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不曾许诺(1)

本文为原创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82355462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有人说,男孩子只要一起做过三件事情,就能从哥们变成铁哥们:打球、作弊、看片儿。

从这个标准上来说,我和瓶盖绝对是铁哥们。我和他初中同班,高中没有那么幸运,只是同校而已。

他在实验班,我中考惨败,成绩勉强能上一中,被分到了没人待见的文科班。然而,虽然我们上课都不在一栋楼,但我们依然是最铁的哥们。

每次打球我都会叫上他,他也一样。那天我们往常一般在球场投篮,只是选择的那个篮架靠近学校的干道。瓶盖投了一个球,歪了,篮球蹦了老远,我追到球的时候已经到了零度角的三分线上。对于科比来说投篮是一种信念,对于我来说,投篮只是接着球扔出去而已。

我不知道那一刻大脑为什么会突然短路,只见我高高跃起,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把球扔了出去。果然,篮球飞过篮筐,嗯,三不沾,接着飞,砸向了一个人的脑门,是个路人,女孩子。

在我的认知里,这种场景会以两种结局结束。第一种,女孩子很害羞,我道歉,女孩子离开;第二种,女孩子很生气,怒目相向,我道歉,女孩子离开。然而,让我大开眼界的第三种场景出现了,只见女孩捡起球,熟练地运了两步,然后又来了一个胯下运球,投篮,空心入网。
 她向我和瓶盖轻蔑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留下我和瓶盖在当场瞠目结舌。等她走远了,我才和瓶盖树起大拇指,异口同声地说:“牛逼!这球没法打了,咱回去。”

我记得那天天气晴朗,艳阳高照,而我的背上凉飕飕的。对,活见鬼了,我至今都觉得,那个女鬼应该在投篮之后再向我和瓶盖比个中指的,那样我们就彻底被钉在耻辱柱上了。

不久之后,瓶盖告诉我,那个女孩是他们隔壁班的,叫刘一静。靠,实验班的,怪不得那么傲,小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既输球,又输人的。

然而,我没有料到的是,这只是个开头,刘一静这三个字,在我往后的三年里,代表着噩梦。

在篮球事件过去很久之后,我们学校组织了一次城市马拉松比赛,比赛的路线是从学校门口起步,跑到市区的西边,然后再折返回来。在那座小城里,这样的距离算是很长了,但还是远达不到马拉松的赛程要求,充其量算是个超大号的折返跑。

瓶盖说:“我报名参加了。”

我说:“哦。”

瓶盖又说:“我也给你报名了。”

我说:“哦。”顿了一下之后,我怒吼:“你说什么?!”

然而,木已成舟,我总不能揍他一顿吧,硬着头皮上吧。

比赛的那天,我跟着瓶盖跑,跑了一会儿之后就吃不消了,同样是山里娃,区别怎么就这么大呢?我让瓶盖先跑吧,不要带我了,我慢慢来。瓶盖这混蛋居然矫情地说:“不行,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呢?”差点就抹着鳄鱼的眼泪了。

我的怒气值瞬间充满血槽,对着瓶盖就怒吼一声:“滚,你给大爷滚,没拿到名次,咱俩就绝交。”瓶盖对于我的反应并不意外,反倒是身边的一个陌生小伙伴被我吓得虎躯一震,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站在长坂坡上的黑张飞,嗓子一开,喝退三军。然而,那样的神气只能维持一瞬间,当我冷静下来时,悲哀地发现,被我吓到的和没有被我吓到的人都跑远了。

不过无所谓啊,我本来就是出来拖酱油瓶的。当我正自我安慰时,一只手拍了拍我肩膀,吓了爷一跳,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我转头,大惊失色,是刘一静。那一刻,我感觉到血液从脚底瞬间就全部冲到了脑子里,耳根赤红,烫得要死。当时就好比,我在看片儿时说:“看,那个女的身材真好。”然后老妈在背后说:“嗯,就是。”

