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学——打茬子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回京的路上,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大片大片的玉米地,每一片叶子都泛着绿油油的光。我看见大片的玉米地在起伏不平的山坡延绵直接山脚。在华北大地上,这样的大片玉米地并不少见。想起我的家乡,总是有这样的一幅画面浮现在眼前:蓝天下的村落在绵延起伏的山脚下一字排开,村落的前面的一条河蜿蜒流过,走过一座简陋的水泥石桥,田野静静地坐落在另一座山下,宁静而又祥和。田野里偶尔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玉米秸秆,一堆一堆地堆放在连绵不断的黑土地里,它的阴面结上了一层薄薄的雪霜。此时,太阳温和地挂在天空,给大地和人们送来了温暖。远处的山林,静静地演变着它的颜色。   这是深秋的时节,对于童年的我们来说,此时的田野,是属于孩子的。每到此时,学校都会给学生放上一个星期的假,名曰:“打茬子假”。   我说的茬子,就是秋后留在地里的玉米秸秆下面的根茎部分。“茬”字本来发“茶”的音,但是农村却让“茬”发“乍”的音,叫做“茬(zhà)子”。   小的时候学校很少烧煤。北方的冬天是极为漫长的,每个教室一个炉子,呼呼呼的要烧上六七个小时,煤那种东西实在是太金贵,金贵得只有最冷的天气里每个班才能分到百十多斤,才能干干净净热热呼呼地烧上几天。   农村里的柴禾有好多种,除了庄稼秸杆外,有把树墩子刨回劈了当柴烧的,有把树叶子搂回家当柴烧的,有把树枝子砍回来当柴烧的,也有的把荒滩里的穰毛柴搂回来当柴烧的,还有把牛粪羊粪骡马粪捡回来当柴烧的。可以说杂七杂八应有尽有。最多最常见的人家,一般都烧茬子。玉米茬黍子茬谷子茬,都是上等的柴禾,而三者相比玉米茬为最。秋收后玉米杆一铺一铺地割倒了,玉米茬裸露在大地上,像是古代将士排兵布阵一样,一排排非常整齐有序地排列着。而此时,农民们为了让操劳了一季的土地透口气,也为了第二年耕作更为方便,就会用大牲口拉着犁杖将田地挑开,翻开的土地让茬子带着泥土裸露在田垄上。   我们这些放了假的学生们,为了能过一个暖和的冬天,于是就扛着三齿子带着编织袋和绳子去刨茬子。刨茬子不叫刨茬子,和上海人洗脸不叫洗脸而称作打脸一样,在我的老家把刨茬子叫做打茬子。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这茬子刚从地里刨出来的时候,上面带着很多泥土,所以要晾干,并且要用木棒敲打掉上面的泥土,这就叫 “打茬子”。而这“打茬子”的活儿就是我们农村少年活计之一了。   仔细想想一刨一打真还有点意思,其实打茬子第一个步骤是要把茬子刨起来。一齿子下去,原本半埋在土中的茬子被连根刨起,那茬子带着湿漉漉的地气,很不情愿地头朝下翻一个滚儿,把毛毛糙糙的茬胡子朝向了太阳,接受着温暖的阳光的洗礼。每刨出一颗,我们都会顺便翻过三齿子的另一头,冲着带土的茬子就是一家伙,把板结在茬胡子上的土打松一些,以便干得更快一点。等刨出来的茬子多了,然后就一只手抓着三齿子的柄子,另一只手拿着刨出来的茬子,一颗接着一颗地在柄子上磕打,把茬胡子上的土打得干干净净,顺手一丢扔成一个个小堆。打一阵儿扔成一个小堆,再打再扔再成堆,直至身后排成一个茬堆行。把所有刨起来的茬子都磕打好后,太阳也快落山了,赶快将一个个小堆归拢成大堆,坐下才能松一口气。   那时候,我们基本没有什么运输工具,全靠蛮力背扛。一个小孩子要从很远的地里背回一大编织袋玉米茬子,也不是容易的事儿,力气大打的茬子多的,一天要往返好几趟,若是赶上天气转冷,小手小脸就会冻得通红,而背部的衣衫也被汗水湿透。那时候城市里的孩子正是无忧无虑尽情玩耍的年纪,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却要早早承受生活的压力,但是我们当时丝毫没有这样的感觉,为了自己冬天在教室里不受冻,都努力地去打更多的茬子,现在想想当时我们集体主义思想的味道非常浓厚,甚至还是还有某些悲壮的意味。   茬子打的次数多了,便有了经验。大多数时候我们都结伴而行,有时候也一个人行动。结伴还是独行,就全看那块地里茬子的情况,大家都在争夺资源,小孩子们之间也要耍心眼的。开始的几天,基本上近处的很快就被打完了,我只好去那些距村子较远的地方,选择的余地也大了许多。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对于少年时期的我们而言,打茬子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之一,完全是随性而为,不受大人们的左右。当年学校给不同年级的学生都规定了假期之后上缴茬子的斤数。高年级的学生,力气大,干活多,上缴的斤数自然要多一些,低年级的学生基本没什么劳动能力,象征性地上缴个十几二十斤的,也就算完成了任务。于是,很多低年级学生的家长,便会去帮孩子到地里打茬子。有家长的帮忙,孩子们早早的就完成了任务,剩下的时间,就只剩下玩了。   一个假期,每个孩子都会从地里打回许多许多茬子,一片片的摊开在院子里晾晒,吃完午饭以后,还要把茬子翻过来,把下面没晒着的一面翻上来,把茬子晾晒得更加均匀、更加充分。每到天要黑的时候,我们就会让家长把茬子搂在一起,攒成堆儿,用草包或者塑料布盖好。怕最后一茬秋雨不期而至,将辛辛苦苦打来的茬子淋湿。等到交茬子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茬子被老师过秤检验合格之后,便欢呼一声跑到边上看着,看着自己班级的茬子垛在不断增高,心里便激动不已。低年级的学生,打的茬子少,此时校长就会组织老师从其他年级的茬子垛上分一些过去,确保大家都能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天。   冬天来临的时候,负责生炉子的同学会用茬子引火,干枯的玉米根须和秸秆是引火的好材料,玉米茬子烧起来火焰很旺,易然且又耐燃。此时只消拿一根火柴点燃茬子上的根须,过不了一小会,炉膛中的茬子燃起红红的火苗,然后再放入劈好的木柴,几分钟之后,炉子的热气便布满了整个教室,尽管外面寒风呼啸,屋里却是暖融融的。我们仰望着延伸到窗外的烟囱,看着袅袅升起的烟雾,心中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现在随着机械化水平提高,华北地区的农村翻地大部分用上大型机械了,马力大,会把茬子直接搅碎,然后达到秸秆还田的目的。而且农村做饭和学校取暖也有了更多选择,用电、用煤,用天然气,也不用再烧茬子,自然也就没有了放“打茬子假”这样的假期。像我们那种出没于在田间地头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似乎是我们这一代农村少年的特殊经历。此后,这样的假期,这样的生活,如惊鸿一瞥,永远的消失在了秋日灿烂温和的阳光中了。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3
  2. 2
  3. 2
  4. 2
  5. 2
  6. 2
  7. 1
  8. 2
  9. 2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3-07-09 17:54:21 发布 丨 12337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山里
  2. 仍有旧村黄河边
  3. 我的起跑线
  4. 一张图证明你有过童年!
  5. 同学,你有freestyle吗?
  6. 在哪个瞬间,你觉得自己老了?
  7. 如果岁月是逆流而上的水
  8. 记忆深处的少年
文章
26
沙龙国际
83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