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一种

夜幕已经降临很久了,整个城市并没有因为黑夜的到来而陡减姿色。相反正因为黑夜的来到,才使单调的城市涂上了五彩缤纷的色彩。一片片,一块块,一颗颗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星星在马路上闪烁,在一幢幢高高低低的方格子里闪烁。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幢与华丽的城市显得格格不入的老家属楼上七层高的窗户口。一个10岁大的小男孩两条胳膊肘正撑在窗台上,两只纤细的小手掌托着脑袋望着对面远处楼宇间方格子里的星星发呆。突然间他笑了起来,因为方格子里的星星都变成了奶奶那天真的笑脸,跑到了他的眼前。

当他还没有来到城市时,还在乡下上小学。有一天他刚下午放学回到家,奶奶正坐在麦场边,手端着旱烟锅,嘴含着烟锅巴吧唧吧唧吸着烟。突然一圈旋风从奶奶面前扫地刮过,奶奶的眼前瞬间混沌一片,待刮起的草干,树叶,尘土重新落地时,奶奶就把他叫到了面前,对他说:“四成啊,你一年级都念了三年了,每次考试都考零分,你是一个傻子,我可怜的娃啊;我活不过今年这个冬天了,我的魂被刚才那股风吹飞了,快要死了”。
 四成木木的站在奶奶跟前,右手的中指塞在右脸腮帮子里,把右脸撑得鼓鼓的,黏糊糊的哈唎子顺着手指流下来。当听到奶奶说,她的魂被吹飞时,四成的眼睛瞬间眯成了一条直线,嘴巴张得圆圆的。两条胳膊伸向两侧抬起又落下,不断重复着,嘴里总是飞出同一句话,“奶奶的魂飞走了,奶奶的魂飞走了”。四成兴奋的在村庄的小道上飞来飞去,那句话也不断地漂浮在村庄上空。

当天晚上奶奶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深沉的抽着烟,空洞的双眼瞅着夜空。奶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还没来得及把口里的烟吐出去,呛得奶奶直咳嗽。直到喘过气来。随口对坐在身旁的四成说:“四成啊,我想了很久,我这辈子没有亏过什么人,我肯定是上辈子亏了别人,才生下你这个没有出息的爸,整天不是打麻将就是喝酒。你这个没有出息的爸才会生下你这个没有脑子的傻子”。四成看奶奶的烟锅不再一闪一闪了,觉得不好玩了。这才发现奶奶一直朝着夜空中的星星看。四成哈哈的笑着问:“奶奶,你总看天上的星星做什么”?奶奶又重新把烟锅嘴放进嘴里,一边吸着,一边对四成说:“奶奶在看等我死了变成天上的星星,会是在那个方向”。奶奶似乎还要说什么,话还没有说出口。四成突然从台阶上跳了起来,两只胳膊又再起起伏伏,嘴里不断跑出,‘奶奶要飞上天变星星了’,四成像一只得了主人恩惠的小狗般,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奶奶看见四成这般开心,无奈的严肃的枯树皮般的脸也绽放出了笑容,哈哈的笑出了声。

接下来几天里,村子里的小孩看见四成飞的时候,就问:“四成啊,你奶奶飞了没有,有没有变成天上的星星”。四成手搭在脑门上沉思状,随后意味深长的说:“奶奶说,要等到过年的时候她才会飞呢”。一伙小孩瞬间小小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有的小孩抱着肚子弯下了腰,有的直接抱着肚子躺在地上打滚。四成看见他们笑的快死了,也哈哈的笑了起来。

过了两个月,离过年还有半个月。这天天还没有全亮,四成就早早背起书包准备去上学,四成对还躺在炕上的奶奶说:奶奶我走了,奶奶还是安静的睡着,没有答话。当下午四成放学回家后,看见院子里围了许多人,有些是村子里的人,他认识,也有许多他不认识。有一个陌生男人走到他面前对他说,四成,我是你爸,你奶奶已经去世了,以后跟着我到城里去。

