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你慢慢来(外一篇)

编者按:下面两篇文章,都是“过来人”对毕业生的一些建议,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不论是毕业生,还是(大)学生,或者已经工作几年的“社会人”。    www.u148.net
毕业生,你慢慢来 清华大学毕业生周劼人   老师们、同学们、各位家长:   大家下午好!   感谢学院给了我这次机会,让我在三年后再次走进西阶的这个教室,再次感受新闻学院这个娘家永远的欢乐、祥和与亲切。   我非常能理解此刻台下师弟师妹的心情,感伤、激动、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因为三年前我也和你们一样,戴着学位帽,拿着毕业证,欢欢喜喜迈出校门,冲进职场, 期盼着自己一展抱负,成为青年才俊。但现实似乎不是这样的。所以今天以下所有的内容,浓缩成一句话送给大家,就是——毕业生,你慢慢来。   从我自己的经历说起吧。   毕业进了新华社,一听名字,好工作。主流媒体、记者,每天围着国家大事转,采访写作编辑,一切都太符合一个新闻人的理想了。   然而,进新华社总编室工作的第一年,我干的工作是什么呢?在总编室值班室,接电话、发传真、送文件、复印材料、摆桌签、做会议记录、改文件错别字……我的工作时间,常常是下午5点到第二天上午8点。   不是说这些工作没有意义,学不到东西,而是我心心念念想要从事的“铁肩担道义,妙笔着文章”的新闻工作,反差太大了。   我甚至想到过“不干了”。于是我找到李彬老师,说了我的郁闷。李老师跟我说:其实人生能“做事”的时候本来就不多,不能做事的时候,就“做人”,就思考人生。末了,他又嘱咐了一句:别着急,慢慢来。   三个字,但后来的经历和所思所得告诉我,这三个字的含义,实在太丰富了   有人说,出名要趁早。我不以为然。事业是一场马拉松,在马拉松你见过有人抢跑吗?没有。为什么呢?因为马拉松拼的是全程如何分配体力、耐心的智慧,起初那一段的状况和最后的成绩,往往天差地别。   其实,新闻是个很浮躁的行业,对大多数从业者来说,每天都在不同的议题间频繁切换,跟着舆论的变动疲于奔命,对看似丰富的内容蜻蜓点水。这跟如今最火爆的“微博”很像——信息过载、碎片化、非线性、缺乏逻辑。   我最近读了一本书,名叫《浅薄》,说的就是互联网的快速浅阅读引起了人大脑生理学和解剖学上的变化,很多时候这种变化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在互联网时代,人 类正在慢慢丧失深入阅读、线性思考的能力。我们获得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地“知道”,却越来越不能慢下来去“理解”。那句话怎么说来着,Listen half,understand quarter,remember zero,and react double。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真正意义上的新闻人,恰恰需要输出的是你的“理解”,碎片化的“知识”是过眼云烟。   事业如此,人生也一样。怎么才能获得“理解”,而不是满足于浮光掠影的“知道”呢?   这就要求一个即将走上职场的新闻人、传媒人,在这看似“历史车轮滚滚向前”的世界里,能慢下来,能淡定起来,按照自己的步骤,踏踏实实地去走、去积累、去生活。   回到现实,发传真、打电话,或者说就算是每天写稿子,这些琐碎的事情又怎么能和清华要求我们的“上大舞台,干大事业”联系起来呢?这两者之间难道不是注定矛盾的吗?   《城记》的沙龙国际王军老师曾告诉我,无论你干什么,一定要给自己的工作找一个大的命题。以媒体人为例,你会跑口,那么在你跑的口子里,能不能发现一个大问题呢? 比如他要回答的问题是有关中国“这个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是怎么快速完成城市化的”。于是,我们读到了他笔下一本又一本真知灼见。   我还记得他跟我说过,新闻人面对的世界就好比是一张桌子。怎么才能像现在很多所谓的“名记”“名嘴”那样快速出名,火爆网络呢?最好的办法,就是沿着桌子边走,作摇摇欲坠状以博得叫好。但不要忘记,桌子的中心却有那么多的命题无人顾及、无人理睬。作为清华新闻学院的毕业生,你选择站在桌子的什么位置?   几 天前,我读到了一条微博,这是一位诗人,也是新华社著名记者陈先发写道:“搭我私车的朋友常会蹦出几句怨言。