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无常,花开总有一次向阳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01   12月18日,周五,分管教学和政教的领导同时找我谈话,因为班级管理上的一些问题。   一番数落之后,旁边看热闹的一个老师说:“我记得当初你带八班的时候,有很多想法,现在就没什么作为的样子。”   一时之间接不上话,我低着头玩手指甲打发时间。   有棱角的人只适合独处,如果不懂迎合认错,我随时面临下课。   02   周三,今年刚入职的一个老师外出参加岗前培训,我替她上两节数学课,走进的教室,正是八班。   发放高考准考证那天,被总务处催了无数次上交钥匙之后,教室的门终于锁上,我们在教室门口的走廊上告别,最后一次点名,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哭,学生一一和我拥抱,每一个拥抱都特别用力。   也许记忆并不可靠,就像实现不了的诺言,它们总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抖掉所有的杂念再回来。   锁上的门再打开,我重新走上讲台,喊“起立”的,站起来的,都不是我深爱的那一群人,那群写进诗歌的人:  
耐心的小朱婷,女汉子梁利芳, 那何止将刻苦融入无声的肖纯亮。 放肆的笑容,无暇的善良, 不再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老班长。 是谁像何劲一样从不赖床? 是谁像姜英一样低调绽放? 感动、泪水,我们在家长会上用泪水感悟成长, 严谨、激扬,我们在期末考前将誓言说得响亮。   铭记,
铭记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
铭记一往无畏的年少轻狂。
铭记那些尚未提及的欢笑脸庞: 王雯,李朝阳;邓露,田耀菖, 陈杨李高卢,冯吴姚周张, 彭余谢袁邓,郭程杜许黄……
03   教室后面背景墙上的布置已经被拆掉,那是几个学生合作绘制的“扬帆出海图”,虽然比例看起来有点怪,但寓意是每个人都能心领神会的,主题诗《远航》出自我的手笔。值得一提的是,画的左下角有一条跳起来飞鱼,是一个同学给天空上颜色的时候把颜料弄翻后的补救,不得不赞。   右墙壁是一张学生围坐在一起的照片,那天阳光明媚,大家围坐在足球场,游戏唱歌,安静温柔,让人感动得想哭。照片打印出来的时候,配的文字改动自顾城的《门前》: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围坐在一起,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青春是什么?我的学生曾在班级日记里这样写道:青春是乱糟糟的宿舍,是室友之间的小嫌隙,是宿舍里永远都难以解决的用电问题,是想打架的荷尔蒙,当然也是情窦初开的青涩,但最重要的是那一颗勇敢无畏的心。   我们在没有路的地方起步,纵使前方困难重重,我们也没有后退一步;日升月落,月落日升,我们在没有路的地方走着,纵使前方荆棘丛生,也挡不住我们前进的步伐;我们仍在没有路的地方走着,困惑中喊声加油,疲惫时喊声坚持,跌倒时相互搀扶一把。   青春如一列火车呼啸而过,我们都是乘客,在某一个站台相遇,随即又天各一方,犹如那些生命中不知名的花,静静地绽放,然后随风飘散在天涯。   我以“知名不具”署名给学生写告别的信,很多次唏嘘搁置,又平复心情写下去。   我是一个慢热的人,嘴硬心软,一旦有了牵绊,就特别害怕割舍。那段时间我常常做恶梦,梦见自己和一行人在一片冰面上行走,其他的人有说有笑,不慌不忙,不像我,怕冰面破碎,怕猛然跌倒,其实,最怕孤单没有怀抱。从抵触到接受,从敌对到朋友,一点点积累,一次次牢固,我拥有了一切,转瞬之间我又一无所有。
经历过收拾行李,各奔东西,才明白能再见总是让人欢喜。有些人像开学一样,常见面时觉得没什么,一旦分开就再也没出现过。