七天后,下葬完奶奶,四成的爸爸带着四成坐上了去城里的火车。

刚出火车站,时近春节,火车站里里外外都是涌动的人海,像一条条蠕动的蚯蚓慢慢的来回爬着。火车站里的喇叭声,人们的喊叫声,载人汽车的滴滴声,不断在空中碰撞爆炸着。四成听到这些爆炸的声音,看到这些在老家没有看到过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奇奇怪怪的事物。他仿佛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天堂,他显地异常亢奋,笑的更加灿烂了,他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似乎可以飞起来俯瞰这些热闹的境像。两条胳膊刚伸直。一只厚实的巴掌重重的落在他的左脸庞。巴掌碰撞脸发出的声音也融进了在这爆炸声中。随后传来让四成叫他爸爸的陌生男人的声音,“老子上辈子造的什么孽,生出了你这么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傻子”。四成的一只手被他的爸爸紧紧攥着出了火车站,来到了马路边,四成的爸爸朝着向他们驶来的一辆拉客小三轮摩托车挥了挥手。车停了下来,一个跛足的中年男人笑吟吟的给四成的爸爸递了根烟,嘱咐着说:“你们坐好了,往车里面坐,小心掉下去”。

车子沿着明晃晃的马路穿行。四成的双眼快速地在道路旁的形形色色的景物上跳来跳去。他看久了,眼睛有点生疼两只手在眼睛上揉了揉。突然车子在一个丁字路口停了下来,他睁开双眼,一个庞大的黑白相间的大老鼠正站在一个大商场门口。那只大老鼠两只硕大无比的双手吸引住了四成。那两只大手正拿着一踏纸向路过的行人发放。一群小孩围着大老鼠转圈。大老鼠也不再发放纸片了,随即大老鼠伸出来两个胳膊飞了起来,让小孩子围着他转圈。四成不自觉地从车子里站了起来,伸出两只胳膊也飞了起来。这时车子发动了,一个急转弯,四成在空中真在地飞了起来。可还没来得及飞一个来回。身体就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地上,没有发出多么大的爆炸声,只是头部开出了一小朵殷红的玫瑰花,正在慢慢的向四周延伸绽放开去。四成只是感觉脑袋的后面很痒,想要伸手去抓痒痒。可还没来得及,头的前方一辆方盒子小车撕心裂肺的停在了离他头不远的路面上。这时,四成的爸爸黑着脸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俯下身,一只胳膊绕过四成的后背,把四成上半身扶了起来。大声的对站在四成傍边脸色发紫的跛足司机说,你看看,“我儿子的颅骨估计是摔断了,流了这么多血”。四成惊奇地发现四周有无数条腿凑了上来,一圈圈脑袋像老家的公鸡打鸣般伸长着脖子,露出了藏在衣领里面的脑袋,眼珠子都跳在了他的身上。这时四成的爸爸说:“我看你也是个残疾人,咱就不去医院花那冤枉钱,你就给5000元了事。那紫脸的跛足战战兢兢地的说:”5000,我上那给你弄这么多钱。就4000千吧“。随后跛足司机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了半小时来了一个女人,把一踏钱给了四成的爸爸。

窗外一股料峭的寒风 扶墙刮来,撞在了四成的脸上,吹进了四成的鼻子,迫使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两对沉甸甸的眼皮在他的眼窝里绽开了,四成睡眼惺忪的朝对面的楼宇 瞅了瞅。对面的星星都熄灭了,四成心里想这个时候奶奶也应该睡着了吧。突然客厅里响起了了鼓点密集的砸门声,传来一个粗糙的声音,开门,四成立马下床胡乱拖着鞋子, 到玄关把门打开。一个干瘪瘪的脸庞,唯有眼睛鼓鼓地像是在水里泡过似的,让四成叫爸爸的男人,整个身子倚在门框。张口就吼道:”你这个傻子,老子敲了半天的门,要不是老子养着,你出去讨饭吃连门户都找不到“。这个男人踉踉跄跄的走进屋子,一屁股窝在客厅的沙发里。一只手歪歪斜斜地抬起指着四成说;”快去,给老子倒杯水来“,四成的眼睛睁得圆溜溜的,黑黑的眼珠子在眼眶里呼哧呼哧闪烁着。看着这个浑身发出酒气的男人,不知所措。男人又指了指桌子上的空杯子,四成这才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去厨房拿来保温壶给杯子倒满了水。男人一边不断抿着手中的杯子里的水,一边疲惫的眼睛在四成身上走来走去。随口说:”你头上的伤有一个月了吧,现在也应该好的差不多。你妹妹快开学了,你一天呆在家里啥事都不干,就知道吃“。四成呆呆的站在男人面前,惊奇的发现这个男人嘴角微微朝上抿了下。开口说:”去吧,傻瓜,明天带你出去玩“。

