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固定的名字(四)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1. 阿狗无偿的把名字转让给建国,觉得建国和那个娶三瓣嘴女人的傻子一样受自己尊敬,这无偿的转让阿狗突然觉得自己很豪爽。阿狗看到村一个小孩因不去读书而被他爸家庭暴力之后,自己再也不敢明地里抵制去学堂了。去了那个不讨厌也不喜欢的学校之后,转眼之间读书已有好几年的光景,小学的美术课本里他只记得《父亲》,《占领总统府》,《黄河颂》,还有叫《寻求平衡的男孩》,还是叫《黄昏风中的男孩》记不清了。

阿狗打算要学驾驶了,是自行车。再过两年阿狗要去镇上读书,镇上离村里有五公里的路程。阿狗的膝盖上有很多新伤,就在旧伤的旁边,这个时候还没有开始学自行车驾驶,跑跑跳跳,夕阳才能照到的桥是膝盖受伤的第一现场,阿狗不停爬上爬下的最终结果。

阿狗觉得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连自行车都不会骑,只是能独立思考而已,阿狗以后叫自己一凡了。

一凡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觉得自己成熟了很多,可依旧很怕黑。“露天电影”散场的时候一凡跑得最快,他希望在他回家关上黑黑的大铁门之前,路上的行人还有很多,还在谈论着电影里似懂非懂的瞬间,这样他关门的时候那个黑暗中邪恶的没有五官的东西就不会出来。
 一凡有一个说话结巴得很厉害的表叔,表叔的老婆因为丢了东西一怒之下喝了农药不治身亡。一凡还是阿狗的时候,奶奶过生日,表叔的老婆还抱过我,她死后特别是到了晚上,只要风吹大门响,我就开始害怕,怕她回来再抱我,她说过自己很喜欢小孩子,黑暗中冷风一吹,我不敢出门,哪怕是拿着我两支酒瓶换来的小手枪。
2.
 一凡比大胆的时候高了一些,比阿狗的时候高了一点点而已,在一群孩子中个子差不多是最矮的。一凡拿来学的自行车是父亲当时做老师的时候买的,青岛“大金鹿”自行车,原名叫“大国防”,属于越野车中悍马的级别,这可是家里唯一的半机动化车辆,应该不是唯一,可姐姐骑的车子我真的是记不起来了;父亲年轻的时候一直骑着这辆车,应该很有感情。在无数次摔倒,起来,摔倒,起来,再摔倒,再起来的过程中,我学会了如何驾驭它。我只能骑大梁底下下,一条腿偏着伸到另一个脚蹬子上,眼睛在车把的下方,手是高高举过头顶的,大有无人驾驶的风采。做事情要一步一步来我就是这个时候清楚的,第一步大梁底,第二步才是大梁上骑,最后才是坐到座位上,坐到后座上骑那属于特技,骑术要到一定时候才能一步步升级;一凡后来才知道那叫“循序渐进”。

一凡口袋里装了十元钱,蛇皮袋里装了十几个硬硬的馒头,铝做的饭盒里装满了母亲给炒的咸菜,咸菜里有几根肉丝,“肉丝”啊,多么香的几根肉丝啊,这是他一周的口粮;吃着馒头就着咸菜,偶尔还有一根肉丝,是很香的。十块钱放在口袋里时不时地去摸一下,生怕突然不见了,这么大的数目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冬天早上的馒头掉到地上要弹起来二十厘米的高度,五毛钱就可以买半斤油条,再用自己的大的陶瓷缸子去伙房打水,伙房的水用来洗手都不觉得热,打完水回来的的路上水已经凉掉。水滴到地上一会就结冰,那就叫寒冷的冬天。学校在乡里,这个乡是中国最最落后的一个地方,一凡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一凡一贯保持了漫无目的的状态。

一凡骑着车走在通往乡里的路上,路边的沟好深,沟边上的树好多,努力地骑着父亲骑过的大金鹿,感觉去镇上的路好远,好远,是好几十个村子的距离。当阿狗骑着车在村子里各个角落不停地练习车技的时候,就一直等着去乡里读书的这一天了。当一凡骑着车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被一个个子矮矮的骑车的女同学实实在在地给撞上了,大金鹿的后轮变成U形的时候,确定不能骑了。一凡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为啥要撞我”的时候,“你怎么走路的?你会不会骑车?”女同学开口就是一通教训,一凡意识到中国的女权社会来临了,从一凡还是大胆的时候,就被女同学欺负,到有独立思考之后又被女同学教训;他更加确定女人要占领整片天了,未来的天空是女人的。

3.

一凡不能老这么被欺负,要加入组织要有帮派。在团委哥哥的大力鼓动之下,一凡在班级里第一批加入了中国共青团,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青团团员,白天时刻准备着为祖国贡献自己的生命,那是多么豪迈,多么的有气魄。一到晚上一凡望着满天的星星,想自己的娘了,想那个家了,想那个熟悉的村庄了,一个人委屈地哭了,其实姐姐也在这里读书。这是他第一次想家,也是唯一一次因为想家而哭。他去读书的地方还是个乡,后来才变成的镇。乡已经慢慢开始淡出人们的视野,如果S镇称得上是镇,那也是全中国最破的一个镇,镇上所有该有的都是只有一家,最高的楼就是学校三层高的教学楼,可是在一凡的眼里可是着实开了眼界,现实世界看到了“楼房”。

在村里可是没有这么多人,没有一座楼房,哪怕是一层半的。

在学校里一凡天天被打,还是在上课的时候。他有一个世界上最暴力的英语老师,也是他的班主任,***往死里打。一凡对教育暴力深有体会,当时还***傻不拉几的以为“严师出高徒”,我X……,可不应该是往死里打的方式,以至于每天上课之前就条件反射,想想被打的画面 ,怎么听课?怎么能专心听课?成绩好的话就见鬼啦。在暴力和成绩没有正比关系的情况下,一凡只能留了一级,来到了哥哥做班主任的那个班;一转身一凡已经是一个品学兼优的优秀学生了。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2-08-01 00:59:18 发布 丨 7586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那镇那人那狗
  2. 我啊,就是这么一个烂人
  3. 致明珠的一份信
  4. 花不语,星自沉
  5. 过年,是我心中最难忘的回忆
  6. 关于你的回忆
  7. 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你快点死去
  8. 我的起跑线
≡ 本站荣誉 ≡
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42
沙龙国际
172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