪有这路电话号码啊。

郭:我一接起来,胃,你好吗?

于:是啊,您那胃还在公交车上呢吧?

郭:GOOD刚先生

于:您怎么还改姓了?

郭:这是我的英文名字,你不懂。不信你问问大伙,GOOD不GOOD?

于:这观众还真有不开眼的。

郭:GOOD刚先生,我们是国际反三俗协会的,想请您到我们这里做报告。

于:哪有这么个协会啊?

郭:请我做报告。好极了。咱们跟哪吃?

于:您净惦记吃了是吧?请您去做报告。
郭:好,咱们哪抱去?不是,哪告去?

于:不是让你打官司,还哪告去。

郭:我作兴你们这个。

于:您这满嘴的大碴子,什么叫作兴。

郭:我很支持你们的举动,你们为反三俗做出了捉鱼的贡献。

于:还捎带摸上俩螃蟹呢您忘了?卓越的贡献。

郭:GOOD刚先生,我们请您出国演讲,请您到丑国来现眼。

于:哪有这么个国家。

郭:你不懂,凡事有美就有丑,有美国就有丑国。

于:那您赶快去现眼去吧。

郭:GOOD刚先生,我们已经派车来接您了,就在楼下。

于:嚯,来得还挺快。

郭:下楼,有一洋妞站在一辆出租车旁。曲线苗条,金发碧眼,。

于:还是上回闭眼的那位是吧?

郭:GOOD刚先生,您好,我们又见面了。

于:您就甭摸了,小心再把醋瓶子扒拉倒了。

郭:幸会幸会。俩眼模糊吉斯小姐。

于:好嘛,您这视力也忒差点了。

郭:GOOD刚先生,现在我们就出发吧。那边等的很着急。

于:那就赶快走吧。

郭:别忙,现在都是低碳生活,我不能坐你这车。

于:那你怎么去啊?

郭:你甭管了,这事我应了。我先送你回去,等我信儿。你怎么走?

于:她怎么回去啊?

郭:我还做300,慢慢古德回去。

于:嘿,您跟这300路还真亲,我说您就不能打个车。

郭:好,你慢慢古德。我随后就古德到。

于:没一句人话。

郭:瞧着俩眼模糊小姐上了300,转身拉开车门,师傅,劳驾,给我撕两张票子。好嘞,关门,走您的吧。

于:您这点心眼都用这儿了。

郭:这我回头一报销生赚80,哪找这好事去。

于:你亏心不亏心啊。

郭:转身,上车,奔机场。

于:自行车啊?这得多暂才到机场啊。

郭:出门的时候还穿大短裤呢,等到机场一瞧,都穿羽绒服了。

于:好嘛,都入冬了。

郭:坐上飞机,飘飘悠悠,哗啦啦,有一人推着个小车,来,让一让,让一让,面包香烟火腿肠了啊。

于:敢情飞机上也有小贩子。

郭:一会功夫就听广播里说,丑国快到了啊。下机的拿好东西往前窜。

于:这飞机八成飞过通县。

郭:嚯,还真快。一会功夫到了。下机,打一电话,hello,模糊吉斯小姐,我到了。

于:还是那闭眼小姐。

郭:GOOD刚先生,您到了,太好了,等您很久了。机场做300,过5站,下车就是。

于:敢情这外国也有300路。

郭:到车站一瞧,嚯,这等车的还真不少。

于:这国家也该计划生育了。

郭:这么多人不好挤啊。车来了。老规矩,谁一块钱掉了?唰,

于:您上去了?

郭:这通把我踩啊。敢情这外国人不懂中国话。

于:废话,您跟外国抖什么机灵啊。

郭:好不容易到了地方,我一瞧,嚯,眼前是金碧辉煌灯火通明。

于:这儿什么地啊?

郭:地下天堂夜总会。

于:啊?上夜总会里做报告?

郭:条幅都挂好了,热烈欢迎郭德纲先生。底下有一行小字,第五大道居委会。

于:好嘛,那就进去吧。

郭:迈步往里走。

于:您等会儿吧。地下室啊?