翌日,四成和妹妹小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电视上播放的动画片,两人嘻嘻哈哈的笑着,妹妹兴奋的指着四成的光头说:‘因为包扎伤口把头剃光了’,”你是个傻子还是个光头,你就是光头强,而我就是熊大和熊二的结合体“。四成见妹妹这么兴高采烈,而且还听到说自己是光头强。也笑的更加灿烂了。妈妈从油腻腻的厨房走了出来,双手端了一大盆黄米米汤,对小兰说;”小兰快去叫你那个酒鬼爸爸起来吃饭“。

当爸爸从屋里走出来时,茶几上已经摆了一盘萝卜腌菜,一盘黄瓜,和一小篮子馒头。妈妈边吃饭随口说;”寒假都快过完了,小兰也快上学了,四成车祸赔的4000元,家里过春节花了1000多,剩下的你都快输完了吧。听说今年的幼儿园的学费又涨了,这又要到哪里去借钱啊,上次借的娃他舅一万元还没有还呢“。男人听到女人说的话,脸立刻变黑了,黑的像一块许久不洗的脏抹布。脸上的青筋微微凸起,吼着嗓子说:”没钱你瞎操什么心“,说着眼睛撇了撇四成,又说; 这个我有办法。

吃完饭,女人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男人神神秘秘的对四成说;走,四成,爸爸今天带你出去转一圈,给你买你出车祸时吃的巧克力。四成听到巧克力这三个字,瞬间脸笑的如巧克力都快融化了。

四成跟着爸爸穿梭在看似灿烂无比的春阳却透着丝丝令人打颤的寒风中。四成来城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早习惯了城市中的车来车往,整日的嘈杂。他学着前面的走路爸爸,双手插在羽绒服,眼睛不停的向街道两侧张望,但他不敢停足,他已经尝到了好几次那厚实的手掌。

他跟着爸爸在一个满是人的广场入口处驻足,爸爸让他在这个地方不要乱跑,等他回来。四成的眼睛在各种事物上跳来跳去,停留在了一个女孩手里拿着星星状的糖果上,他向那个星星糖果走了几步。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拽住了他的胳膊。”你又想乱跑“。一个男人粗糙的说,四成伸出右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拿星星糖果的女孩。好,一会就给你买,四成这时听到一个温柔慈祥的声音。他的爸爸接着又说;”一会我们坐车回家,到时候我会拍你的肩膀,你就要跳到地上喊疼。完事之后,我就给你买各种颜色的星星糖果好不“。四成听到爸爸给他买各种颜色星星糖果笑的开出了花。高兴的说着:”我要坐车了,我要飞了“。

爸爸带着四成来到早已等候的小三轮摩托车前。爸爸对一个头发上落了很多雪,脸上贴了一层赭褐色树皮的男人说:”刚才的价格已经说好了“,男人欣喜的 说:”没问题,上车就是了“。爸爸坐在车子里面的塑料矮凳上,四成坐在外面。车子沿着马路最外侧的公路行驶,四成茫然的看着路旁的行人,树木,房屋,他们都快速往后跑着,跑着跑着就不见了。可是公路中间的车却比他们跑的快,四成纳闷的想着为什么行人,树木,房屋要往后跑呢,中间的车子为什么比他们跑的快。前面跑的快的车子都在前面转了弯,消失不见了。四成正混沌地想着,肩膀被拍了下,四成侧过头看,一双紧缩的眉头裹着吓人的目光,头不停的往车尾摆,眼看车子快到转弯处了,空中飘起了”星星糖果几个微弱的声音。四成陡然站起,挥动着双臂飞了起来。