刘一静对着我大大方方地笑了一下,娘的,我怎么一点好感都没有呢?她居然要和我并排跑,为了向她显示我不怂,我努力驱使自己跑得快一点,两肋生痛,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然而,装不怂和真不怂还是又区别的,我跑了一段之后,终于坚持不下去。于是我就示意刘一静先跑,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她鄙视了,丢人就丢人吧,这次都没人见证的。

估计是刘一静看着我大汗淋漓、气喘如牛、面红耳赤、脚下轻浮的样子实在有点不忍心了,就加速跑走了。苍天啊,我看着远处的天空,好蓝,我从未有过那样的解脱,那样的谢恩。

我降下速度来慢慢跑,可能是刚才那一段快跑让我已经克服了疲劳极限,速度一旦降下来,顿时跑得轻松无比,我找到自己的节奏,跑得舒服了许多。

陆陆续续地,我看到了折返回来的人,妈的,变态,都跑这么快,我离折返点还有好远呢。很开我就看到了瓶盖,我向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他点头笑着回应。然而,我立马就后悔了,跟在他身后的事刘一静,她居然以为我的手势是比给她的,然后她回敬了我一个同样的手势。上帝啊,不带这么玩人的,还让不让活了。

看着刘一静的生猛,我心里暗暗发誓,要是那天有人能打败刘一静,我就请她吃冰激凌,五块十块的随便挑。

等到回到终点,男子组的前十名早就出炉了,我这个全程打酱油的,除了收到来自全世界的恶意外,一无所获。我想女子组的第一一定是刘一静,那冰激凌我是要自己吃了,然而当我看到结果统计时,差点就仰天大笑了,刘一静是第二,看来老天那天已经下定决心要掏走我那十块钱了。

当我考虑要不要履行自己的誓言时,听到了一个在人群中瞬间蔓延开来的故事。原来在刘一静前面还有一个女孩子,她看到跑过自己身边的人都是大老爷们,就不自然地放慢了脚步。瓶盖这混球,爱管闲事,他追上女孩子之后说:“后面有一个女的,快追上你了。”女孩子回头看到气场十足的刘一静,瞬间加速,就像兔子见到大灰狼一样,瓶盖跟着加速,刘一静也加速,他们一路狂奔到终点,女孩以微弱的优势拿下了女子组第一。原来瓶盖这货也是记仇的,报复起来如此丧心病狂。

那天,我兜里的钱全部被掏了出来,瓶盖,方雯,刘一静,他们全都要吃最贵的。

方雯就是那个跑了第一名的女孩子,和瓶盖一个班的,和她熟悉的人都叫她方丈。我很好奇,仔细一问才知道,她小学的时候为了写名字方便,雯字不加雪,直接写语文的文。第一天上课,班主任是个老头,眼睛不好,老头点名的时候喊“方丈”,没人回答,老头又喊“方丈是哪一位,谁家给小孩取这么怪的名字?”还是没人回答,老头气沉丹田又喊了一次“方丈在吗?”只见一个小女孩站起来,颤声说道:“老师,我叫方文,不叫方丈。”从此以后方雯同学声明大振。

在吃完我的冰激凌之后,大家就散伙了,各回各家。在回家的路上,我问瓶盖:“作为传奇三人组的一员,有什么感想吗?”

瓶盖这骚比,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悠悠说道:“我只记得,夕阳西下,从我们的背后投来绯色的光芒,我们的影子被拉得悠长,那个女孩子全身都藏在我的影子里,像风一样飘荡,我只能不断地加快自己的速度,不让她从我的影子里掉出来,终于在到达终点站的那一瞬间,我追上了她。”

听完之后,我怒不可遏,大声骂道:“去你大爷的,说人话。”

瓶盖顿了顿,吧唧吧唧嘴说:“我好像有点喜欢方雯。”

