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会当皇帝的光武帝刘秀(第八章:脱出虎穴)

  本文摘自魏新《东汉开国》(卓越  当当   更始帝刘玄迁都洛阳后,刘秀依然被他控制。对刘秀的人生来说,只有离开洛阳独立发展,才有成功的可能。
问题是,刘秀怎么才能离开洛阳,脱出虎穴呢?

三六 国家信誉

从宛城迁都到洛阳,刘玄对刘秀基本上放心,但是绝不敢委以重任。过去让刘秀老老实实在宛城呆着,现在还是让他在洛阳呆着,不能随便出去。如果说刘秀是一只老虎,此时就是虎落平阳,刘玄是不会轻易放虎归山的。那么,刘玄还会不会交给刘秀别的任务呢?按说是不会了,不过有一件事,有人向他推荐让刘秀去做。

汉军推翻了王莽政府之后,刘玄是汉室名义上唯一的皇帝,需要在全国各地建立各个级别的地方政权。不是派兵去各个地方打仗,不分青红皂白,把全国打上一遍,打得全是窟窿。最省事的办法,就是到各个地方去招抚,招抚的原则是“先降者复爵位”。你过去跟着王莽政府干,是什么官什么职位,只要你愿意为新政府效力,原则上说,还可以继续干,官职都不变。就像现在某个财团收购了一个大公司,各个子公司过去的领导,只要还愿意干就继续,董事长变了,但是你们的职位不变,年薪也不变。这样做对于一个新生的政权来说,是很有利于稳定的。派去做招抚工作的使者,权力很大。使者相当于人力资源执行官,原则上说,投降就可以官复原职,但是你以前干得要实在不怎么样,既使投降了,我还得琢磨琢磨有没有更合适的人才。使者的能力必须得强,素质也必须得高。

刘玄身边大多是绿林军出身的将领,他们虽然说军纪涣散,战斗力还算可以。但使者不需要打仗,需要谈判、考察、安抚。枪杆子是不管用的,得有笔杆子、脑瓜子和嘴皮子。要不然不但干不好,还会干砸。举一个例子说,刘玄有一个使者,到上谷郡(在今天的河北西北,张家口一带)。上谷太守亲自出迎,献上自己的印绶。印就是官印,绶指的是拴印的带子,那时候的官平常把印都拴在腰里随身携带,看得很珍贵。上谷太守献印绶,就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们拥护新政权,愿意为你们效力。你们看看,这是我原来的官印,你们不是说‘先降者复爵位’嘛,没问题的话,我还干上谷太守就行,丞相什么的我估计也干不了,也不太合适。”使者接过官印就走了。过了一天,使者也没有还的意思。他为什么不还?是因为上谷太守干得不好吗?不是。史书上说,上谷太守干得非常好,在上谷的根基也很深,当地的官员百姓对他都很认可。这个使者不是不了解,而是要摆摆架子抻着他点,心里琢磨着:“我来你这里招抚了,虽说是走形式,但得我说了才算,你怎么还不得表示表示?”

上谷太守没有表示,他的一个下属就急着去表示了。此人是上谷的功曹,相当于太守助理,叫做寇恂。寇恂看到使者拿了自己上级的印绶不还,着急了,带着一队兵马到了这个使者的住处。使者本来心想:“可能是来送礼了,再一看,送礼也不用这么大的阵势啊?还舞刀弄枪的。”等他明白过来,不但不还印绶,还骂了寇恂一顿:“你一个小小的功曹,难道想威胁我这个皇帝派来的使者吗?”寇恂义正词严地说:“不是我威胁你,是你考虑问题不周啊!”现在天下刚刚有了点要安定的意思,新朝廷的信用到底怎么样,还没怎么表现出来呢,你带着皇帝的使命出来招抚,各个郡国都伸着脖子侧着耳朵望风归顺呢,处在观望状态,现在你刚到上谷,就开始不讲信用,别的地方谁还跟你啊?”寇恂提出了一个词,叫“国信”,这个词可以理解为国家的信誉。正如寇恂所说,这些使者所代表的,不是他们个人的喜好,而是国家信誉。如果他们怀着私心,出尔反尔,胡作非为,那么,谁还会相信这个新成立的王朝?