四成和大地深深地吻了下,顺势从地上爬了起来。四成感到两条胳膊有些麻木,鼻孔处似有鼻涕在缓缓地往下流,流过了嘴唇,好像快流到下巴了;四成把两片嘴唇往里抿了抿,接着像小猫一样伸出舌头舔了舔,咸咸的,有点美妙。正在这时四成的爸爸急切的跑了过来,在他的腿上,胳膊处按了按。开口问:“四成,你胳膊和腿痛不痛,伤哪了”。又带着一副怜悯的表情说:“你看鼻血流的到处都是”。回头对开车的那个男人粗糙地说:“你看你,是咋开车的,转弯开那么急干嘛,把我娃都摔成这样了”。司机满脸着急的问:“ 娃啊,你哪里痛,”四成说:“我不痛,只是一直在流鼻涕”。司机张开口还想问什么,爸爸插话说:“我看你开这个车拉客也挺不容易的,你就给4000元我们了事,我随后带娃去医院检查,就没你什么事情了。司机的紫脸瞬间变红,抬高嗓门说:”娃,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就是流了点鼻血,你还想讹人不?前面就是人民三院,我就不信能检查出个什么病来“。当爸爸听到讹人这话后,立刻变得有些惊恐起来。无意间瞥到四成时,眼睛如鹰隼般想吃人的感觉。四成看到爸爸的目光后,身子啰嗦了下,跟着司机一起去了医院。

天空又一次被城市的灯光染成了暗暗的红紫色。一个窗户,一个男孩,对面是高高低低的楼宇。楼宇间的星星一颗一颗熄灭。四成还沉浸在白天那个小女孩手里拿的星星糖果中,白天他们到医院后,做了简单的检查,没有什么 大的伤势,只是鼻骨受了一点点轻伤。

四成一直在等敲门声的响起,因为爸爸白天不是答应给他买星星糖果吗,在医院里是妈妈把他接回的家,爸爸还没有回来。

咚咚,当第一声敲门声响起后,四成鞋子也顾上穿,光着脚丫就跑去开门了。门开了,四成看着这个男人的手,手里没有星星糖,只是厚实的手掌落在了四成的耳朵和脸颊上。四成顿时觉得自己的耳朵里突然多了些蜜蜂在里面撞来撞去,撞得他耳朵和辣乎乎的。四成脑袋嗡嗡的,只是看到这个男人的嘴在不断的张开又合上。紧锁的眉头使额头的几根线条变得异常弯曲,最后随着这几根线条的狰狞,眼睛也越来愈大。四成被这狰狞画面惊呆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右边的耳朵里也钻进了许多蜜蜂嗡嗡地叫了起来。四成感觉自己两边的脸快要燃烧起来了。纤细的小手紧紧地捂住两面鲜红的脸庞。双眼牢牢的粘在男人的双手上,男人的手并没有移动,只是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飞出了几米远,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瞬间感觉自己肚子不存在了,想张开嘴说什么,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见那个男人声大如雷地说:”老子看见你这个没有用的傻子心里就来气,让你摔也摔不出个样来“。

四成捂着肚子踉跄的站起来,走进堆满杂物逼仄的屋里,躺在临窗的小床上。 侧脸看着仅剩的几颗星星,慢慢的变成了一颗,最后模糊成一点点小光斑,自己的意识也慢慢混沌了起来。