确实,作为有20年驾龄的老把式,我太谨驾慎行了,开得太慢了。当年也曾飙过,逆风一尿三丈远。如今我越开越慢,遇谁让谁。既让谦和的,也让耍横的。既让平头的,也让卷发的。既让板车客,也让踱步男。我愿意比世界任何人都慢一天。没关系的。世界很快,你们先请——”   这最后一句,在一刹那打动了我。   世界太快,所以我们更要“慢慢来”,不要在乎当前眼下、一时一地的得失取舍。   前几天我采访北京四中的校长,他感叹,现在的人,总在每一个阶段都用跟别人一样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还总要求自己做得比别人好,从不晓得去寻求“与别人做得不一样”,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是的,从过去的厚积薄发,到如今的边积边发,这都没有错。但当所有人都在急匆匆地想要有所表现、有所作为时,你的淡定会让你现在及将来,跟别人大为不同。   周庆安老师有次开玩笑,说每个毕业生回学校交流,都一定会跟师弟师妹说“我那时候读书太不认真,你们要好好读书”,可等这拨师弟师妹毕业了,回头还是会回来嘱咐说“你们要好好读书”。无论你是不是不幸成为了“下届复下届”的典型,那请一定记住,毕业真的应该成为耐下心来,努力学习的开始。   “慢慢来”的还有一个含义是关于物质。   去年回学校交流,大一的师弟师妹一上来就问:“师姐你一个月赚多少,买房子没,够花吗?”我当时一惊,既觉得“现在的孩子比我们当时成熟多了”,可又觉得“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   在这里,我负责任地说,作为清华的毕业生,只要你们能有点正常人的努力水平,将来大部分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也可能在座要笑话我:“师姐你太操心了吧,我们是有理想的毕业生,怎么会天天围着房子车子转,切!”   不要笑。环境对人的影响不可小视。你现在不操心,是因为你周围的环境很单纯。等到你边上的人都在讨论房子车子票子孩子时,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你会跟他们一样,不淡定的。   那时希望你想起一句话:年轻时把脑袋装满了,年长时才能把口袋装满;年轻时就着急把口袋装满了,也许老来,脑袋和口袋都是空的。   总之,面包会有的,能喝的“蒙牛”牛奶也会有的,咱们不着急,慢慢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www.u148.net   在怀疑的时代更需要信仰 (摘自沙龙国际卢新宁在北大中文系2012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谢谢你们叫我回家。让我有幸再次聆听老师的教诲,分享我亲爱的学弟学妹们的特殊喜悦。   就像刚才那首歌唱的,“记忆中最美的春天,难以再回首的昨天”。如果把生活比作一段将理想“变现”的历程,我们只是一叠面额有限的现钞,而你们是即将上市的股票。从一张白纸起步的书写,前程无远弗届,一切皆有可能。面对你们,我甚至缺少一分抒发“过来人”心得的勇气。   但我先生力劝我来,我的朋友也劝我来,他们都是84级的中文系学长。今天,他们有的仍然是一介文人,清贫淡泊;有的已经主政一方,功成名就;有的发了财做了“富二代”的爹,也有的离了婚、生活并不如意,但在网上交流时,听说有今天这样一个机会,他们都无一例外地让我一定要来,代表他们,代表那一代人,向自己的弟弟妹妹说点什么。   是的,跟你们一样,我们曾在中文系就读,甚至读过同一门课程,青涩的背影都曾被燕园的阳光,定格在五院青藤缠满的绿墙上。但那是上个世纪的事了,我们之间横亘着20多年的时光。那个时候我们称为理想的,今天或许你们笑称其为空想;那时的我们流行书生论政,今天的你们要面对诫勉谈话;那时的我们熟悉的热词是民主、自由、振兴中华,今天的你们记住的是“拼爹”、“躲猫猫”、“打酱油”;那个时候的我们喜欢在三角地游荡,而今天的你们习惯隐形于伟大的互联网。   我们那时的中国依然贫穷却豪情万丈,而今天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在苦苦寻找更多的幸福,无数和你们一样的青年喜欢用“囧”形容自己的处境。   20多年时光,中国到底走了多远?存放我们青春记忆的“三角地”早已荡然无存,见证你们少年心绪的“一塔湖图”正在创造新的历史。你们这一代人,有着远比我们当年更优越的条件、更广博的见识、更成熟的内心,站在更高的起点。   