这个使者被寇恂教训了一番,还是听不进去,场面很僵。寇恂就叫人去喊太守,说是使者要召见。上谷太守来了,看到这个尴尬场面,不知道该怎么办,寇恂自己从使者那里把印绶搜出来,交给太守。使者实在没办法,只能现场写一份诏书,任命了上谷太守。寇恂用非正常的方式,得到了正常的结果,前提是使者的方式非正常。以非正常来对付非正常,也是以不克不,不一定就变成了一定。刘玄派出的这种使者,只知道自己可以代表皇帝,行使国家权力,没有想到能行使国家权力的原因,正是他们负有国家使命。使者的国家使命,是树立国家信誉。这样的使者,置国家信誉而不顾,只知道行使权力,一定会砸了更始政权的招牌。

谁有这个能力树立国家信誉呢?刘秀和自己手下这个小团队,在洛阳建立了良好的国家形象,派他去当使者,能否也能树立起良好的国家信誉呢?

三七 非我莫属

大司徒刘赐向刘玄提议,让刘秀当使者去河北招抚。刘赐也是南阳的宗室子弟,属于刘秀的一个族兄,当初一起起义,跟着刘秀的大哥刘縯,刘縯死后,刘玄就封他为大司徒,顶刘縯的位置。估计刘赐坐在这个位置上,对刘秀他们哥俩的命运,不可能没有怜悯之心,大家都是南阳的宗室子弟,自己当初又跟刘縯干过,现在干的也是刘縯的活,看着刘秀的日子这么难过,能帮就帮。

刘赐和刘秀有过相同的经历。刘赐的父母死得早,也曾经有一个哥哥相依为命,早年间,刘赐的哥哥杀了人,被当地的一个官员抓起来斩了。为了给哥哥报仇,刘赐变卖了所有家产,找了一伙门客,把这个官员给杀了,然后亡命天涯。有过为哥哥报仇的经历,他也许更能理解刘秀此时的心情。当然,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刘秀又确实具备做使者的能力。刘赐对刘玄说:“刘秀是去河北招抚的最佳人选。并且河北一带只能是刘秀去才合适。”当时的河北一带,招抚工作是最复杂的,可以总结为三个难点:

第一,河北各个郡都有比较雄厚的兵力,上谷郡和渔阳郡的骑兵天下闻名,如果招抚失败了,硬碰硬地打,麻烦很大。

第二,河北也有刘汉宗室的几股势力,号称河北三王。这三王也都是汉室后裔,按血统和现在的皇帝刘玄都是差不多的。现在的皇帝是南阳宗室出来的,河北宗室的这几位,在当地也是能呼风唤雨。要是处理不好关系,他们再折腾出个皇帝来,非出大乱不可。

第三,河北还有很多支农民起义军。史书上说这些起义军的兵力加起来,有上百万人。

能不能摆平河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决定了更始政权的命运。当时南方流行一个童谣:“得不得,在河北。”意思就是,得不得天下,要看河北是不是能摆平。这个童谣里面,得不得的这个得,也可能有方言的性质,意思就是舒服,可以理解为:刘玄这个皇帝能不能过上舒服的日子,过上很“得”的日子,要看河北怎么弄。

刘玄肯定也成天琢磨,派谁出使河北最合适。被寇恂教训了一番的那个使者,不能让他再干了。刘赐提出来让刘秀去,确实刘秀很适合。刚说的那三个难点,在刘秀这里都不算什么难点:第一,刘秀形象好,懂礼节,有文化,信誉也一直很好,能力很突出,和各个郡的太守打交道肯定没问题。第二,刘秀也是宗室子弟出身,与河北的宗室子弟们更容易沟通。大家都是亲戚,就算是远亲,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第三,刘秀当初曾和大哥刘縯一起联合绿林军,很会做农民起义军的思想工作,河北那边有那么多支农民起义军,和他们接触,刘秀还是很有经验的。

