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公交车

每每说起坐车,众人基本上都是说三个字,很难受。那是坐长途大巴车。而我没觉得有多难受的感觉,是因为,我这人睡眠极少,又很爱睡觉,坐车就是我睡觉的最佳时刻了,睡觉,就能躲避长途的无聊,缺点成优点,不论多颠簸的车,我上去只一会儿就能迷糊,有一次,睡得枕在脑袋下的手背都是口水,大约是车颠得太像摇篮的缘故,也幸而我运气总是不好,从未有过美女同路的美妙时候,身侧坐着的男人不是丑就是挫,也唯有睡觉。上车能睡,我想这一则是我这人的性格比较粗豪,二则我已经养成了仿若女人们“猫食”那般的——“猫睡”习惯。信不信,从前白天上班的时候,因隔夜上网很晚才睡或者根本没睡,白天我都能站着睡着,过程很短,半分钟甚至更短的深度睡眠,精神又上去了。
  
纵然是城市内的公交车,想来人们也是不乐意去坐的。往常听到的,大多是对公交晚点、不洁、混乱的抱怨,想象中,大冬天或大热天的去等公交,上车挤来挤去的像一条条罐子里的沙丁鱼,确实不是好差事。也对,生活如此繁重,城市的一切生活都会走形。
  
然而,不必矫饰地去说善于体会小小的美丽并为之发出无谓的抒情,我实是个极喜欢坐公交的人,或许这还是与我漫不经心的性子有关。我无所谓等车,无所谓车上挤不挤,在我看来,坐车就是与众多陌生人近距离接触的一刻,那是极其曼妙的短暂行程。人们惯常感慨人与人的擦肩而过,只有在城市的公交上,你可以与形形色色的人擦肩而过,且,还曾经同路。

寂寞,我想还是因为寂寞,寂寞是城市人的通病,他们的寂寞源于情感的隔离,就算表面是很浮华热闹,泡沫下的还是空洞交情,剩下的还是寂寞。我的寂寞,源于我永在他人世界之外他人也永在我世界之外。于是,公交车就一度仿佛成了我能够接近他人到无限近又有距离到无限远的场所,许多陌生人都在一个车厢内,待在原处,哪也跑不去,不得不呼吸彼此的气味,不得不彼此眼神相对。

在车上,可以观察身边的人,各种神态的人,从他们的穿戴来揣测他们的职业,从神情和气色来猜测这个人活得满足不满足,听他们的谈话,关于工作、身体、孩子、男人、女人。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想想,每个人的过去和他们将要行去哪里都无从得知,就在这短短的几站路上,会有无数种猜想,在猜想里,你进入他们的生活,又游离于他们生活之外,车到站,呼啦下去一些人,又呼啦上来许多人,故事继续,只是换了新的脚本。
  
在车上总是有人说话,过了头就是聒噪。曾经坐不熟悉的路线,遇到过两个年轻女孩站我面前吊着扶手边晃动边一路不停地叽哩呱啦,实在想不通她们哪来的这么多话,年轻轻的就如此,将来完全就是一对极品长舌妇。而我就坐在她们的鼻子底下,不得不接受她们的喋喋不休,又偏偏那路车喇叭里的报站女声好似没吃饱饭,有气无力的,本就在发动机轰鸣中听不真切,这下更是听不真了,接连过去几个站,任我如何地竖耳都捕捉不到一个清晰的音,心里计算着会不会坐过站,不由心烦起来,本来很惬意的坐车过程,成了不得不绷紧神经的受罪,忍了又忍,终于开口喝令那两闺女闭嘴。那两闺女大约没料到坐她们鼻子底下的我会不满,怔了怔,安分了几秒,又开始叽叽喳喳咬起耳朵来,虽然声音低了,但还是听清了,她们是把我当外地人了,因为我方才是故意模仿北方人卷着舌头说普通话。
  
最好的坐车时间应该是在傍晚后,过了人们的下班高峰期,又没有到吃完饭出来游荡的时间。那时,城里的公交车少了过分的拥挤,不慌不忙,才仿佛显出独特的韵味。有次,去共青团路看朋友,路途很远,随着一站站的过去,车厢内渐渐空落落起来。大约听惯了杂闹的司机也惧怕那冷清,打开了收音机,一首老歌适时扬起。那时,真正叫残阳如血,天色绝美,红丝带似的晚霞一抹一抹地飘散开去,稀薄在群楼背后,落日的余辉,一缕缕透过车厢,映在车厢内的二三人身上,都变得血红。除了回旋起落的旋律车厢内再别无其他杂音,二三人似乎都在仔细聆听那失落的歌声,我看着远方像是漂浮着的西坠夕阳,任何事都无从想起,晚风掠过,吹过我忧伤的脸和惆怅的头发,暮色下,那该是一个多么风华绝代的剪影啊。
  
城市变化如此之快,公交车的短途,是一个能够短暂停驻的过程,去想一想与紧张生活无关的小事,也能给人最便利的昨天和明天的缓冲环节。如果你哪天突然很厌烦你的生活,不妨去坐一下公交,挑不拥挤的,有和风夕阳的日子坐。当然,要带上一首老歌和一副走走停停的情怀。 [原始链接]   → 沙龙国际微信:U148Net,放心关注不会怀孕 ← 
≡ 本站荣誉 ≡
低调U为青年
文章
365
沙龙国际
1233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