喜欢就追,我一直是这么怂恿别人的,当然,帮铁哥们追女孩子也是我义不容辞的。然而,我没有什么经验,瓶盖好像也没有。

我问他有没有什么打算,他摇摇头。那完了,树上的果子红了,很馋,够不着,这是很痛苦的。估计又要陪瓶盖喝闷酒了。

然而,我等了好久都没等到瓶盖提着酒来找我,反倒是每天乐呵呵的,大概和方雯的关系发展得不错。

期中考试不久之后,学校组织了一场诗歌朗诵比赛,我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了瓶盖,我说:“瓶盖啊,求你放过我,千万不要再给我报名了。”

瓶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说:“得了,就你那语文水平,我才不给你报名呢,上了台肯定会给哥们丢脸的。”

那天我被瓶盖损得不轻,然而,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夸奖了一样,浑身舒坦。

瓶盖并没有搞清楚那次比赛的规则,比赛要求的只是诗歌朗诵,不要求自己写。瓶盖这骚比,果然带着原创上场了。

只见他抑扬顿挫地背诵着:

你问我记不记得你
记不记得柳枝染绿春风
送花香十里

记不记得青石游过河水
等浣衣的你

记不记得云彩追着太阳到了天边
被你一指,羞红了脸

是的,我记得你

你问我记不记得你
记不记得青丝绕金钗
素手红颜浅

记不记得弹指惊长剑
白衣沽酒人

记不记得扯弓的汉子纵马而来
看你一眼,苍鹰已远

是的,我记得你

你问我记不记得你
记不记得霓虹喧嚣了黑夜
行色不再匆匆

记不记得汽笛翻越了山岗
送你渐渐远行

记不记得滂沱大雨乘着东风
送你一程,纸伞未撑

是的,我记得你

我记得你留恋着夕阳
和晚霞唱歌

我记得你挂念着英雄
倚在雁门关上

我记得你在岁月中淋漓
一路北去

我记得你折起九月的记忆
写在梦里

你问我还能否记住你
就像刚遇见的时候一样

是的,我记得你

我记得那天夕阳西下
清风吹乱了鬓角的发
记忆扣响了心里的弦

我的影子里有你
你的影子里有着
不曾忘记

瓶盖朗诵完他的大作之后,并没有引起多少反响,一个评委老师轻咳了一声,问道:“这位同学这是谁的诗?我之前没有听过。”

瓶盖这货从来都大言不惭,他严肃地说:“这首诗的名字叫《你记不记得我》,沙龙国际秦梓。”

那个老师并没有意识到这里面是有阴谋的,接着问:“谁是秦梓啊?”

另一个老师悄悄说:“就是他本人,这小子够狂的,我喜欢。”

刚开始提问的老师尴尬得干笑了两声,说:“是你的原创啊,不错不错,呵呵。”

台下顿时一片哗然,从此瓶盖同学算是彻底出名了。

然而,那次比赛的第一名并没有给瓶盖,因为有一个女孩子朗诵英文诗,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外来的经书也自然更能吸引人的目光。瓶盖虽然屈居第二,但并不以为意,反正他这个第二比第一名声名显赫得多了,只要不是直接叫他“秦老二”,什么都好说。

拿下第一的女孩子叫陈葳蕤,也是实验班的。由于她的名字太过复杂,所以大家都叫他陈草草,草草同学脾气很好,对于这个叫法并不生气,想来也是习惯了。

在诗歌大赛之后,草草同学很是出名。说实话,草草同学绝对是女神级别的人物,腿长貌美,说话的时候声音轻轻柔柔,笑起来总是不自觉地低下头,让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这群生物顿时生出保护欲来。所以草草同学的追求者从那次大赛以后,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虽然草草同学都一概拒绝,然而这群人却是越战越勇,人数更是呈现对数级的增长。

或许是草草同学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并不以为意。然而一个月之后我听到了一条让我咋舌的消息,瓶盖告诉我草草同学现在貌似对他很有好感,在公开场合总是主动和他说话,所以瓶盖同学成了全校男生的眼中钉,同时也成了全校女生的肉中刺(触着就痛,却拔不出来)。

我调侃地说:“恭喜你啊,一战成名天下知,美人皆得入君怀。”

“少揶揄我,赶快想想办法,我该怎么办?”