虽然刘秀具备解决这三个难点的能力,但是刘玄的很多手下强烈反对,表示坚决不能让刘秀去。反对的人主要是以大司马朱鲔为代表的,绿林军出身的将领。当初刘玄杀刘縯,就是朱鲔和李轶的强烈提议,朱鲔他们不让刘秀去的原因很简单,不是他没有能力,而是他的能力太强了。“刘秀确实就是一只猛虎,让刘秀去河北,等于放虎归山。回头他来咬我们怎么办?”刘玄很为难,朱鲔这边的反对意见也是很有道理的,让他去太危险,不让他去河北的招抚工作做不好,更危险。就在刘玄犹豫不决的时候,冯异给刘秀出了一条锦囊妙计。

冯异目前是刘秀的主簿,相当于刘秀的办公室主任,他的判断力是超强的,他在复杂的形势中,做出了非常清晰的判断。大司马朱鲔这边是反对派,反对派怎么做工作也是不可能做通的。刘赐那边属于支持派,既然已经提出来让刘秀去了,也不用再去做工作。因此,争取中间派非常重要。冯异发现目前的大臣中,这两股势力之外,还有一股势力在刘玄面前很得势。这股势力就是刘玄的左丞相,还有左丞相的儿子,也是刘玄的尚书。这爷俩现在是刘玄的红人。

冯异劝刘秀,一定要想办法巴结上这爷俩,左丞相官太大不好巴结,就从他儿子这里入手。刘秀听从了冯异的建议,“厚结纳之”。通过左丞相的儿子对他们爷俩进行“潜规则”。怎么潜的?史书上也没有记载,请客送礼,喝酒唱歌桑拿按摩什么的……估计当时也没这么多项目,反正属于行贿。行贿当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对于当时的刘秀来说,这是唯一的办法,无奈之举。现代汉语词典上对“成功”的解释是:达成所设定的目标。所以说,成功有时候是需要不择手段的。正是冯异的这个建议,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刘玄本来是摇摆不定的,朱鲔那边代表了绿林军势力的意见,大司马刘赐这边算是代表了宗室子弟的意见,这两个意见完全相反,听听左丞相和尚书他们爷俩的吧,一听,他们建议让刘秀去。当然,刘玄不知道这爷俩已经被潜规则了,要是知道,就得重新考虑。

刘秀这才有了当使者的机会。刘玄让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的身份去河北招抚,破虏将军的这个封号以前就有了,行大司马事,就是代理大司马的工作,但是也仅限于在河北,可以说是大司马河北地区总代理。之所以这么封,并不是给刘秀封官加爵,而是有一个比较好听的身份,这样去招抚才能显示出朝廷的诚意。河北那边一听说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来了,大家会产生敬意,皇上这是派的朝廷大员,有分量,我们看他怎么为我们做主。要是一说偏将军刘秀来了,肯定就会有人嘀咕了:“这个人来干吗?河北一日游?”使者是要树立国家信誉的,刘秀的这个身份也是国家信誉的体现。

公元23年十月,刘秀“持节北度河”,所持的这个节,竹子做成,长八尺,上面缀着旄牛的尾巴,举着这个渡河,可不是去钓鱼,更不是去钓鱼执法,这个节代表着皇帝的授权,有这根牛尾巴在上面晃悠着,我就最牛,可以代表皇帝发号施令。这下刘秀可说是虎出牢笼,蛟龙入海。同时,他的压力也是非常之大。虽然刘玄给了他一个很好听的身份,也给了他相当大的权力,但是刘玄还是在最关键的地方有所保留——没有给他配置兵马,粮草辎重更没有。史书上有刘秀“单车空节巡河北”的说法,说是就一辆车,拿着竹竿晃着牛尾巴,就去河北了。这不是光杆司令吗?事实上,刘秀也不是光杆司令,他还带着一些人,比如说冯异、铫期等,基本上都是和他一起建设洛阳的小集体,还有一些随从。但是刘秀没有实际的兵权。这几个人,只能是去和人沟通,交流,谈判,没有和人作战的实力,更没有回过头来造反的能力。刘秀他们有点像电影里的“阿凡达”,只不过是黄皮肤、黑头发,去的不是潘多拉。刘秀从洛阳北上渡过黄河的时候,风已经挺冷了,迎风向前的刘秀深知,出使河北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是容易,怎么会轮到我呢?我过去之后,应该怎么办?甚至他可能还会考虑到,我这一去还回不回来?当年荆轲刺秦,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此时的刘秀出使河北,也有着同样的悲壮,他不会想到,再回洛阳时,自己已经登基当皇帝了,并且开创了一个辉煌的王朝。