过了几天,一个下午四成的爸爸早早就回来了,后面跟着三个年龄和爸爸差不多大的的,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其中一个胖的像动画片里的熊大,肚子都快要掉到地上了,一个比光头强还要瘦。最后面那个短发齐肩的女人脑袋左右摆动眼睛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小兰”,爸爸向里屋叫了声,屋内传来,妈妈的声音,“小兰她出去耍了”。爸爸接着朝里屋说:刚好我找你有点事,屋子的门被推开了,随即又关上,四成的妈妈正坐在床沿上,双手握着两根细长的铁钎不停地缠着线挑来挑去。闷声说:“什么事啊,你那些狐朋狗友又来打麻将啦”。四成的爸爸嬉皮笑脸的说:“不,今天不打,今天和你商量点事情。不是小兰后天就要报名了吗?现在钱还没有着落。”四成爸爸的目光在她妈妈移动的手上停留了一会,又继续说:“有件事给你说说:”我想了个办法,立马就会有钱,“女人听到飞到耳朵里,’有钱‘两个字,停下了手中挑动的铁钎,抬起低下的头,吃惊的望着男人。一会后,男人走出了房子,四成到了屋内,吃惊的看见眼前这个他叫妈妈的女人,眼睛里流出了许多水, ”四成啊,“这几个字,从女人嘴里渗了出来。又说:”谁让你是个傻子,你爸爸又没出息,你就认命吧“。四成听不懂这个女人再说什么,只是像没有关紧的水龙头的眼睛深深迷住了他。女人消失了,四成的爸爸又进来了。手里多了三根星星糖,有红的 ,绿的和黄的。四成看着这三根星星糖,接着爸爸又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纸袋递给了四成,并且温柔的说:”来,四成把袋子里这几片药吃了,吃了就给你星星糖“四成的眼睛始终盯着星星糖,接过爸爸递过来的药片放进了嘴里吞了下去。四成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地飞了起来,在空中翩跹起舞,渐渐脑海中又幻化出了许多闪着耀眼光芒的星星,像极了夜空中奶奶星星的笑脸,突然自己的世界一片煞白,似乎听见星星坠落砸在地上的声响 。

等四成睁开了双眼,自己没有在自己的小屋内,而是躺在了父母的床上,窗边围着爸爸,妈妈还有那两个男人和那个女生。其中那个胖的像熊大的男人垂直的手里握着一个小榔头。四成感觉脖子往下的地方很痒,他的手刚伸到锁骨的位置,爸爸拿着三颗星星糖送到了他手上。

随后他们一起到了楼下,那三个人先后上了白色小轿车,爸爸骑着自行车,四成坐在了自行车的屁股上面。

远处的天边,铅灰色的乌云慢慢的在往下压,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一股股寒风徐徐的扫地而来,四成感觉耳朵被寒风吹的有点烧,想要伸手捂耳朵。一抬胳膊,感觉锁骨里有东西在向外戳,身子耸了下。他能想到的就是蝎子,老家的院墙上经常有蝎子趴在上面,被蝎子蛰了就是这种感觉。他想把锁骨上面的肉剥开,让蝎子跑出来。他手一碰,痛地立马又缩回来。

他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前面那辆白色的小车上,他惊奇的发现其他小车都是呼啸的从他们身边飞过去,自从离开他家后。那辆小车就一直不急不缓的开在他们的前面。

四成想了一会也没想明白,只见前面那辆白色小车已经在马路中间慢慢地跑着,挡住了驶来的三轮货车,尽管三轮货车的喇叭如何烦躁,可就是不让他通过。四成见三轮货车向他们这边移了一点。自行车就向三轮车倾斜倒下。三轮货车停了下来,司机慌张地跑了过来,这时爸爸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和司机说着话。我按照之前爸爸说的,让我躺在地上不要起来,我看见地面向远处延伸的好长好长,从我家出来一直开在我们前面的那辆白色小车不知道现在跑到哪里去了,看不见了。爸爸和司机在黑云下面显得异常高大,头紧紧的贴在黑云上面。爸爸渐渐变短弯下腰抱起了我,上了货车。我们过了一会到了一个许多人穿着雪一样衣服的楼房里。我被两次放进了白色大怪物的肚子里面,我恐慌极了。不一会又躺在一张白色的床上,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一个大的塑料袋,里面隐约看得见几张发黑的塑料纸张。对爸爸说:”检查出来了,显示左肩锁骨骨折,轻微的脑震荡。又走了出去了,接着进来了一些穿着漂亮白色衣服的小姐姐给我往胳膊里注水。我听见爸爸在和人在通电话,我依稀听到1万元,爸爸又把手机递给了那个脸如焉柿子的司机,随口说:“这是122的电话。”司机接过了手机,听见司机诧异的口气说:“1万快,这么多。

