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

www.u148.net 消失中的羊城     相比起把宣传口号命名为“一座叫春的城市”的宜春,羊城听起来要温顺很多,虽然还是带有点羊骚味。个人觉得,果子狸更能让人记住广州——这是一座菜馆比动物园还丰富的城市。但既然广州人民认为羊是救苦救难的神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像老师们经常教育我们狗是忠诚的朋友,而家长们告诉我们吃狗肉对身体大补一样,神兽也被宰被阉端上了广州人民的桌子。   飞机起飞的时候,我没觉得身体有任何不适,只是觉得命不是自己的了,决定权在机长那里,所有权在上帝那里。但也很高兴不用一辈子指着天空喊:看,灰机!说不定哪天我能趴在机窗边说:看,母鸡!不过这只可能在飞机场挨着养鸡场的情况下发生,而这个比老母鸡被飞机撞死的概率还低。   等飞机上了云端,就类似于静止不动了,那片云还是那片云,机窗就是一张桌面壁纸,愿意的话,你可以看上半个小时。想起一句话:富贵于我如浮云。没错,想够也够不着。如果你擅长幻想,悟空会乘着筋斗云路过,拍拍你的机窗,接着加速前进,牛魔王哼哼着在后面追。回到现实,你还会对着那片云海发出赞叹,疑似仙境,不过是不可能见到佛祖或者耶稣的,飞机掉下去了倒是很有可能。飞机转向时,我相信了哥伦布说地球是圆的,因为它就在眼前,而且感觉更像是坐在了阿波罗一号里,正摆脱地球引力。   飞机下降时,我突然想起了老板曾说过飞机最容易在下降时出事。他是在上次下降时说的。因为起飞晚点一个小时,老板就拿着金卡在贵宾区坐等,喝了六杯咖啡。那天晚上他两点睡的,效果持续,第二天晚上我们大概十点吃晚饭,不得不承认老板是个工作狂,咖啡也是帮凶。   下了飞机上大巴,但是卖票的把我们拆开,拉起警戒线不许我和老板外甥上车,说是没座了。青春涌动着激情,我们趁人不备卸下警戒线上车,用屁股占下最后两个座位,胜利地看着卖票的把后来跟上的人赶下车。倒霉的是我发现周围有股狐臭味,不久竟然还听到了屁声。谁干的!坐我右边的女的把头扭了过去,尴尬至极。车窗都是关着的,所以这两股味道一直影响我的正常呼吸直到我们下车。   第三天广交会正式开幕,除了没钱建飞机场的国家和阿富汗、伊拉克以及邻居朝鲜,这里能见到各国的商人。这个时候就有点红灯区的味道了,每个展位的业务员站在前面迎客,有老外冲你笑笑,就表示有兴趣进来。但陪脸陪笑只是对老外的条件反射,当普通话飘进来时,脸上那朵花就掉到地上了,基本上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展览商,路过瞧瞧。这里人多,美女自然就多,眼神不自觉跟着从左到右,然后就意外发现有个老外已经站在眼前表示友好有两秒钟了。每天都是这样。   大概第七天,我注意到展位角落有只爬行动物,我问同事怕不怕虫子,她说有点,我又问那壁虎呢,她说还行。我就很放心地走过去捉壁虎,它已经断了尾巴。应该是从天花板上掉下来的,我头上还有可供直升机飞行的空间,所以它是摔断了尾巴。我拿起壁虎准备炫耀,同事已经跑到了展位对面,大声表达不满,我愣了一下,她说过她不怕的。同事一直不停抗议我的野蛮粗俗行为,站在女人的角度来看,是有那么点,但是我很男人的假装没听见。   我把它装在矿泉水瓶里,戳了几个洞通风,回去坐地铁路上一直看着它,这比去动物园可有意思多了,我能看清楚它脸上有几个豆豆。吃完饭回到宾馆,发现没东西喂它,就塞了半片橘子,它没吃。我忘了它属虎类,肉食的。前几晚一直被蚊子骚扰,今天就从天上掉下来了救世主,可惜没能安全着陆,残疾了。我卷起裤腿挂在床尾,等了半小时也没一只蚊子来咬。环顾房间四周,也没有蚊子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都吓得躲到床底下去了。这个倒霉救世主,不光摔断了尾巴,今晚可能也得饿肚子了。这时同事进来拷贝资料,再次普渡众生,说我不能饿死它。我想也是,不放了它,明天就等于同时得罪了同事和壁虎,于是下了四楼走到宾馆外面放虎归山了。   第十天,晚上吃海鲜。生猛海鲜,我吃得过猛,硬生生吃得全身通红发痒,并且脸部开始有变成猪头的迹象,现在我能理解过度肥胖人士的痛苦了。去药店买药,内服外敷,双管齐下,结果第二天仍然得顶着猪头迎接老外,还好没多少老外搭理我这头猪。晚上吃完斋饭,立马奔医院,医生说打点针吃点药就好了。打针前我双腿软了一下,护士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想说刚才你不是叫过我名字了,怎么就忘了,我名字很好记的,然后她趁我不备一针扎下……真够专业的。   这样三个晚上都打针,来回都坐摩的。坐车之前先问价钱:   师傅,黄岐医院多少钱?   5块。   3块。   不行。   最后取平均值,4块成交。坐摩托车是件很拉风的事,速度一拉起来,风就来了,衣服也随着飘起来了,所以夏天很少有女人坐摩托车穿裙子的。但是我发现我坐的摩托车前进的同时,也做垂直方向的周期运动,我想轮子是不是方的?但始终不敢把头伸到轮胎边看个究竟。我以前很怕坐摩托车,但自从坐过亮哥的摩托车就不怕了,因为他一直把摩托车当火车开,可我坐过飞机后,仍然恐高。几天后,身上慢慢好起来,感谢佛山市南海区黄岐医院在我屁股上扎了四针,还我青春容颜。   这几天时间里,我注意到广州的司机都很瘦,照理说司机应该不怎么瘦的,况且广州人很能吃的,很多病都是吃动物吃出来的。最后搞明白了,广州司机把吃完饭的力气都用在开车上了。每个司机都是专业的碰碰车车手,横冲直撞,但刹车却很熟练,在我这段时间坐车路上,竟然没见到过车祸。广州的交通就像它的空气和普通话一样糟糕。   虽然广州空气很差,但温度我很喜欢,听说老家那边已经10度以下了。明天就回家了,从春天直接走到冬天,就像刚才怀里还搂了个温暖的姑娘,下一秒就被她男朋友暴打一顿。在这个菊花盛开的季节,温暖始终不是我的,暴虐才是我的归宿。   这个年龄,既不能潇洒地做些什么,又希望能潇洒地写点什么。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0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本文编辑 Hoohoo
举报&反馈2010-11-23 16:56:07 发布 丨 12295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文章
16
沙龙国际
66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