这个王朝的足音,就在刘秀渡过黄河,出使河北之时,战鼓一样擂起。

三八 使者何为

最能够理解刘秀这种压力的,还是冯异。他的观察力真是太敏锐了,和刘秀一起去河北的路上,他发现了刘秀的一个秘密。

大哥刘縯死后,刘秀在众人面前不敢说心里话,也不敢表示出自己的悲痛,晚上经常一个人偷偷哭。他去河北的路上也是这样,在众人面前表现得坚强坚定,晚上辗转反侧,默默流泪。这件事被冯异发现了。冯异作为刘秀的办公室主任,吃喝拉撒全都管着,他发现刘秀的床上、枕头上,经常有哭泣的痕迹。这一天,冯异单独和刘秀在一块的时候,突然跪了下来,向刘秀磕头,边磕头边说:“刘将军不要太难过啊!”刘秀是多聪明的人,马上就意识到:“坏了,自己偷偷哭的这个秘密,被冯异给看穿了,肯定是整理床铺的时候发现的,我也没法解释,我要说是晚上尿床,估计他也不信。”他马上制止冯异:“你不要胡说八道!我难过什么?皇上这么看得起我,给我升官,交给我这么重要的工作,发给我个竹竿,让晃牛尾巴玩,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难过呢?”

刘秀说得很镇静,估计也是心头一酸:知我者,冯异也。即便是这样,刘秀也是不会承认的。他也知道,冯异之所以会这么做,肯定也不是光为了安慰他,不是为了哄孩子,一定是还有别的想法,想和自己分忧。冯异也的确如此,他看出了刘秀的悲痛,是要刘秀化悲痛为力量。他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天下的人被王莽害苦了,思念汉朝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刘玄那些人一个个蛮横残暴,走到哪里,抢到哪里,老百姓是很失望的,这不是他们思念的那个汉朝,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该拥护谁好,刘将军现在可以在河北自由行事了,应该借这个机会,施行你的恩德。古代,正是因为有了夏桀商纣的暴行,才会有商汤和周武王的功劳,人饥渴时间长了,容易感到饱。所以您现在应该赶紧将手下的人分开,到各个郡县去平反冤假错案,发布您的惠泽……”冯异的话说到这里就打住了。为什么打住了呢?再往下没法说了。发布惠泽,施行恩德,干什么呢?百姓过去被王莽害苦了,现在又被刘玄和他的将领害苦了。该轮到你刘秀做好人了,老百姓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过幸福了,所以你很容易就能让人找到幸福,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你让老百姓找到了幸福,将来的天下是谁的?是刘将军您的啊!

冯异的这番话没有说完,后面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是刘秀能不明白吗?史书上说,刘秀到了河北邯郸,就派冯异和铫期,到下面各个属县,搞普查,平冤狱。刘秀现在没有权力大赦天下,但是可以大赦河北,凡是逃犯,只要自首就可以免罪,孤寡老人都可以领取救济,重点抓的就是民生工作。同时,刘秀还废除了王莽时期的一些苛政,恢复汉制。各处的官员和百姓都很高兴,争着要请客,杀牛买酒,请刘秀他们吃喝:“我们不差钱,差的就是刘将军这么好的人。”

刘秀之所以能够听从冯异的建议,几乎完全是按照冯异的建议去实施,说明冯异的话确实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不过,以他和冯异现在的关系,话不能说得太透。毕竟,认识冯异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刘秀一直很低调,很谨慎,不敢轻易交心。不过就在河北,有人也说了类似冯异的这番话,几乎完全说透了,这个人和刘秀的关系非同一般,是他的老同学邓禹。