我们想说的是,站在这样高的起点,由北大中文系出发,你们不缺前辈大师的庇荫,更不少历史文化的熏染。《诗经》、《楚辞》的世界,老庄孔孟的思想,李白杜甫的词章,构成了你们生命中最为激荡的青春时光。我不需要提醒你们,未来将如何以具体琐碎消磨这份浪漫与绚烂;也不需要提醒你们,人生将以怎样的平庸世故,消解你们的万丈雄心;更不需要提醒你们,走入社会,要如何变得务实与现实,因为你们终将以一生浸淫其中。   我唯一的害怕,是你们已经不相信了——不相信规则能战胜潜规则,不相信学场有别于官场,不相信学术不等于权术,不相信风骨远胜于媚骨。你们或许不相信了,因为追求级别的越来越多,追求真理的越来越少;讲待遇的越来越多,讲理想的越来越少;大官越来越多,大师越来越少。因此,在你们走向社会之际,我想说的只是,请看护好你曾经的激情和理想。在这个怀疑的时代,我们更需要信仰。   也许有同学会笑话,大师姐的调子太高了吧。可如果我告诉各位,这是我的那些中文系同学,那些不管今天处于怎样的职位,遭遇过怎样的人生的同学共同的想法,你们是否会稍微有些重视?是否会多想一下为什么20多年过去,他们依然如此?   我知道,与我们这一代相比,你们这一代人的社会化远在你们踏上社会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国家的盛世集中在你们的大学时代,但社会的问题也凸显在你们的青春岁月。你们有我们不曾拥有的机遇,但也有我们不曾经历的挑战。   文学理论无法识别毒奶粉的成分,古典文献挡不住地沟油的泛滥。当利益成为唯一的价值,很多人把信仰、理想、道德都当成交易的筹码,我很担心,“怀疑”会不会成为我们时代否定一切、解构一切的“粉碎机”?我们会不会因为心灰意冷而随波逐流,变成钱理群先生所言“精致利己主义”,世故老到,善于表演,懂得讨巧?而北大会不会像那个日本年轻人所说的,“有的是人才,却并不培养精英”?   我有一位清华毕业的同事,在学生时代就很敬重北大,谈到清华、北大的瑜亮情结时,特认真地对我说:“这个社会更需要的,不是北大人的适应,而是北大人的坚守。”   这让我想起中文系诞生百年时,陈平原先生的一席话。他提到西南联大时的老照片给自己的感动:一群衣衫褴褛的知识分子,器宇轩昂地屹立于天地间。这应当就是国人眼里北大人的形象。不管将来的你们身处何处,不管将来的你们从事什么职业,是否都能常常自问,作为北大人,我们是否还存有那种浩然之气?那种精神的魅力,充实的人生,“天地之心、生民之命、往圣绝学”,是否还能在我们心中激起共鸣?   马克思曾慨叹,法兰西不缺少有智慧的人但缺少有骨气的人。今天的中国,同样不缺少有智慧的人但缺少有信仰的人。也正因此,中文系给我们的教育,才格外珍贵。从母校的教诲出发,20多年社会生活给我的最大启示是:当许多同龄人都陷于时代的车轮下,那些能幸免的人,不仅因为坚强,更因为信仰。不用害怕圆滑的人说你不够成熟,不用在意聪明的人说你不够明智,不要照原样接受别人推荐给你的生活,选择坚守、选择理想,选择倾听内心的呼唤,才能拥有最饱满的人生。   梁漱溟先生写过一本书《这个世界会好吗?》。我很喜欢这个书名,它以朴素的设问提出了人生的大问题。这个世界会好吗?事在人为,未来中国的分量和质量,就在各位的肩上。   最后,我想将一位学者的话送给亲爱的学弟学妹们——无论中国怎样,请记得: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会黑暗。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2
  2. 1
  3. 0
  4. 0
  5. 0
  6. 1
  7. 1
  8. 1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2-07-20 15:54:16 发布 丨 19255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平凡的美好
  2. 老板,臣妾做不到啊!
  3. 等待是一场与时光的较量(39)
  4. 那个被渣男逼死的19岁花季少女
  5. 你曾因为什么理由辞职?
  6. 毕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7. 彭大一枝花
  8. 愿你出走半生,上半身仍是少女,下半身仍是少年
≡ 本站荣誉 ≡
主编的马甲之一
文章
847
沙龙国际
3424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