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亦是最终,怀念便是忘却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这应该是发的最后一期有关于古风类型的歌曲了,上面的图片是2010年年底去西塘的时候拍的,还很清楚地记得在西塘那几天我唯一的乐趣就是一边拿着相机,一边“指使”一起出游的朋友摆着各种逗乐的姿势,穿梭在西塘的各个胡同之中,不亦乐乎。回来的时候,大概都忘了到底玩了些什么,看了些什么,却带回了他们各种摆弄风姿的照片,欣欣然收在怀中,时而拿出来“威逼利诱”一番。        有些歌,是在某些特定的情境来听的,所以会留下一些不一样的记忆。当然,这对旁人来说,就算不上什么了,不过还是想写下来,至少是给自己一个记忆的空间。   历书·江山
洺启:环雅风,今日朕自当一死。但是,放了他。
雅风:这自不必你说。
洺启:但闻佳期邀相送,扶苏心比天下重。
雅风:来人,厚葬洺启帝。
扶苏心比天下重——将扶苏禁足于朝阳宫。

汴河水清凉,斜阳如辉心事藏,
长庭杯酒觞,帝都故国负月光,
可怜谁心上,隐恨天地归何方。
浮生一梦斑驳萧瑟过千窗。

血染修罗场,白骨落寞水中央,
红颜江边唱,离人何时归故乡,
风吹花徜徉,泪落滴滴化红妆。
曾经惊鸿如今竟已独彷徨。

扶苏:为了江山,杀了儿时的玩伴,血洗天下,真的值得吗?
雅风:值得不值得,扶苏,你现在问我,我也无从回答,有一天,你 也许会知道的。
扶苏:是吗?
雅风:你走吧,离开这里。

前路载洪荒,刀剑印刻断魂殇。
策马换戎装,白雪相应赴杀场。
南来向北上,击破长空任翱翔。
千载风流明灭天下话动荡。

苍穹遥相望,蓦然回首云鬓霜。
扶摇断宫墙,大江东去朱颜伤。
江山几多长,谁写历卷这一章 。
无限河山帝王将相谁收葬?

扶苏:十年动荡,倾国之乱,生生死死,谁的江山谁的梦。
       《历书·江山》是我接触的第一首古风歌,就这首歌本身,第一次听似乎并没有多少吸引我地方,唯一让我反复去听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这是某个孩子专门录给我听的吧,当然这个并不是他翻唱的版本。之所以说那是孩子,就是因为他本身的性格,以及他的年龄。仔细想来,似乎遇到的很多人都比我小,慢慢地不自觉就产生了自己已经老了的幻觉了,不过,我却不承认这点。        这里,也就借着祝愿那孩子在加拿大平平安安,虽然我已经不清楚,他是否回国。也许,我早已被遗忘。   雨碎江南·客缘          如果大家不喜欢里面的念白,网上也有无念白版本的,可以自己搜索一下。本来想写得恶搞些的,估计是最近忙得我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恶搞的心暂时休息去了。估计将严肃或者悲伤类的东西拿出来恶搞,是应该被河蟹的。我倒也不是爱好这样,只是觉得这是一种生活态度,毕竟,这世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总归都会过去的。        人,学着进步,学着淡然。成长就是这么回事,几年之前,几年之后,变化太多。   约失江南          歌其实本身也就是一个故事,这世间,守约的人已经不多了。故事里用十年等来了约期,却不曾想到,这是一个错误的时间,到底是谁记错了呢?似乎都不重要了,最后,我想的是,到底这个人是否还能寻得回来呢?        我不记得我让谁听过这首歌,就记得他当时似乎说过,整首歌听完有种遗憾的感觉,没有大的悲伤,曲调也算是柔和的,听到最后其实也就是一种遗憾吧,或许还带着些许期待。          最初亦是最终,怀念便是忘却了。日后,安好。        对于不喜欢这种格调的童鞋们,可以自行点击右上面的红色叉叉或者跳去别的页面。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3
  2. 1
  3. 3
  4. 1
  5. 1
  6. 1
  7. 1
  8. 1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1-09-25 18:22:50 发布 丨 30077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良伴此生不换
  2. 江南无所有,聊赠好时光
  3. 般若归
  4. 老K听歌之《夢と葉桜》
  5. 老K听歌之《夕颜》
  6. 醉梦天下,岁月涟漪,归意无期
  7. 那些惊艳了几千年的古风诗词
  8. 江南雨,落清秋……
文章
37
沙龙国际
237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