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泰姬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沙贾汗。

沙贾汗是莫卧尔帝国的皇帝,传说他最宠爱的皇后去世之后他悲痛万分,他决心为爱妃建造世界上最好的陵墓。

他召来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工匠。问他:
“你结婚了么?”“结了,陛下。”
“你爱你的妻子么?”“是的陛下,她是我的生命,我爱她胜过一切。”
 “那好,”不可一世的大帝平生第一次颤动着鼻翼,“那好,那我就处死你的妻子,这样你就能体会我的悲伤,为我的妻子建立世界上最壮丽的坟墓。”

于是沙贾汗处死了工匠的妻子。
于是工匠为他建造了泰姬陵。

沙贾汗后来颓唐了下去,他不是个好皇帝,他一生中一直做着一个庸人善做的事情,宗教屠杀,穷兵黩武,军事扩张,堆砌着一个帝王耀武扬威的历史,莫卧尔膨胀了起来但无疑空虚了下去,沙贾汗为这个世界的唯独贡献,是他养育了一个如狼似虎的天才帝王儿子,然后在都城边陲肆无忌惮地流下怀念的眼泪。

泰姬陵。

沙贾汗一生都致力于建立伊斯兰教的独尊地位,印度教徒和天主教徒们不得在帝国之内进行礼拜,修建教堂,甚至被剥夺生命。要么立即死去要么充满信仰地活着,对于任何一个教徒来说不论是何面目的真主都经不起辱没经不起涂污,人们很惊恐地看着沙贾汗,死去的人看着他的剑挥过来,活着的人看着他的剑溅起血迹沾染洁白的可兰经,人们敬他畏他,他是最直截了当的神明。

沙贾汗因为泰姬的死而改变了自己,他最终意识到自己的空虚与无力,蹉跎与劳累,自己能带来的唯有随心所欲而不能更改更为客观更为博大的东西,比如泰姬的死亡,比如自己屠杀过的教义。

“年轻时一瞥
即使少女倾倒的眼神,
还是点石成金的手指,
所向披靡的宝剑,
都无法阻止她堕入深渊,
沦为梦、传奇
 和悲歌的砖瓦。” 

沙贾汗不能挽留泰姬,同样的,也不能用象兵和弓弩血洗任何一部教义,老年的沙贾汗什么也不做什么也没说每天只是幻想着自己能建成两座惊天的坟墓,一黑一白隔水相望有桥梁连接如若伸长而不敢轻易放开的手。他耽溺于自己的幻想,或许是因为明白了很多,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没有精气,或许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生命。

试想若是有个工匠问他,
“您爱您的皇后么,陛下。”“是的,工匠,她是我的生命,我爱她胜过一切。 ” 
不知道工匠能否活着,但我坚信沙贾汗不会不伤神,不会不哭泣,不会什么也不说。

“人们将在其上建造有喷泉
和塔楼的宫殿,
用最坚贞美丽的灵魂,
一如我挑选的粉红大理石。 ”

沙贾汗果真挑选了粉红色的大理石,所以其实泰姬陵唯有近看才知道她并不洁白,沙贾汗或许意识到了什么,粉红和洁白的差异,是微漠的血色, 是几经辗转淡忘之后,极其淡薄微漠的血色。

那是泰姬的血,是工匠妻子的血,是工匠呕出的血,是被火和剑文明屠戮了的异教徒的血,也许还有自己的血。皇宫和泰姬陵之间,竟然隔了如此辽阔的生命。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从容自戕。”我想沙贾汗应该是这样想的无误,自己不是一个好皇帝的事实大概他自己也知道,他固执偏激骄傲狂妄自大不要脸,可是他依旧那么做了因为他是皇帝,自己可以做天底下最蛮横最骄纵的男人,因为他的血脉来自权利,而你不能。

自戕的方式有很多种,有时候不一定要结束自己的生命,相反一事无成地活着才是最标准最隆重的自戕,自己并未败于敌人败于征服败于断头台,而是败于一种庸碌的可能性,这才是最悲哀的。

沙贾汗想不出自己再次振作的理由,泰姬是他的生命,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扯淡,那么当自己的生命唇亡齿寒护甲不全,试问他还能凭借什么来励精图治,开创辉煌的未来。寻求下一个如泰姬一般的人?你不是那个工匠你亦不是沙贾汗你甚至不是我,你有什么凭借可以说你还懂得我的心情? 

