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远嫁他方的原因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www.u148.net   十一回家七天,我坚持着一早跟着妈妈去市场买菜。妈妈当了二十多年的家庭主妇,买菜一直喜欢挤去闹哄哄的市场,而不是去超市。以前我一直都不愿意同去,因为市场人多嘈杂,空气还极其难闻,地上又是脏水和菜叶,得要踮起脚尖走,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地像是在避地雷。比起妈妈的昂然大步的走,我的小家子气简直和市场的氛围格格不入。

以前我只负责跟在后面提东西,每当妈妈越买越多的时候我通常就会开始抱怨,干嘛不去超市买啊?多方便,超市的肉和菜都帮你打包好的,又不用讨价还价之类云云的。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超市的菜不好,不新鲜,农药打得多,那些肉啊菜啊,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天,在市场买就不同了,新不新鲜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妈妈一贯会自信满满地一边挑菜一边回答我。

后来我慢慢发现,比起单纯地在超市买那些已经打好价钱的蔬菜和肉类,我想妈妈其实更加享受和菜贩的你一句我一句地讨价还价,一声一声的市井语言,到最后愉快地成交,砍价的妈妈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气势,威风凛凛的样子。

上了大学之后,听的故事和接触的事情多了,我才明白能够陪着她去买菜做饭,能够花时间去陪伴着她做任何的芝麻琐事,是一件多么幸福温暖的事情。

特别是是十一那天,妈妈带着我简直是大扫荡,买了多少东西我已经回忆不起来,我只记得我抢着着要提那些重袋子,妈妈却说,像我这样没有干过重活的人是提不了的,走得还慢,坚持要把我手上的都换成轻的。她提着重的,健步如飞,我提着比较轻的,还汗颜地跟在后面一路小跑。

我知道其实每个妈妈都心疼她的孩子,不管你长多大了,即使你已经结婚了,生了娃,她依然舍不得,只要她活着一天,只要她还有力气,她绝对不愿意委屈我们一丁半点。这个就像是那个来形容父爱伟大的段子——“父亲就是那个,即使你已经六十岁,他已经九十岁,也会挥舞着拐杖为你打跑坏人的人”,是一样性质的。

自从去年妹妹也去上了大学之后,妈妈平日里很少会买很多的菜和肉,就她和爸爸两个人,再多也吃不完,总是冰在冰箱里耗电而且老吃剩饭剩菜也不健康。

说真的,我妈妈挺有文艺细胞,我家两姐妹的名字都是妈妈自己取的,其实她识字不多,数学也只会简单的加减乘除。我取名叫雁秋,妹妹叫雪纷,估计妈妈年轻时候的梦想是当个文艺女青年,也想过很多风花雪月,不过世事难料,谁能知道她自己连小学都没能读完。

不过看着妈妈微微发福的身体,有时候凶起来堪称母夜叉的大嗓门,与文青那个袅袅娜娜的感觉又不太像。

人到中年,我妈和我姨都开始有点念念叨叨的,那天她们两个聊着聊着,突然语重深长地对我说,千万不要嫁太远啊,嫁远了,就是以后她们想我了,要去看看我也难啊,说完眼中还动情地闪烁着一点泪花。

我喝着水被呛了个半死,窘然地答应下来。

这让我想起去年毕业的一位师姐,能力很好,当过班长也当过团支书,相貌也长得不错。我刚刚大一的时候,她就跟我说过她的抱负,也希望与我共勉。我本来想她应该会去一线城市打拼,才对得起她的理想,不料毕业之后她却回了她家那边的小城市当了一名中学老师。

我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从别人的口中得知,那个曾经在寒冷的冬夜里,执着地坚持地说自己想要改变的人,竟然愿意屈就自己留着她那个小城市里,她本来应该可以在大城市里得到一份更加有激情和高薪的工作。我是个憋不住的人,仗着和师姐有几分熟稔,于是就聊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那么想去大城市了,或许我去大城市我可以得到很多,在小城市我会失去很多,但是人生就是得与失并存。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网络上流传着一道‘亲情计算题’,假如父母再活30年,假如自己平均每年回家1次,每次5天,减去应酬、吃饭、睡觉等时间,真正能陪在父母身边的大概只有约24小时,30年总共才720小时,差不多一个月。

或许这道算术题并不是那么准确和真实,但是能够陪着他们的日子就剩下那么多,我们还年轻,爸妈呢?虽然说有很多事情,现在不会做,永远都不会做了。

可是如果,有一天父母不在了,那么就会变成‘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你永远都不能做了。‘会与能’,你选择哪个?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父母不在,你还能膝下承欢吗,父母不在了,你还能为他们锤锤肩膀,和他们说说话吗?