“你就从了陈葳蕤呗,才子佳人不正是古来的绝配么?”我没心没肺地说道。其实我想不出办法的,因为我俩都没经验啊,我初中三年都没和红豆把事情说清楚,而他更是在白淑一离开之后,一心学习,完全不理会红尘中事。

瓶盖沮丧地说:“可是,我喜欢的是方雯啊。”

最终我们两个也没能拿出什么方案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然而让我惊掉牙的事情发生了,据瓶盖说,方雯同学直接找陈葳蕤摊牌了,她说:“我知道你喜欢秦梓,可是我也喜欢他,我要和你说的是,秦梓也喜欢我,你知道他那首诗里夕阳下的人是谁吗?是我,我没有资格阻止你喜欢他,可是我决不允许你从我身边抢走他,除非秦梓自己做出选择。”

那天方雯同学把事情的经过写了下来,递给瓶盖后,她摆出一副你看着办吧的表情。不得不说方雯真的和白淑一有几分相似,调皮、任性,胆大妄为。

听到方雯这么生猛,我捧腹大笑,笑得肺都疼了。待我笑完,瓶盖说:“难道你不好奇答案吗?”

“好奇啥啊,你肯定答应了呗。佛说,你从我的生命里有过,从此我喜欢的人都像你,她和白淑一那么像,你不会不答应的。”

瓶盖大骂一声:“去他奶奶的‘从此喜欢的人都像你’,可是她怎么知道我诗里写的那个人就是她?以她的智商不可能读懂啊!”

“我告诉她的。”我慢慢地说,“方雯同学贿赂了一包大白腿奶糖,我就都招了。兄弟,你就别纠结了,方雯可是有备而来的,你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陈葳蕤那里怎么办?”

“凉办呗,放着放着就凉了。”

很快就到了寒假,我最害怕寒假了,因为有春节的存在。来家里拜访的七大姑八大姨且不说,老爸老妈的朋友也是不少的,一旦出现哪个人的儿子或者女儿学习比我好,那我绝对是要完蛋的,少不了被老妈挖苦一顿。

然而,这种事是躲不过的,而且越是害怕,越是来得紧迫。放假后的第二天,老爸的一个从来都不联系的表弟在路上偶遇购物的老爸老妈,然后就讨论起她女儿如何如何优秀,考入了一中的实验班。

我中考失败,跌到文科班这件事是老妈心中永远的痛,时不时地拿来敲打我一下。老妈这次听到了某某人炫耀他女儿在实验班,那还不得熊死我啊。

果然,回家以后,老妈就开始说:“老陈啊,你那个表弟的女儿叫啥来着,人家在实验班,看咱家小知,每次都让我丢人。”

老爸还真记住了那个女孩的名字,陈葳蕤。

“什么,陈葳蕤?”我脱口而出。

“你知道啊?看来好学生人人都知道,不像你尽给我丢人。”

我无言以对,乖乖滚回房间看书吧。

陈葳蕤居然和我还搭上了亲戚关系,那完蛋了,别人家的孩子又要霸占家庭舆论制高点了,以后铁定没有好日子过。

自从老妈知道陈葳蕤的存在以后,居然主动拉近了和陈同学一家的关系,邀请她全家来做客。春节期间,走亲戚串邻坊本来就是我们那里的习俗,陈葳蕤一家自然不会拒绝。

当陈葳蕤父母携女而来时,我心里哀叹,砸场子、踢馆子的终于来了。陈葳蕤大我几个月,所以我得叫人家一声表姐。为了哄老妈开心,她让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她让我端茶,我就连瓜果一起上了。这样客人必然会说“这孩子真乖巧”,老妈面子上好看了,我就不会挨骂。

陈葳蕤见到我之后立马就认了出来,惊叫道:“呀,居然是你,你和秦梓关系很好吧?”

