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情遂心湖(1)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在山城的老吊脚楼里,楼与楼之间只隔着一条狭窄的巷子,穿过一根根竹竿就可以晾晒衣服,有时候从巷子里过,衣服上的水滴到脖颈或头顶上难受的很。那条巷子也因此常年湿漉漉的,积了些青苔,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那段时光就总是受潮了一般,在烦躁不安中度过,心情也像是发霉了一样。 那天就是一滴水滴到我后颈上,顺着背往下滑,一阵透心凉,我抬头一望就看到了那件青色文胸,像是潮湿沉闷的年月里透过树叶看到阳光一样。这本来是件小事,竹竿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文胸,大多都属于住在吊脚楼里的中年妇女,羞涩的小姑娘可不会把文胸往巷子里晾。 坐在窗台上就能看到码头,我喜欢把脸贴在防盗网上,眯着眼睛透过一层层晾晒着的衣服望着驶离码头的船,在那正青春年少的时候,我就觉得防盗网像是一个牢笼,驶离码头的船拥有诗人赋予的自由,而我可望不可求。小伙伴们也喜欢称呼我为“牢笼里的人”,他们挥着租来的光碟,站在巷子里朝我喊:“唉,笼子里那小子,下来看电影了,刚租的新碟。” 正当我起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对面的窗户里一个姑娘伸出晾衣杆去勾那件青色文胸,在百无聊赖的青春里,这就是天大的事了。我停下来看着她,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胸前挂着两条辫子,像八十年代的姑娘,脸蛋也恰好印着那个年代的美。 我下楼后和玩伴们说起这档子事儿,宋至渝笑着问我:“到底什么样的姑娘啊,能代表一个时代的美?” 我以为那件青色文胸和巷子里晾着的其他文胸一样普通,属于某个中年妇女,早知它如此特别,真该趁着它还挂在窗前的时候多看两眼。 月亮会在某个时候恰好悬在巷子中间,看完电影回家的路上,目光穿过巷子,巷子和圆月就像是一只眼睛与我对视,我总觉得我的人生像是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监视着,傍晚那么一点点的心动都让我像做贼一样心虚,这就是那个年纪的好感。 回到家后依然坐在窗台上,她拉上了窗帘,只留一方明亮的窗口和孤独的我相对。我凭着记忆画下了那个傍晚,只是画中高楼变成了木墙青瓦的房子,画中月亮恰好悬在木墙青瓦的房顶上,她模糊的轮廓站在窗前,只突出画了那件文胸。画完后还想给画取个名字,一时却怎么也想不好。前半夜从她的窗口能看到月亮,而我的窗口要后半夜才能看到,从那一天起,我就渴望从她的窗户里看一眼这世上的月亮,真的一眼就够。窗前这一抹巷子在夜里就像是一条河,我们住在河两岸的渔巷里,隔岸相望,巷子成了最美好的距离,想到这儿我回过身在画上写下“西洲渔女”,这就是画的名字。 很古怪吧,画里没有河,也没有渔船,但就叫这个名字,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我啃着苹果路过巷子,妇女们坐在巷子里扎鞋垫、谈论新邻居,她是苏州人,因父母离异随母亲回到重庆老家。听说吴声婉转,说话像唱歌一样好听,我听到她和她妈妈用方言讲话,虽然一句也没听懂,可还是心酥了好久。 这就是我认识的,苏州河边的她。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宋至渝有一条小木船,是他爸爸为他做的,他抱着小木船来我家找我。 他说:“伊阿宋,帮我在船底下掏个洞。” “干嘛呀?” “让它浪起来。” 为了让船能跑起来,我捣腾了一下午。先是从四驱车上拆下开关和马达,然后又去楼下买了一包糖,那种糖里有竹蜻蜓,不过是塑料的,用手一搓就能飞起来,正好可以做浆。做好后宋至渝就要带着我去滨江路放飞自我,但我一点兴致都没了。去楼下小卖部买糖的时候我遇见了她,她剪了短发,留起了妹妹头,和窗前那个麻花辫姑娘判若两人,若不是这条巷子里就只有这么一个陌生姑娘,我几乎都认不出她了。 她侧着脸,用普通话问我:“这么大的人了还吃小孩子的糖啊?” 我很想跟她解释我只用了里面的竹蜻蜓,糖一颗没吃,全是宋至渝吃了,就是觉得在她面前像个小孩子一样挺丢人的,但直到那天,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名字,甚至连话都不敢跟她讲。在宋至渝面前,我把自己的怂解释成不习惯讲普通话,说方言她又听不懂,所以没搭理她。 我们跑到防洪堤上,打开开关,小心将船放到水里。 宋至渝开心的不得了,扯着嗓子就唱到:“我渴望探索她丛林里的泉水,有鱼儿残留的腥味,但她紧闭了双腿。” 我笑着问他:“这词儿谁写的?这他妈浪。” “我爸写的”,宋至渝突然收起笑脸,接着说,“伊阿宋,我爸妈离婚了。