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相信,所以不再注视

原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同警察打交道,信念源自本人为奉公守法公民。因自行车操纵不良,所以连最容易被逮着的骑车带人毛病,也找不到我头上。

一次出差刚回来,电话里有陌生口音对我说,他们是北方某省某县的刑侦队员,要尽快同我一谈。几天前,那里的荒山上发现一具无名女尸,经查是我的一位亲密女友,被人残忍地杀害了。按照规定,案子由他们破,于是他们匆忙到北京来了,现需多方面收集情况。

那一刻,身冷如蟒。清平世界鲜血迸溅,眼前一派紫褐。许久,我对着话筒说,当然……我愿意提供我所知道的一切……只是,她被残害的这段时间,我不在北京……陈旧的往事,对你们可有帮助?

刑侦队员说,她的书架上,你的书被摆在非常显著的位置,亲属都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可见关系非同一般。我们现在需要了解有关她的一切,思维和习惯。

我说,好。我这就到你们那里去。

刑侦队员说,不。你到我们这里来不妥。

我惊讶,为什么?

他们说,一般人对公安局特别是刑侦部门特别敏感,以你的知名度,到这里来,也许会被认出,人们将传说作家被公安局叫去了……如果他们了解事情的全貌,自然没有什么。但目前正在侦破阶段,外界几乎一无所知。为了给你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咱们另选一个地方吧。

我说,谢谢你们考虑得这般细致,但我绝没有你们想像的那般路人皆知。再说就是被人认出,为了朋友和你们的工作,我也不怕。

他们坚持,保护你,也是我们的职责。

我说,那么请你们到我家来做客,好吗?

电话的那一端笑了,是那种很淳朴很年轻,略带一点北方口音的笑声。笑完之后,他说,谢谢。但是,不行。

我奇怪了,问,为什么呢,怕不安全吗?

刑侦队员忙说,你误会了。我们之间将要谈论的问题,严峻沉重,充满血腥和暴力。如果在你家里进行这种谈话,那种阴郁的气氛,会在我们走后长久地存在,影响你的安宁。再者,因为不知道谈话会进行多久,你让家人长时间地回避,也带来种种不便。我们另找一个场所吧。

我很感谢他们为普通人设想得这么周到,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二天,我按时到达约好的地点,那是一间不引人注目的朴素办公室,寂静整洁。初见面,他们比电话声显示出的年轻要沧桑许多,要不是已熟悉的乡土口音,我几乎怀疑自己认错了人。但相处一会儿之后,不难识别出他们被奔波和疲倦掩盖着的真实年龄。

谈话涉及好友生前的音容笑貌,使人肝胆欲碎。加之我断断续续地得知,这些来自北方小县的刑警,已经几个月没领到工资了。此次到京城办案,所带的几千元经费,还是从县政府借的。他们住的地下室,前晚刚进了水。吃饭也很成问题,如果他们正在连续调查情况或是讨论案情,就会忘了这件事。如果胃逼着他们想起腹中空旷,就像街头挖管道的民工,随便找个小摊,蹲在那里,凑合一顿。

……不由心重如铁。

谈话临近结束时,我说,你们知道,我并非死者的亲属。而且,案发当时,我一直在外地出差,有充分的证据表明我不在现场,与这件案子无关,因此可以肯定我不是犯罪嫌疑人……

一直冷静镇定运筹帷幄的刑侦队长,第一次露出迷茫的神色,说,大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想捐一点钱,为案子的侦破帮一点忙,也算我对九泉之下死不瞑目的朋友,尽一点微薄的心意。请给我这个机会。

刑侦队长握着我的手说,大姐,我们有纪律,不能收你的钱。但是,你放心好了,富也办案,穷也办案。我们一定会为死者报仇雪恨,把凶手捉拿治罪。以前我们那儿这类案子的破案率是百分之百,这一次,凶手定难逃法网。相信我们,请给我们时间。

分手的时候,我没有回头,不再用目光同他们告别。我知道,对于年轻的警察来说,公民的每一次注视,都有凝重的分量。他们已力负千钧。 [原始链接]   → 沙龙国际微信:U148Net,放心关注不会怀孕 ← 
文章
1
沙龙国际
242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