“失去可以让人变得很敏感。”沙贾汗显然是敏感了,可兰经都没有拯救他,那么其他的教义更别想, 什么人都别想。或许能拯救他的还有一场隔河相望的死亡,仅此而已。如同双目失明的调音师,他让你不由自主地怜悯,他让你显露出你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慈,戴上心软的面具。

沙贾汗此后果真失去了一切,他和泰姬养育的虎狼一样的儿子奥朗则布不久便把他废黜然后自己登上皇帝的宝座,莫卧尔帝国从此便开始了最为辉煌并且最为残忍的阶段,奥朗则布有着野兽一般的志气和天才的军事才能,相比于老年懦弱的父亲,他绝对更适合做一个皇帝,至少,他还有做一个好皇帝的潜能。

但是沙贾汗笑了,如同他很乐意让出皇位一般,他从奥朗则布的身上看出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刚愎自用且心狠手辣,并且自己的孩子要更甚于自己。沙贾汗并不着急,纵使悔过自己的过去也不着急,因为他现在已经无力了。他似乎都算不上一条生命,自己已经没用了,他总这么告诉自己,自己自失去泰姬之后便没用了,他失去了做人的底气。你不得不正视每一次失去,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它才会击倒你,你不可能永久都能振作起来。如果你真那么乐观那么积极,那么我祝你的名字早日写进任何一部你信仰的教义。悲哀与逃避不是什么良药,但是有时是我能做到的最浅显最厚重的敬畏,对于历史,对于生命。

“你必须有所难过。”沙贾汗应该是对自己说,“你必须被什么东西击败,你是人而不是其他。” 

 果真如此,我不管你是以什么目的那么光明地眼望未来,我很弱小我很无力又有多么让你鄙夷,但是人活着是一个经历的过程,而不是一次变大变强而已,活着会让人茁壮很多而不一定什么事情都为了强大而活,同样人都渴望强大需求力量,然而力量不是人唯一的所指和归宿,否则你以为你是谁啊威震天么呵呵。

沙贾汗晚年被儿子囚禁在远离首都的牢狱里面,奥朗则布狠心到让他的亲爹渴了的时候只能喝墨水而已。他也没有能像自己的父亲一样被生活所教训,他到死都是一个果敢强大而近乎绝情的君王,然而不论怎么说纵使奥朗则布怎样残忍,还好的是他给了自己的父亲最好的安慰,他将沙贾汗的牢房窗口对准河水,河水之上,是泰姬陵的倒影。一代君王与一代皇后在儿子的操手之下,隔水相望。没有允诺的黑色陵墓,没有庄严与威仪,破旧的墨水瓶和粉红的大理石之间似乎更没有任何交集,然而奥朗则布与沙贾汗,总归是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怀念了泰姬,奥朗则布干涸了父亲的口腔但是赐予了他一条河,比起焦渴那更能给人希望。奥朗则布大概是没能理解泰姬陵如若泪水一般存在是为了贮藏多么盛大的情感,然而那种温吞的情谊,纵使他理解不了,亦感觉得到。

“岁月把我的珍珠变为齑粉,
把我的心跳变成河流,
遥望化为飞鸟,
它们黑色的翅膀却跨不过这段距离。”

沙贾汗并没有败给岁月,穆斯林至今把泰姬陵当作教义一般的存在,纵使他是太糟糕的一个皇帝,泰姬陵有他一半。 

“于是我明白,世上没有城堡能把我禁锢,
因我已是时间永恒的囚徒。 ”
 
晚年的沙贾汗罹患眼疾,看不清河中的倒影,奥朗则布便交给他一块宝石,能够直接折射泰姬陵。我想他毕竟还是爱着自己的父亲,他明白对父亲来说何为恩宥,不是能解渴的水,而是能相望的眼眸。他大概也觉得父亲是真正失去了生命,如此而已生老病死已经无关紧要,自己需要善待的是他的灵魂而已。

“我怀念你,也怀念和你并行的自己。”沙贾汗说。

“我怀念你,也怀念和你并行的自己。”奥朗则布也说,他或许面对的更多,父亲面对泰姬,他面对的是两条已不存在的生命,和父母双亡的自己。
 
从此我似乎明白奥朗则布不仁的统治,似乎是在警醒自己一样,他不能变为父亲那样,不是说他鄙夷他看不起他,而是他觉得被时间永恒囚禁的父亲是顶顶伟大又顶顶痛苦的人物而已。他不想变成那样子,他撕心裂肺不起,并且,要让天下好好感悟泰姬陵,每个人盛大的情感都只有一次,世界上容不得第二个泰姬陵。 原来你这个残暴的家伙也在逃避,你逃避的是远比你父亲更痛苦的东西。 

碇真嗣在奔驰而过的电车上告诉第二个凌波丽,“逃避开自己不想见到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的确你不是什么都想得开,不是什么东西都很无所谓,不是只为强大而生存。如果可以我宁愿微笑着藏污纳垢也不想失去悲哀的感情,那个时候我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去感受他人去好好地喜欢我珍视的人而不是用大脑而已。智力不可能解决任何盛大的问题,正如同没有人私有富士山,而沙贾汗拥有了泰姬陵,真正的神迹是可以用爱意来朝觐的。

