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行者(二)

  这是一篇小说,从06年开始写的(- -||),虽然不长,但是写了好久……   前段时间终于写完了,里面的人物我很喜欢,于是又画了个图,配了点曲子,做成了电子书(QQ文件中转站下载,等此文连载完毕,或者我忘记续期,就失效了)。   希望大家也能够喜欢这个人物,至于文章……我的文笔,只是一般而已,不讨厌就好。   小说一共7章2万字不到,每周连载一章2500字左右。每一章配一个曲子,虽然也许有的并不是很贴切……
 www.u148.net   (二) 本章所配的曲子名为《兴·衰》,以前曾在U吧发布过。 选择这首曲子是因为六个声部(乐器)正好对应了六弦琴的六根琴弦。  
娜卡在那幢大宅中给我收拾出来一间小屋子,就在她自己屋子的隔壁。我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搬了进去——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找回了自己的剑和少许衣物而已。
那天晚上,我做梦了。噩梦,自从我父母去世之后就一直缠绕着我的噩梦。黑暗、尖叫、恐惧,我似乎又回到了自己14岁的那个恐怖之夜……我蓦然惊醒,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从噩梦中逃离出来,我暗自舒了口气。虽然今晚别想再入睡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噩梦之后的晚上都别想睡着),不过能够摆脱那可怕的噩梦已经够幸运的了。有些口干,也有些饿,做噩梦真的是种非常消耗人的事情。我起身想去找些吃的喝的东西。
我刚打开自己的房门便发现了旁边娜卡房间透出月光来。难道娜卡连房门都没有关么?她可真相信我……我一面乱七八糟的想着一面好奇的探头过去查看。眼前的情形吓了我一大跳:娜卡依旧戴着兜帽一动不动的坐在桌前,纹丝不动,完全僵硬了一样,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把她的侧脸映的极其苍白,像个死人……不对,她本来就是死人。可是她平时充满活力,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是个死人这个事实……我似乎又回到了噩梦的场景中,不由得嗓子憋出一声嘶哑的喘息。
娜卡听到了,立刻转过头来。不知怎么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居然就让整个气氛变得轻松明亮起来,就像定格的时间又开始了流淌一般,刚刚认为她是死人似乎仅仅是噩梦过后的错觉。娜卡看了我一眼,说:“做噩梦了?”
我惊了一下,连忙否认:“不不,我有点饿了,找点吃的。”噩梦是我自己心灵深处最隐秘的阴影,即使是行军中,和袍泽们并肩而眠的时候,我也不曾暴露过这个秘密。
娜卡听我这样说,也不多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瓶啤酒和一块面包,递给我吃,自己在一旁轻轻的拨弄着六弦琴,奏出柔和的和声。吃饱喝足,不一会儿我便昏昏欲睡了。或许连道谢都不跟娜卡说一声有些不礼貌,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的,迷迷糊糊的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的天亮。
然后,娜卡就开始教我如何成为歌行者了。
世上经常有亡灵游荡,假如亡灵不能及时进入冥界,就会被邪恶的力量俘获。而邪恶的力量通常是一群亡灵的聚合,吸引更多的亡灵加入而变得越发强大和邪恶。它们会扰乱世人正常的生活,必须有人将它们引导入冥界。这个人就是歌行者。
歌行者的魔法在于六弦琴和曲调以及操琴者的合而为一。六弦琴是一个极强的上古法器,曲调就相当于引发这法器的咒语,而操琴者自然是施法人。操琴者必须有很强的意志力,否则就会被魔法反噬,而且必须有很高的音乐悟性,否则无法理解曲调,就无法引发魔法。歌行者的曲调分别是弑魂曲,摄魂曲,离魂曲,安魂曲,镇魂曲,起调恰好就对应六根琴弦中的前五根。每种曲调都有其特定用途:
弑魂曲能伤及灵魂,甚至撕碎灵魂;
摄魂曲用来读取灵魂思想;
离魂曲用来控制意志薄弱的灵魂,对活人使用则会使其灵魂离体;
安魂曲能安抚灵魂;
镇魂曲用来让灵魂归于冥界深处。
而最后一根,也是最粗的一根琴弦,发音最低沉的一根琴弦,娜卡却没告诉我是什么用途。那日娜卡用来逼迫我的就是弑魂曲,而平复我噩梦的,是安魂曲。
我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要那么麻烦的用弑魂曲逼我做歌行者呢?直接用离魂曲让我乖乖听话不就好了吗?
娜卡说:“你是歌行者,是六弦琴的主人,魔法是不可以违背主人的自由意志的。”
“我是主人吗?那你呢?你又是什么?”