答案是不能,我不想等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能够拥抱的时候就拥抱,当然这个也要看个人,父母在不远游,我想我是这样的。”

宿舍Y君是我们宿舍唯一的独生子女,每逢放假回家,我们都会选择一些非车站的包车回家,只有Y君除外。

所谓集体包车通常是以同一个地方的学生为群体,大约满了五十个人就可以包下一辆旅游大巴,虽然这并不合法,也没有安全保证,不过比起去车站买票,包车不仅是价格比较便宜,而且还是到学校门口上车,我们这些回家的学生不用大包小包,满头大汗地去挤公交车去车站。

我们宿舍的其他人都是一股脑儿地报名坐包车回家,只有Y君会老老实实地跑去车站买票,我们看着她如此辛苦,都劝她坐包车算了,Y君每次都笑笑拒绝。Y君性格和脾气都比较暴烈和汉子,平时为人很豪爽,从来不会在一些小事情上面纠结和浪费时间,只有在坐车上例外。

她一个女孩子宁愿拖着巨大沉重的行李箱,挤半个小时的公交,到车站再要排好一轮的长队买车票,买到票之后,又要和一大帮怀着迫切返乡心愿的打工者挤着推着,上了车之后还要前前后后检查三次安全带是否结实,才敢放下心来合一下眼睛来熬过那七八个小时的车程。

明明坐包车的那个旅游大巴会更加宽敞舒服,而且走的是高速路,路况平坦,不那么颠簸也缩短了回家的时间,为什么不坐呢?

Y君比较无奈地一笑:“我不是没有坐过那个车,只是每当我坐在车上的时候,我就会不自觉地胡思乱想,一点点的动静都好像惊弓之鸟一样,害怕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导致车祸。我不是怕死,而是我怕死了之后,没有一份巨额的保险赔偿给我父母,在我死后,这笔钱依旧能代替我好好照顾他们一段时间,如果我坐了那个车就没有了。”

“不敢生,不敢死,不敢有意外,因为我是独生子女啊。”

听了Y君的这番话,我突然觉得独生子女的不易,同时也很庆幸自己并不是一个独生子女,我还有一个妹妹,虽然我们经常因为某个意见不合而吵来吵去,甚至大打出手。

但我仍然十分地感激我的父母,他们顽强地顶着计划生育的压力,毅然决然地把我妹妹生了下来,让我和她在一直吵架打架和好再吵架打架再和好的循环中长大,把我身上背负的压力分成了两半,即使在多年以后,也能和我一起在泪光与微笑中回忆那两个给予我们相同血脉的人。

独生子女和有兄弟姐妹的区别也大抵如此。并不是说身上的背负轻了,至少在你感觉你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有人会伸手接下你的担子,证明你并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看着妈妈和我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她们已经快要五十岁了,两鬓早已斑白,相似的眉眼都被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在秋日和煦阳光的照耀下,披了一层温暖的光芒。

我始终都相信,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苦与甜互相缠绕交织的,如果你觉得生活并不苦,那肯定是因为有人为你承担了那一份苦。别说什么父母之恩无以为报之类的,就像有人经常都说的,其实陪伴真的是最长情的告白。

这就是为什么我答应我妈妈她们不会远嫁他方的原因。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443
  2. 112
  3. 98
  4. 113
  5. 11
  6. 6
  7. 3
  8. 139
  9. 2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5-10-16 21:31:55 发布 丨 614643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那镇那人那狗
  2. 你我之间
  3. 浮生日记(1):我家有一堆垃圾
  4. 妈妈的印象
  5. 过年,是我心中最难忘的回忆
  6. 我偷李泽言的钱养了只青蛙,取名“前男友”
  7. 马景涛:玩笑过头就是性骚扰,男人别太用力,女人会疼
  8. 林宥嘉当爸:曾经我是个浪子,现在想要个孩子
文章
10
沙龙国际
49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