沙贾汗的存在颠覆了很多东西,人民不只因为你修葺福祉而记忆你,他们更愿意看到的是你一往无前的面容上还可以出现人类的深情。人活着依赖于爱和感动,倘若抛弃这些,那我们什么都不是,四散的人类根本连接不起,相互独立的生命也难以互成记忆,沙贾汗矗立了泰姬陵,否则善感无法发射生命的光线也没办法扶起。当我年少轻狂时我拥有着自由,但我并不明白它的意义;我拥有时间,但我没有意识到它的珍贵;我拥有爱,但我从未用心去体会。这种理解将会逐渐变成一种满足。爱,自由和时间,曾一度被我挥霍,而今成为了我前进的动力。致以最特别的爱,向目之所及的兄弟姐妹们,并献给赋予我们生命的那壮美奇妙,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世界。愿更多的人能厮守于你生命两侧,愿你能痛快哭泣拥有掷地有声的泪滴,愿你早安午安晚安愿你经历的桥也宽阔隧道也光明,愿整个生命毫不卑鄙对你,愿一切肃穆而深情。便无期许,仅此而已。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人们敬仰并厚爱泰姬陵,或许不止为了爱情,更多的是人性的放归和自由)

没有信仰便不会有道袍厚重的一日。

泰姬化为乌有,沙贾汗化为乌有,随后奥朗则布化为乌有,随后莫卧儿王朝也心甘情愿地化为乌有。所有人,阴暗或光明,背对阴暗或背对光明, 亦或为了光明而在黑暗中耕耘,骄纵的大帝还是醉心的宠妃,没有人能告别死亡,更可怖的是没有人能够阻止因死亡带来的分离,没有任何相遇会是缺乏结局的故事,会是写不完的日记,在她离去之时,你的风烛残年早就燃尽了翻来覆去的诗句。

沙贾汗自知自己即将通向坟场,大概也无心关照很多或者的事情,他醉心于泰姬陵,泰姬陵和你们都没有关系,泰姬陵是死人之间的语言。

信仰,什么是信仰。沙贾汗此时应该明白,今天的奇迹亦会是未来的奇迹,今天成千上万劳工的汗水,工匠和妻子相濡以沫的血液,泰姬安静的灵柩,以及破败的自己。这无一不会被朝拜被怀念,被安稳地抚慰于史册,自己不能响起的哭声会令很多人悲戚,自己腐坏的形骸会成为泰姬陵的碧玉。

沙贾汗或许后悔自己屠戮了那么多教义,把那么多别人视若奇迹的东西损毁,肆虐着上演悲剧,他从未尝试过失去如今也就自然无法从失去中恢复起来。我追求的是人生的完胜 ,异端要散尽领土要扩张自己的爱恨要贯穿历史,可是历史不曾爱你时间不曾爱你神明也哂笑你的不现实,佛光若是如你想象一般宽怜仁厚,那怎么会容不得一个对而打坐的神明。

你只是太自大而已, 沙贾汗,你只是太自大而已,那全不关才能的事。

沙贾汗跪坐着面向泰姬陵,晚年时奥朗则布在关押他的城堡一角修筑八角亭,能极稀微地远望端正的泰姬陵。奥朗则布大概理解了父亲,在他生命的末端亦或说他生命结束之后的余韵中,赐给他一个可以如若教徒的地方。

沙贾汗一辈子都不记得,自己如若饥渴地残杀异端,但是自己也是一个穆斯林,本性向善的穆斯林。可兰经不曾教育他端起剑柄,剑柄没有文明,没有如若可兰经的铭文。那不是信仰。

可兰经,可兰经。

沙贾汗大概不喜好读书,可兰经究竟渲染什么,他大概也不知道得很透彻,但是可兰经让他有了拿起武器的借口。

让一切教义都去死吧,我才是真正的神灵。他大概是这么想的。

自大与空虚,沙贾汗高筑着人格的巴别塔,昏聩的君主不可能成为令人膜拜的神,自己的圣谕何曾拥有圭臬以外的灵性?

直到泰姬死亡。泰姬陵对沙贾汗,是无字的可兰经。他不可能不去朝拜,他不可能不去畏惧,他早已相信泰姬陵里面除了泰姬还有真神,他把泰姬带走,然后以教诲的姿态存在于眼前。

沙贾汗此时虔诚地相信着真神,一瞬间他破陋的囚衣中丝缕之间仿佛渗透着萤火渗透着绿光,那是我厚重的道德。

什么才是信仰,沙贾汗此时大概明白了,纵使她毫不犹豫地鄙夷,抛弃,远离自己,自己还是义无反顾地热爱她怀念她为她形销骨立,这就是信仰。信仰就是自己不得不喜欢的东西。如同拉美西斯留下的誓言,“若你的要求是不合理的,我宁可做一个昏庸的帝王,满足你。”沙贾汗亦倾其一生堆砌起泰姬陵祭奠,不若此即不神秘即不柔情,“太阳总为你升起,哪怕那是剥夺我性命的事。”绚丽的泰姬陵此时喧哗聒噪也泰然了然,那是工匠的叩首之声,是沙贾汗的叩首之声。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八角亭,一个阴天雨天雪天甚至刮风都会失去泰姬陵身影的地方,沙贾汗用尽了自己在企盼晴天)   你本就不必缠绵悱恻。