  现在的我,每天有事没事依然会去教室走几圈,就算什么都不用做,也要走几圈。以致于某天有个学生说, 你昨天晚上没有去教室还有点不习惯,感觉就像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做。   04   曾经的八班,有个叫李朝(chao)阳的学生,月考成绩常常处于班级的后10名,少年白头,他却是个有韧性的孩子。   高一分到三层次班级,一整年都比较颓废,后来考入快班,他觉得那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他拼尽全力,加倍努力,然而快班高手如云,他的成绩最后也只能徘徊在班级下游,一度打击着他的自信。   第一次自我介绍,他着重强调自己名字的读音,让我印象深刻。彼时大家还坐在那个六边形的教室,夕阳斜照,空气清新,高二一年高三一学期都在那里度过。临别总结个人得失,大多数都提到自己学习上的进步,他的视角记下的,却是最感动的片段。   他说,我很感激,我的同学是你们,我的老师是您们,我总能想起酷热夏天和你们一起吃西瓜看电影,想到我们一起给吴老过生日打蛋糕,想到雪糕的冰爽,苹果的芳香,想到我们的数学平均分124,超越一班二班的奇迹,想到寒冬里彼此靠呼吸取暖,一切一切,都好温馨,想再来一次。   “鹏北海,凤朝阳,又携书剑路茫茫,今年六月青云志,必笑人间学子忙。”这是他写在数学改错本扉页的话,每一次考试,我要求学生把做错的题抄写到笔记本上,重新做一遍。只能考六七十分,他的笔记本比别人厚很多。   最后他的高考成绩比二本线刚好低2分,数学88,也是差2分及格,上天总是喜欢和本分努力的人开玩笑。他给我打电话,仍然充满感激,我鼓励他不要放弃,不管是读专科还是补习,以及接下来人生路的每一步,都不能轻易放弃。   蔡康永说,不用惊讶,这就是时光——你善于不舍,我善于收藏。地球耐心,转动正常。我的宝盒也会自行调整温差和时差。当我灰飞烟灭,你会在别的盒子里,散发别种光芒。   我始终相信,人世无常,挣扎总有一次绽放,花开总有一次向阳。   05   因为班级管理上的一些问题,分管教学和政教的领导同时找我谈话,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大,说我没什么作为的老师,总喜欢奉承谄媚,溜须拍马,当然也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   中国人喜欢诛心,说一套做一套,只要表面工作做得好,空话说得好,大饼画得圆,在一个圈子里舒服呆着,是很轻松的事。   先扯远一会儿,说件乌龙的事。上周值班,结束之后,大家相约一起吃宵夜喝酒,一行六人,喝到最后除了喜欢沉默寡言的我,都开始说胡话。带班领导重复强调至少十遍有余,这周五他认识的某个大人物要过来视察工作,他要做东请吃饭,大人物也会来,每个人都必须参与,同样的话,他也拉着我的手说。昨晚六点,另一人打电话问我在哪个房间,我说不明白他的意思,半天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我没有被邀请。   情景惊人的相似,某一次饭局,席上有一人是某银行的副行长,他的侄子是我班上的学生,他拉着我的手多次以“小老弟”相称,“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们银行鼎力支持”。   虽然不相信他的话,我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说,我们学校没有自动取款机,学生取钱很不方便,如果你们银行可以安装一个的话,全校师生都会很感谢你们的。   我话还没说话,他就拍拍大腿担保,不出一周,一定给你落实,并吩咐随行的年轻人,听到没有,现在就打电话给技术部的人,赶紧给落实这件事。   如今三个月已经快过去,他当然只是说说而已。   学校有一条不成文的用人规则,唯平均分论英雄,教学成绩突出的老师,由普通班过度到快班再到实验班,之后列为二级行政班子培养对象。然而就是那些所谓的教学支柱,到了后期常常只是应付一下学生。于是有学生无意听到有老师闲聊的时候说,“我课都没有备,找个老师和我换课算了。”   学校规定,凡是私自调课,双方重罚200元,并扣绩效考核分,凡不带教案上课,备课不认真,查到三次停课处理。规定在近400人的教职工大会上宣读,多数人都不敢轻易触犯。能够因为没有备课轻易找人换课的人,自然也就是制定规定,宣读规定的人。   自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吃人”两个字。   06   慢慢地,慢慢地,我慢慢地发现,学校里真正的好老师,是那些因为一道题争论得面红耳赤,彼此都不服气,差点打起来的人,是那些总是被嘲笑不懂变通,一根筋的人。   化学老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说他可能赶不及上第一节课了,让我先去安抚学生一下。