娜卡轻叹了口气,说:“我只不过是六弦琴的一个工具罢了。”她顿了下,又说:“工具是没有自由意志的。”
我每日练习,娜卡从旁指点,很快曲调就能弹奏出来了。可是我弹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似乎只是挺好听的音乐而已。娜卡说是因为我没有经过实战,所以对曲调没有什么特殊感受。而她,打算给我实战的机会。
如果我说自己不紧张那当然只是不肯示弱而已,其实我紧张的要死。对付活着的敌人我很有经验——毕竟已经在佣兵团里面混迹了数年,与人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对付无形的亡灵,我不可能泰然自若。
半夜,娜卡带我到了城附近的一个坟场。没有月亮,十字架和墓碑在些许的星光中隐约露出轮廓。冷风呼呼的吹,倒真是有些阴森恐怖的感觉。我们站在墓地中间,沉默着……“咳……”傻站了好久,我终于忍不住了,清了清嗓子,说:“娜卡,我们究竟要做什么呢?”娜卡只是扫了我一眼,说:“等待。”
等?等什么?我不明白,傻傻的站着等实在是太无趣了,我正要跟娜卡抗议,这时目光瞟过了不远处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
影子渐渐向我飘来。渐渐的能分辨出来,似乎是一个抱着小猫的女孩儿。
娜卡说:“2弦,摄魂曲。”
我照做,乐曲响起的同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入我的脑海,形成了一个画面,是个小女孩抱着猫咪在路上走,不小心被马车撞到的场景。我明白了,这一定是小女孩的记忆吧。我继续弹奏,小女孩的思维继续涌入脑海,她希望能够回家,她想妈妈了……
我正要继续读取小女孩的记忆,突然娜卡的声音打断了我:“4弦,安魂曲。”
我下意识的转调,小女孩的记忆从我脑海渐渐褪去。小女孩仿佛困了似的,揉了揉眼睛,但是突然又惊醒一般,而她的思维也又清晰了起来,她想回家。
娜卡似乎皱了下眉头,说:“5弦,镇魂曲。”
镇魂曲!那是将亡灵打入冥界的魔法啊!可是这个小女孩并非邪恶,她不过是想去找到妈妈而已,这样,也要将她打入冰冷的冥界么?我迟疑了,琴声停了下来。
“怎么?”娜卡盯着我的眼睛问。
我避开了娜卡红色的眼眸,说:“我觉得,是不是应该让她回家一趟呢?她不过是个小孩子,只是想回去看看她的母亲啊。就这样将她送回冥界,太残忍了吧……”
“不行,歌行者的义务,就是要安抚亡灵。亡灵留在活人的世界里是违反世界规则的错误,必须纠正。”
我下不了手。少年失去父母的我自然可以理解小女孩的心情,我想,只是放过她一个亡灵,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小女孩似乎明白了我的犹豫,不再停留,飘走了,我没有阻止。
娜卡突然夺过我的六弦琴,拨动了下5弦,镇魂曲起调。小女孩的身形一下子顿住了,而且渐渐有些痛苦扭曲的神色,似乎在抗拒什么。我按住琴弦止住琴音,大叫:“娜卡你做什么!她又不是邪物!”
娜卡倒也没坚持,任由琴音止歇。小女孩渐渐飘远,娜卡将琴交到我手中,示意我追上去。小女孩是想回家吧,她沿着小路向城中飘去。
可是还没接近城门,一团黑色的雾气弥漫了出来,其中好像有张邪恶的脸变幻不定。当小女孩靠近那团雾气的时候,中间那张脸一下子张开嘴将小女孩吞了下去!
我一惊,马上操琴在手,可是立刻就不知所措了——我可没学过怎么样把被邪恶俘获的灵魂拉回来!我求救的看向娜卡,娜卡不看我,只冷冷的说:“被邪恶俘获的灵魂瞬间就会溶解,她已经成了邪恶的一部分。如果你不想它以后为祸世间,就用镇魂曲送它回冥界。”
娜卡这一招可真是狠啊,我心说。她一定早就预料到小女孩肯定会被邪恶俘获的,所以刚刚才任由我打断镇魂曲,为的就是让我看到这一幕。我叹了口气,奏起镇魂曲。黑雾在音乐中翻腾扭曲,越变越淡,最终彻底不见了。
“回去吧。”一直默不做声的娜卡在黑雾消失之后只说了三个字,就头也不回的回城去了。
我在原地站了多时,真想就此不回去了。就算娜卡想让我明白滞留在人世的亡灵会被邪恶俘获,也不必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吧!可是……如果她不这样做,我恐怕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对那个小女孩下手的……我看着娜卡渐行渐远,无奈的跟着回去。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0-12-13 16:50:05 发布 丨 9115 人浏览
文章
18
沙龙国际
343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