阿姬曼·巴奴用了自己一生中最好的十八年陪伴沙贾汗然后撒手人寰,沙贾汗则用了自己最为憔悴却又最为虔诚的二十二年为宠妃建造了泰姬陵,然后被囚禁了七年以等待完整意义上的死亡。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而莫卧尔帝国安然无恙,知道自己是庸才的沙贾汗也已经不再渴望着成为高踞的神明,他渴望着泰姬,一方面他耽溺于泰姬的容颜,一方面他渴望着那个灵魂,当自己暴虐无道不知所以的时候一直安慰温暖自己的,如若恩典的灵魂。恩典便不必缠绵悱恻,恩典自有恩典的意义。

诚然,泰姬是比他生命更为明确的意义,是他绝望之后的另一个希望。你本就不必缠绵悱恻凄婉动人,你有自己明确的美丽和尊严。

的确一个皇帝不能做好皇帝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沙贾汗本来就没有何德何能做一个好皇帝,但他毕竟用自己皇帝的余威做了一个好男人,祭奠妻子和放权给子嗣,给自己经手的国家以光明的可能,然后宁可悲哀地死去。沙贾汗没有什么希望没有什么原则,他只是敏感而恪责的男人,然而站在那里就必然要承担起那样的责任,手持权杖就必然要有赐福和屠杀。他是君王,可是泰姬死去他就什么都不是,他的威仪不是泰姬抚慰的献礼,不是可兰经神圣的点化。那只是瓦釜雷鸣带给他罪孽深重的自大而已,其悲哀的本质是绝望。

而泰姬与泰姬陵是一体,是他最后的希望。

如果从泰姬陵望着八角楼,从泰姬紧紧阖束的瞳孔里望向双目失明却面朝自己的沙贾汗,这么想的话不禁觉得沙贾汗是个可怜而悲哀的人物。不失去就不懂得什么最重要,就不会追悔莫及,就不会至死不渝,那样的专情也就一无是处。可是如果可以那样的话,自己说不定会还那么骄纵还那么无耻还那么不知所以还活在荒谬而不知深浅的梦里面。是啊,那样的自己很让人讨厌让人侧目,可是我到底该选择什么呢?泰姬,抑或是一个更辉煌更完善的自己呢?沙贾汗深深摇头,那答案或许不言而喻了。是啊,如果我还想着做今天这个善良的自己,那么我为何会悲哀呢,我为何会怀念呢?若失去你陪伴的意义,我又为何要做一个好皇帝呢?泰姬对于沙贾汗到底是什么呢,那是他闵惜的根源,是他善感的资本,是他虔诚向善的皈依,是泰姬不论生死一直在指引他在散发着启迪的光芒,纵使死亡也安睡在那里招引他等待他至肉体腐烂生命完结。可怜的沙贾汗,分开他与泰姬陵的不只是一条河流,还有苟且的生命和高贵的死亡,还有不能蒙受的怀念不能眼见的信仰,还有奥朗则布茂盛的年纪和残忍的人格,横亘在我们中间的是壮阔的人生和静默流淌隐匿的生命。沙贾汗攥紧宝石,除了期待死亡,我还有什么方法能那么轻易就能到达你面前。

为什么我什么也不能拥有,但愿这不是生命的轻视与惩罚,毕竟我有如此盛大的执念,执拗地到达那个空缺的身边。

希望你也怀念我,希望你为我谦卑的进步而欣喜,希望你为我赐福。沙贾汗凭喝墨水度过余年,谁也说不清他到底有多少隽美的语言能赐给宠妃赐给泰姬陵赐给月朗星稀的晴空,只是什么样的言语都跨不过其中的间隔,什么样的灵魂的黑色翅膀都不得不沦于暂缓的生命,沦于平仄不分的时间。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本文为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7
  2. 2
  3. 2
  4. 2
  5. 3
  6. 3
  7. 2
  8. 3
  9. 6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3-08-16 13:20:54 发布 丨 25213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关于死亡
  2. 我们的信与不信
  3. 寸寸皆是光阴,又时有去意
  4. 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你快点死去
  5. 我还没让你看看我出嫁的样子
  6. 印象中的老屋
  7. 我最好的朋友去世了
  8. 来到这世上,你一定很不容易吧
≡ 本站荣誉 ≡
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15
沙龙国际
11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