邓禹是南阳新野人,刘秀的老乡,还是刘秀在长安的同学。他曾经是个神童,“年十三,能诵诗”。刘秀在长安上学的时候,邓禹也在长安上学,邓禹虽然年龄很小,但是眼光很敏锐,他觉得刘秀不是一般人,主动和刘秀结交。邓禹毕业后回老家,正赶上到处都在闹起义。刘玄也当了汉军的皇帝了,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很多人推荐,让邓禹去跟着刘玄干,邓禹坚决不去。听说刘秀出使河北,“杖策北渡”,追了过来。刘秀见了邓禹之后很高兴,不过刘秀挺喜欢开玩笑,就说:“老同学,你来找我干吗?是不是想当官啊?”这时候刘秀是使者,有封官的权力。邓禹说不是。刘秀又问:“既然这样,来干吗?”

邓禹说:希望您的威德能够四海远扬,我跟着帮点小忙,就名垂青史了。“威德加于四海”的是什么人?皇帝。三国的时候,孙权见了鲁肃,从马上下来,表示对鲁肃的尊敬,然后问鲁肃:“我下马相迎,你是否感到有面子?”鲁肃说没什么面子。旁边的人一听,都很惊讶,鲁肃为什么这么说呢?孙权也纳闷:“那你什么时候才会觉得有面子呢?”

鲁肃说:“等主公你威德加于四海,当了皇帝的时候,用车来接我,我才会真的有面子。”鲁肃的这番话,是在鞭策孙权,你要成就帝业。同样,邓禹也是这个意思。刘秀听了很高兴,把邓禹留到自己的房间,两个人彻夜长谈。邓禹进一步为刘秀分析了一下形势,他说:“刘玄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受到过挫折,这个皇帝当得太顺了,所以他越来越自负,不听别人建议,有些专断了。他手下的将领,又都是‘庸人屈起’,所以非常可怕。”

什么是“庸人屈起”?一个人本来的能力、地位、文化素质都是比较低的,受过不少委屈,长期处在一种压抑的状态,突然之间暴富暴贵,不光在钱上是暴发户,政治上也成了暴发户。导致的后果就是:欲望毫无节制,权力完全滥用。国家需要什么样的人来治理?要有着深谋大略的忠良明智之辈,治国安邦的人才。不是刘玄手下的这些乌合之众,不是这些屈起的庸人。所以,邓禹说:“王莽虽然灭了,天下还是乱七八糟,你要多招揽人才,赢得民心。建立汉高祖那样的大业,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凭你的本事,天下都不够您定的。”这番话意思和冯异差不多。由于他和刘秀是老同学,所以说得更透。不光是捅破了刘秀心灵深处的窗户纸,简直是打开了刘秀封闭已久的窗户,甚至连门都踹开了。

阳光一下子照进来了,刘秀的心里太敞亮了。史书上说“光武大悦,因令左右号禹曰邓将军”。刘秀还对身边的人说:“往后见了邓禹,不要看他年轻,参加工作时间不长,就小邓小邓的,要叫他邓将军!”从此,刘秀经常让邓禹和自己一起住,两个人商量计策,讨论计划。

三九 良禽择木而栖

刘秀在河北,班底的组成有三类人,有从洛阳一起来的,比如冯异、铫期,还有专门赶来投奔的,比如邓禹。还有一类,是他在河北遇上的人才,具体是谁,我们陆续会说到。

这三类人组成的班底,就是刘秀将来得天下的班底。为什么这些人这么愿意为刘秀效劳?冯异坚守父城,谁打都打不下来,却要献城给刘秀。刘秀的大哥被杀了,看起来毫无前途,冯异却死心塌地地跟随?那么多人劝邓禹当官为刘玄效力,他都不去,听说刘秀去了河北,风风火火地追过来。为什么呢?