回到家时,对面的星星早已闪烁起来了。四成没见爸爸这么高兴过,不仅给他买了一大包星星糖果,还给妹妹买了一身新的羽绒服。四成感觉全家人高兴的都快飞了起来。

四成静静地躺在床上,离上次得到的星星糖,时间已经过去了九个月。他再一次看着窗外的星星,他仿佛看见对面有好多自己的笑脸和奶奶的笑脸融在了一起,他一翻身,听见了好多碎骨头嘎嘎的声音 ,四成想一定是身体里面的蝎子太多了,把肉吃完了,开始吃骨头了。

翌日,那两个男人和那个女人又来了,他知道他又要吃那个白色药片了。他不想再吃了,也不再要星星糖了。因为吃一次身体里面的蝎子又要增多。他都不记得吃了几次白色药片了。先是锁骨,接着头的后面,两条胳膊,两条腿。他现在已经无法正常行走了,很久很久没有下楼了,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妈妈抱着他坐在沙发上,用一只快结疤的胳膊的手一点一点的吃,他不敢喊疼,因为最初几次他喊疼的时候,那厚实粗糙的巴掌就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眼睛像关不住的水龙头般一点点在往外流水,四成看见妈妈的眼睛里有了湖水的样子,但那几个人深深眼眶里的像黑火洞一样在像外冒火。四成不接爸爸手递过来的星星糖和巧克力,牙齿紧紧的咬着抿着的两片嘴唇。其中那个像熊大的男人快步走到四成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四成的鼻子,四成丝毫没有松开嘴,两边的脸庞憋的鼓鼓的,像极了了一个圆圆的大气球。涨的四成眼睛里直流水,最后还是气泄了气,白色药片进入到了四成的嘴里,又被灌入了水。

四成醒来时,仰躺在床上,四成的眼睛在房间里逡巡一番,不知妈妈去了哪里;前几次醒来都会看到妈妈眼里在往下流水。只看见那亮晶晶的小榔头不再是握在熊大的男人手里,而是握在了爸爸手里。这时爸爸把一包星星糖递了过来,四成没有伸手去接。四成心想我不要星星糖,就不会坐自行车,不会在倒在地上看高大的树木,高大的爸爸,高大的陌生人。

四成被抱进了白色小车后面的座位,紧跟着他的爸爸也坐了进来。四成坐在靠窗的位置,他又兴奋了起来,坐在车内,看着那些披着灿烂阳光的房屋,树木,行人比在自行车上跑的快。他想大声的喊,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时候碰到了大腿,痛的他又住了口。

迷迷糊糊中四成感觉自己在移动,睁开眼看到爸爸手里正推着个不知哪里来的自行车,那个瘦的男人把他抱上了自行车屁股。

他再一次倒下时,他倒在了自行车车的左边靠近里侧的公路。他恍惚看见爸爸正往路边跑去,四成听见从大地深处传来轰隆隆声音,感觉整个大地都颤抖起来了,一个庞然大物紧跟着前面那辆货车一闪跑过。

四成感觉自己升了起来,好像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星星在拖着他,忽高忽低的在空中汤秋千,他看到了奶奶的笑脸,笑地像今天的阳光般灿烂无比。

四成的身躯已变得血肉模糊,脑袋连着脖子拉长了几十厘米。血慢吞吞的向四周延伸,好多蚂蚁淹没在了血泊中,黑色身躯染成一片红。能动弹的还在拼命的往血泊外面爬,往血泊这边赶的蚂蚁,已被绽放的血的花朵所包围。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0
  2. 1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8-02-22 14:05:08 发布 丨 371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这些台词,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2. 《理想三旬》你说理想需要坚持,但是我却路上抛了锚
  3. 你认为婚姻是这样,那只能说明你太嫩
  4. 一句话证明你很穷!
  5. 最可怕的事:男人都不会追女人了!
  6. 离婚的理由千千万,总有一款适合你
  7. 梦之彼方
  8. 简单点,广告的方式简单点~
文章
13
沙龙国际
30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