这丫头脑残啊,哪壶不开提哪壶。果然,老妈一听到秦梓的名字就开始数落我:“你看看人家葳蕤,实验班,秦梓,也是实验班的,就你考在文科班,学历史地理能有什么出息?”

我讷讷地说:“妈,您不也是教历史的么?”

还没等老妈开口骂我,陈草草同学居然笑出了声来,我心里那个乐啊,这丫头果然脑残,人民教师最爱面子了,你笑了场,我老妈以后打击我,你就不会是“别人家的孩子”这个选项里的第一选择了,真是天助我也。

我赶快说:“妈,我以后也当老师,跟着您,发光发热。”

估计是我的马屁拍得恰到好处,老妈说了一声“没出息”,就没有下文了。

我告诉陈葳蕤说:“我和瓶盖是铁哥们,穿一条裤子的。”看着她迷茫的眼神,我补了一句:“秦梓乳名叫瓶盖。”

听到我这么说,陈葳蕤眼睛里顿时亮晶晶的。我心里哀叹,完了,这丫头也不是个善茬啊,她是要通过我迂回拿下瓶盖啊,不是我太呆逼,是敌人太狡猾!

开学之后,文理分科如期到来,我不会真的想要当历史老师,于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理科。

由于小爷我在第一学期的成绩很是不错,所以被分到了实验班。实验班呐,老妈又少了一条打击我的理由。后来我才知道,我当初被分到文科班是老妈托关系预谋好的,就是为了我文理分科能进入实验班。老妈做事就是这样,有预谋有规划,雷厉风行,从来不作解释。

当我屁颠屁颠地背着书包走到那个我早已熟悉的楼层时,看着教室门头上的班号,我就想骂娘了,真想回去学文。我被分到的那个班级有陈葳蕤,也有刘一静。老天啊,您无聊就打打雷,下下雨,用得着玩我这么一个小民么?

我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矮胖矮胖的班主任示意我进去,然后他说:“随便找个位置坐,哪里空着就去哪里。”

突然有人伸起了手,示意他那里有空位,不对,是她,她哪里有空位子。举手的是刘一静,我内心在当时是崩溃的,全班同学看我的目光是敬畏的,我觉得那一刻我就是董存瑞。

下课之后,陈葳蕤找了过来,她说:“小表弟啊,恭喜你进入实验班啊。”小表弟,这丫头居然这么叫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说:“小表姐,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

旁边的刘一静看不下去了,咳了一声,陈葳蕤立马就离开了。刘一静阴阳怪气地说:“表弟表姐,叫得怪亲热的啊,和她关系近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可不是么,往后的日子里,班级的男生对我爱恨交加,我替他们挡下恶魔刘一静,我也夺走了女神陈葳蕤的很多目光。殊不知,我是两头都得罪不起啊,要是能选择,我宁愿谁都不认识。

陈葳蕤找我从来都是黄鼠狼拜年,没安好心,她的目光从始至终就是狡黠的。在别人面前的文文弱弱,轻轻柔柔消失得不见踪影,说话渐渐和刘一静一样起来,大马金刀,直来直去。从此,她在我心中的女神形象毁了七七八八。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138
  2. 54
  3. 35
  4. 45
  5. 38
  6. 31
  7. 30
  8. 46
  9. 35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5-08-10 19:26:22 发布 丨 12020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观《濑户内海》有感
  2. 我啊,就是这么一个烂人
  3. 我还是喜欢你
  4. 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会喝酒
  5. 只有我一个人,希望你快点死去
  6. 如果死了,不就输给这么烂的人间了吗
  7. 那些扬言要改变世界的少年,后来怎样了?
  8. 倾情遂心湖(完结篇)
文章
15
沙龙国际
40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