他们去办手续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家翻箱倒柜,从我爸年轻时的日记里读到这句话……” 宋至渝没再说下去,但我都明白。 那句话描述着纯粹到情欲的过渡,在我们那个年纪,情欲已并非避而不谈的问题,也不是藏在心底,只是在面对她的时候,真的就没想起来,那时候就是那么纯粹的喜欢。我们的父母也有过那么一段时光,也经历过那样一个阶段,可能也像那个巷子一样,发了霉、受了潮。 宋至渝突然朝我喊:“伊阿宋,你看那船是不是在往下沉?” 我一瞅还真是。 “卧槽,防水没做好,进水了。” “快捞起来,那是我爸给我做的。” “噗通、噗通”两声,我们衣服都没脱,一个猛子钻进水里,那不是泳池,也不是小溪,那可是长江啊。我小时候干过很多让我后怕的事情,比如把手伸进筛谷子的风车里,把农药撒在包玉米饼的桐叶上,这些事情时常让我觉得自己能活着长大真是不容易啊,所以长大以后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的,怕死,也怕失去,小时候不知生死,干了那么多熊事儿也还活着,长大后怕死恰是因为经历了生死,害怕失去也恰是因为失去了太多。年少轻狂的好处就是做事不会去想后果,有时候想多了,一步都不敢走。 所幸把船捞起来后我们都还活着,没被浪卷走。我们就在防洪堤上晾衣服裤子,只穿了条裤衩,而这个时候偏巧她就骑着自行车从滨江路划过,穿一条白裙子像一只白色水鸟。 我当时心想,完蛋了,我就没给她留下过好印象。 因为下河洗澡这事儿我挨了一顿揍,宋至渝倒无所谓,反正也没人管他,但我不一样啊,那天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小报告,回到家就被我妈逮住,可细可细的竹条打在我屁股上,我嚎了几声,估计整个巷子都听到了吧。 但塞翁失马,也是福祸难料,我竟然因挨打这事儿知道了她的名字,她叫沈楠,我的邻家沈姑娘。 沈楠带给这条巷子最新奇的东西就是纸飞机,挨过打后我一个人坐在窗前老实本分地写作业,她往我窗口扔了一个纸飞机,第一个被防盗网挡住掉下去了,她拿起纸写了些什么,折成纸飞机又扔了过来,这次飘到我床上。我展开一看,上面是一句道歉的话:“对不起昂,我只是给我妈抱怨遇到了俩流氓,没想到我妈和你妈认识。” 原来打小报告的就是她。 当天我就被树立成了反面教材,巷子里的父母都警告自家孩子,谁敢下河洗澡,下场只会比我惨,但这个反面教材当得我很得意。我跟玩伴们说过纸飞机的事情后,纸飞机就成了巷子里的流行风潮,大家互相扔纸飞机,约去哪儿玩啊,问作业写完没啊,原来都是站在窗前扯着嗓子吼的。 而写有沈楠名字的那个纸飞机被我收进了日记本里。 纸飞机风潮其实与我关系不大,我和沈姑娘互相扔了两个纸飞机,她道歉我说没关系,她介绍自己,我也介绍自己,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整条巷子就只有我家有防盗网,我觉得应该是防盗网太碍事儿。 沈姑娘很少下楼,姑娘们在巷子里跳皮筋,男孩儿们在巷子里嬉戏,灰色砖墙上被我们写满字、画满画,她只是探出窗口望着我们热闹。来到陌生的地方,听不懂重庆方言,家庭残缺不全,也没有朋友,我想她一定很孤独吧。 蹬三轮车的大爷从巷子尽头过,听到吆喝她会下楼买早点,我也会瞅准时机跟她打个照面,不过依然只是点头之交,沈姑娘还是只能活跃在我的日记里。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欢迎关注沙龙国际文字音乐版微信公众号“后园”(gardenback)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4
  2. 0
  3. 0
  4. 0
  5. 0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7-10-22 21:37:20 发布 丨 13445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我还是喜欢你
  2. 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会喝酒
  3. 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你快点死去
  4. 如果死了,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
  5. 那些扬言要改变世界的少年,后来怎样了?
  6. 倾情遂心湖(完结篇)
  7. 倾情遂心湖(3)
  8. 倾情遂心湖(2)

本文沙龙国际

≡ 本站荣誉 ≡
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66
沙龙国际
63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