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为什么不行了?

陈文茜说,“用李敖的话说,韩寒不值得评价。她说:“作为上海市民,赛车先生的韩寒看起来蛮帅,,显得浅薄和没文化,说话就像放屁一样轻松。”

李敖,陈文茜晚年都是这个路数,旧文重登一下。

——————————————————

李敖曾经是一代人的知识偶像,包括我在内,都对这个聪明、勇敢、追逐美色的知识分子着了迷。现在,他还一样聪明,比如在所有反对“台独”的言论中,他的论述也最为有趣:从地图上看,台湾与海南岛就像两粒睾丸,而睾丸是不可以脱离主体独立的;他也照样能猎艳,娶了个年轻的女孩为第若干任妻子;他也还一样勇敢,跟所有的人唱对台戏。

但他这几年,却在我心目中慢慢不行了。看来,聪明勇敢追逐美色并不是值得欣赏的最本质特色。一味与主流观点作对,也并非就是知识分子的本色——如果这个主流观念是科学、人文、民主的话——李敖曾经大力赞扬恐怖主义,不遗余力地攻击同性恋行为,前段时间,甚至为人类历史上的极权统治大声叫好。这些固然都是言论自由,可是这种议论里体现出来的蒙昧主义恰恰是李敖年轻时极力反对的,李敖走到了自己的反面,他的不行就可以拿出来总结一下,我们年轻时没他那样的战斗力,不汲取教训,到老了,恐怕更加神憎鬼厌。

一是李敖“宣传术”不行了;“老子天下第一”的战术,曾经是李敖激怒“温良恭俭让”人群的最有效办法,现在这一招,是许多书商与文青的惯技,用得已经恶心,人们倒还是愿意听一些平实的表述。李敖的女儿刚出了一本书,言语举止全然要模仿他的父亲,看了有一些难受,李敖的最大受害者,想不到是他的女儿。

二是李敖的“知识手段”不行了;李敖以超强的搜集资料能力与超人的记忆力为基础,构筑了他的文章帝国。单是书房,高峰期,就有四座。可是在网络时代,他的两大功能轻易就被“google"击败了。他自己曾经准确判断出:网络判决了李敖的死刑。可惜的是,在这个判断上,他做了错误的决定:拒绝使用电脑。这个决定在早几年恐怕还算是“酷”,在如今就是蠢了。现在小学生搜集资料的能力都比李敖强的时候,他还在电视节目中拿出报纸的剪贴本,神气活现地说:让我李敖给你看一样好东西……你会看到一个拒绝技术进步的人,沦落到了何等不堪的地步。

三是李敖的“批评方法”不行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说“不”,这种方法,在某个时空环境,是对的;换一个时空环境,可能全错了。在极权统治时代,李敖说:不!我要有追求知识的自由、我要有评价历史的自由、我要有写文章的自由……全做对了。而李敖现在说:不!我要赞赏极权、蔑视弱势群体、同意恐怖主义。同样是“不”,意思却全反了。李敖瞧不起所有近一百年来的书,有人拿波普尔的书问他:此书也不行吗?他嗫嚅半天,说:这书还不错。但我估计,他还是拒绝看波普尔的书,不然的话,至少在批评方法上,他不会犯致命的错误。

当然,不可能要求一个人什么时候都领先,李敖曾经的作为,让他有乱玩的本钱。只不过,许多人也许不会把他现在的言论当真了,那只是一个害怕寂寞的老人自娱自乐罢了。

再见,李爷爷,祝你玩得开心。

2004年4月6日 [原始链接]   → 沙龙国际微信:U148Net,放心关注不会怀孕 ← 
≡ 本站荣誉 ≡
最佳忽U青年
文章
29
沙龙国际
57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