问及原因,他开车来学校的途中,因为避让逆行的摩托车,撞在护栏上。车子已经撞坏了,他不管不顾,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打电话让班主任安抚学生。学生对他的评价却是,上课总让人想睡觉,只会问一些“是不是”的无聊问题。   英语老师在办公室想我抱怨,你们班的学生太气人了,听写之前我明明已经强调过很多遍一个很容易写错的单词,居然还有7个人写错……巴拉巴拉一番吐槽之后,她把那个单词写给我看,destroy,可是我只是一个数学老师啊。   担任所谓最好的中学最好的班级的班主任,班上的学生除了行长的侄子,不乏局长的儿子,镇长的女儿,司法、医疗、政府机构重要人物的亲戚,我深知自己的处境,如果反感我的学生多一点,考试成绩和别的班级悬殊很大,我随时都有可能下课换人。我该拿什么样的勇气去作为,让学生知道我的那么多想法?   分管教学和政教的领导同时找我谈话,当他们拿出自己私自调查,让学生匿名写的对老师的意见之后,我光凭字迹就能对得上号百分之八十的学生,我一一分析这个学生的学习情况,优劣势科目,身份背景,家庭成员的时候,还是让他们大跌眼镜。
一个肮脏的圈子,如果人人都开始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的正常圈子,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圈子,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人人都争当高尚,天天没事就谈道德规范,人人都大公无私,这个圈子最终只会变成一个伪君子遍布的圈子。
  07   人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那些阳春白雪的诗情画意,那些落叶,那些花开,那些黎明,那些只知欢笑的青春,那些明媚单纯的时光,究竟是怎样穿过我的身体流淌得如此干净?    不记得从哪里看到的一个故事,有一个年轻人从美术学校毕业,学的是摄影,立志成为一流的摄影师,可世事如棋,他成为了一名狗仔,终日守在各个明星的家门前。每当他拍下那些八卦照片之后,他就会用照相机拍一张他头顶上的星空,因为他要让自己不要忘记。   为了理想,为了爱情,终将成为为了钞票,为了生存。   那个当年为你许下山盟海誓,要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的人,也许现在正在为每个月只能糊口的微薄工资四处奔波,那个当年与你在寝室熄灯后,畅谈米兰·昆德拉的好友,也许现在只在关心大盘指数。   假如有一天我麻木了,假如有一天我心死了,假如有一天我梦碎了,假如有一天我好死不如赖活着了,那么,我还是要感谢生命中遇到过的那些学生,至少在他们的面前,我并没有道貌岸然过。   缘分是一场单薄的相逢,时间过去,无关悲喜,只是会很习惯地想起。生命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源于无意,终于美好,连慢镜头都没有。
  (微信公众号:zhongquwuwen)   点击查看衷曲无闻新书 《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23
  2. 0
  3. 0
  4. 0
  5. 1
  6. 0
  7. 0
  8. 1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5-12-19 15:43:22 发布 丨 22256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我偷听了一场关于放牛的谈话
  2. 你这是在搞事情我跟你讲!
  3. 加勒比海盗5,实在是可惜了……
  4. 《理想三旬》你说理想需要坚持,但是我却路上抛了锚
  5. 赵雷:陪我追梦一次,再去死好吗?
  6.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吴晓波赠语18岁女儿
  7. 大家都一样,才是正解?
  8. 写给没能成为英雄的你
≡ 本站荣誉 ≡
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后园编辑
文章
224
沙龙国际
3263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