郭:废话,地下天堂当然在地下了。

于:嘿,您瞧选这地儿。

郭:迈步进去,模糊吉斯小姐正跟门口那儿等我呢。

于:这黑灯瞎火的您把眼睁开多好。
郭:GOOD刚先生,你来得太慢了,我早就古德回来了。主席先生等您很久了。

于:可不是吗,这都冬天了。

郭:走进大厅我一瞧,嚯,人头攒动,人声鼎沸。

于:还挺热闹。

郭:三人一伙,俩8,等会儿。俩10。

于:啊?斗地主呢?

郭:GOOD刚先生,等你等得太久了,都玩一夏天了。

于:嗐,您太耽误功夫了。

郭:有人喊,嘿,别玩了,来了。来了。正当中一位老者挺身站起,须发皆白。

于:年纪不小了。

郭:来,把我脸上这纸条给我撕了。

于:贴一脸纸条啊?

郭:此时间我们两人四目相对,久久无语。你个鳖孙,你咋才来呢?

于:哦,这主席和总统是老乡。

郭:GOOD刚先生,这是我们反三俗协会的主席,蒜仲,蒜老。

于:蒜老?百家姓哪有这么个姓?

郭:怎么没有啊。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蒜。

于:您留神再把蒜缸子杵翻了。

郭:蒜老,让您久等了。

于:时候不短了,再等蒜都杵烂了。

郭:好,年轻有为,今后这摊子事就交给你了。记住喽,手要稳,眼要准,好好学,错不了。

于:嗐,还是捣蒜的事儿。

郭:咱先吃饭去吧,都饿了一夏天了。

于:还吃那小龙虾是吧?

郭:这回咱吃点好的,服务员,来30个串。50个板筋。

于:好嘛,还不如那小龙虾呢。

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宾主推杯换盏,大有相见恨晚之势。

于:这就吃上了。

郭:正吃的高兴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哗。报,探马来报,外面有人叫阵。

于:这怎么还有来打仗的?

郭:我在这里,尔等居然敢来讨敌骂阵,难道不把我这个反三俗的先锋(打嗝)放在眼里吗?

于:您少吃点成不成?

郭:来呀,与我顶盔冠甲,抬刀备马。

于:哪那么些零碎儿啊。你赶紧出去看看吧。

郭:急匆匆来到两军阵前,手搭凉棚观瞧,呜呼呀。

于:您要死是怎么着啊。

郭:当中一员大将,威风凛凛端坐马上。肩上扛着火箭筒,手里举着狼牙棒。

于:嗐,这不是摄像机吗和那话筒吗。

郭:俺郭某刀下不死无名之鬼,快快报上姓名。

于:您就甭拽了,直接问他是谁不就完了。

郭:我乃东京日报的记者,专来擒你。

于:这不倒霉催的嘛。

郭:噢,你是记……者。

于:您别拉长音啊。

郭:记者,好,你给我记着啊。呸……

于:您往哪吐呢。

郭:尔等三俗之鼠辈,竟敢太岁头上动土,看反三俗先锋郭某取尔的性命,哇呀呀。

于:您别光叫啊。动手啊。

郭:二马一错蹬,就见他手举摄像机奔某家面目照来。哎呀,不好。

于:这不要命了吗。

郭:千钧一发之际,我一张嘴一股黑气直扑他的面门。就见他哎呀一声,翻身摔落马下,气绝身亡。

于:嚯,这可太险了。

郭:敌将一死,敌军顿时大乱,哭爹喊娘,乱作一团。敌军中有人边跑边喊,哎呀妈呀,太刺激了。

于:嗐,这都乱套了。

郭:蒜老一看敌人跑了,高兴,好,有出息,慢慢学。错不了。

于:您就甭提这捣蒜的事了。

郭:蒜老吩咐一声,来呀,重开宴席,我要与郭先生一醉方休。

于:还得再上30个羊肉串。

郭:您老稍候,我去去即刻就来。

于:您干吗去啊?

郭:我那胃还在门口扔着呢。

于:去你的吧。 [原始链接]   → 沙龙国际微信:U148Net,放心关注不会怀孕 ← 
≡ 本站荣誉 ≡
最佳忽U青年
文章
29
沙龙国际
57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