《水浒传》中,宋江到了哪里,江湖上的好汉一听宋江的名字,纳头便拜:“宋公明哥哥在上,小人有眼不识泰山!”难道刘秀也有及时雨的风范?

首先,不管是冯异还是邓禹,都认清了当时的形势。国家目前需要一个能成大事的人。老百姓思念汉朝,这个人可以代表汉朝,不光是在身份上能代表,又必须要在能力上可以代表。

其次,他们也看清了刘玄成不了大事。刘玄虽然是皇帝,但是缺乏王者风范,他的手下大多是庸人屈起,不可能成大事。

第三,他们也看出了刘秀想成大事。冯异看到别的将领都烧杀抢掠,只有刘秀不这么干。这既说明了刘秀的品德高尚,更说明刘秀自己不是庸人屈起,小人得志,图一时快活,而是深谋远虑,雄才大略。

第四,他们都认为,刘秀是一个能够成大事的人。在身份上,他也是汉室后裔,和刘玄一样,但是刘玄和他的那些将领的坏毛病,刘秀身上没有。邓禹对刘秀知根知底,冯异本人判断力超常,一接触就发现刘秀的言语举止,不是等闲之辈,可以跟随。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他们知道,自己可以帮助刘秀辅成大业。刘秀会用人,跟着他干,提的好建议能够采纳。不独断专权,更不会胡作非为。作为一个人才,跟对领导是很重要的,跟一个坏领导干太累了,跟着刘秀这么一个好领导,有前途。正如邓禹所说,领导可以“威德加于四海”,我这个帮忙的,就可以名垂青史。相反,领导要是只能管四个游泳池,下属再大本事,别说青史留名了,也就学青蛙游泳。再发展得不怎么样,变成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就死了。

对于人才来说,如果自己不具备创业的能力和资本,能为自己找到一个好领导,就决定了自己的未来。同样,也只能是出色的领导,才能网罗人才,成就丰功伟业。在刘秀的领导下,不管邓禹还是冯异,都成为名垂青史的一代名将。反过来想想,如果他们没有跟随刘秀,会做什么呢?后来刘秀当了皇帝,就问了大家这么一个问题。有一次,刘秀和诸位已经被封了大官的功臣吃饭。他问大家:“各位爱卿,你们要是没赶上风云际会,没有跟着我打天下,现在会干什么呢?”邓禹先说:“臣少尝学问,可郡文学博士。”意思说我多少有点文化,在郡里当个文学博士吧。刘秀说:“你太谦虚了,凭你的水平,怎么也得在郡里当个功曹吧。”

轮到马武,——马武是绿林军出身的将领,当初捉住荆州牧不敢杀,他也是在河北跟随刘秀的。将来我们还会说,马武其实是一员猛将,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他不假思索地说:“我这个人比较勇武,可以当守尉,负责缉拿盗贼。”

刘秀笑了:“你啊,只要别自个当盗贼,去亭长那里自首,就挺好了。”刘秀对马武还是颇为了解的,马武不去杀人放火,就等于为社会作贡献了。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从这句玩笑话上,可见刘秀和下属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该工作工作,该开玩笑开玩笑,可以同富贵,共患难。这在中国帝王当中,非常难得。

到河北发展的刘秀,有了明确的目标,有了自己的团队,一切的发展是那么顺利。这一年,河北的冬天虽然很冷,刘秀的心却在渐渐复苏。虽然他依然会想起死去的大哥,可是,有邓禹和冯异等人的陪伴,或许,他已经没有了在洛阳时那种可怕的孤独。痛苦从他的骨骼中雾一样蒸发,沉淀下来的是刻骨的成熟。刘秀并不爱喝酒,那些日子他或许也会小酌几杯,微笑着和邓禹谈论看似美好的未来。他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即使知道,又能如何?在永远充满戏剧性的命运面前,我们不如吟一首曹植的诗句:“来日大难,口燥唇干。今日相乐,皆当喜欢。”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0
  2. 0
  3. 1
  4. 0
  5. 0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1-03-11 15:30:41 发布 丨 24763 人浏览
文章
35
沙龙国际
20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