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事记:化蝶

来自沙龙国际(www.u148.net) 人们总是害怕未知的事物。

就是这样,小欧一出世,便被人们视为怪物——包括他的父母。

当时接生的医生就吓坏了。医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陋的孩子——全身被一层黑色的硬壳所包裹,就连眼皮和嘴唇都不例外。把羊水洗干净后,干燥的黑色硬壳使得这孩子关节活动都很困难;哇哇大哭的时候,小嘴居然裂出了血迹。

小欧的父母吓坏了,他们看着这个怪物,满脸的厌恶。他们想“处理”掉孩子,可是孩子的外婆说了:“这好歹也是一条命啊,你们不要的话,我来养大他……”

当然,父母极不情愿地留下了这个孩子。他们让医生想办法弄掉孩子的黑色外壳,可是当找了很多医生都说孩子的这层黑色硬壳是跟皮下结缔组织紧密交织在一起无法去除时,他们放弃了。

就这样,小欧活了下来。

不过随着成长到两三岁的时候,小欧身上的黑壳开始越发的厚实,他的双眼只能勉强睁开,走路的姿势也古怪之极——就像是童话里的提线木偶一样,他的手关节和腿关节不能很好地运转。小欧的姐姐动辄就踢他,踢的时候,小欧身上发出一种类似空纸盒的声音,姐姐尖叫起来:“滚开!怪物!”

小欧开始会照镜子了,于是他伤心地哭了一些时间。于是他开始喜欢夜晚,或者在白天躲在家里不出门。父母对他冷漠和厌恶,只有外婆对他好,小欧只有在外婆怀里才感到人世间的温暖。

可是这样的光景没有持续多久——在小欧到了应该上学的年龄,外婆去世了。父母决定违背外婆的意愿,不送小欧去读书。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小欧的。

那时候我在读初中,小欧的父母到我家附近租房子做起了糖果生意。小欧有一天趴在我家门边上,专心地看着我家的电视。天气很冷,于是我的父母把他叫进来,让他坐到火炉旁。我当时也是十分厌恶他,不过看到他安安静静地看着电视,眼睛里尽是柔顺和谦恭的眼神,也没有想赶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我父亲摇了摇火炉的煤灰,躬身正准备提着煤灰去倒掉时,小欧怯生生地说:“伯伯,让我去倒吧。”我父亲笑了笑,让他去了。一会儿,小欧回来把空了的煤灰框子塞回火炉下,动作小心翼翼的,生怕扬起了灰尘,生怕铁皮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小欧总爱到我家来看电视。偶尔带着几颗他自己舍不得吃的糖果来给我们。小欧这孩子生怕我们嫌弃他,很多事情他总是很注意观察,然后主动去做一些事情——我父亲洗脚,他把我父亲的拖鞋拿过去;不管电视如何让人着迷,小欧如何看得专心,他总是不时默默地去夹一块煤过来,小心地加进火炉里,绝不扬起半点灰尘……

再过两年,小欧8岁多了,街坊邻居也见怪不怪,其他孩子们也都很少欺负他了。然后街道办事处的人到他家,动员他的父母送他去上学。街道办事处的人而且还特地跑到孩子学校去给班上的其他同学打招呼:“小欧是得了一种病,但是不会传染的,希望大家不要欺负他。”

就这样,小欧读到三年级,终于因为父母离异辍学了。父亲开始酗酒,时常打骂他,我们在隔壁经常听见小欧那压抑的哭泣声。小欧也经常挨饿,我父母也经常背着小欧的父亲,照顾着他。

又过了一段日子,小欧好像经常不在家,他的父亲有次醉酒后说了:他把小欧送到了一个地下赌场,去帮人家端水倒茶打扫卫生什么的。后来小欧跟我们说:赌场的赌客们有时候相信“童子手”的运气,叫他发牌,偶尔也给他点或多或少的小费。他悄悄的把钱给我的母亲,让我母亲代为保管。以后他要用的时候再问我母亲要。

可是小欧这孩子极少用钱的。

后来我去了外地读书,就再也没有了小欧的消息。

我毕业了,一时没有工作,呆在家里吃闲饭。小欧大概也16岁了吧,个子蛮高的,开始发育懂事的他,在最热的夏天也穿着长衣长裤戴着帽子。他跟我说这些年他干了不少事情——帮人卖录像票;帮人看台球摊子;在澡堂子里帮人擦背;跟着炒爆米花的老头走乡窜寨……他也跑过外地很多医院,可是对他那全身的黑壳哪个医院都没有办法……

男孩大了,是该谈恋爱的时候了。小欧很沮丧,我看得出他清澈的眼睛里看着那些出双入对的恋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

又过了一段时间,正是男孩子身体突然猛涨的时候,小欧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混了一段时间,又回来了。他来跟我道别,身边还带了一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很瘦,眼睛很大,眼神就像是随时受到惊吓的小兔子。小欧跟我介绍:“这是晓霞,是我的女朋友……是个孤儿。”

我看着小欧,他的个头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身上的黑壳应该是由于身体猛涨的缘故,到处都龟裂开来……我问他:“你准备外出吗?”

他说:“是啊,我想到外地去找份安稳的事情。”

他看了看自己身边害羞的女朋友,又对我说:“哥,我想去铜仁,离德江也近,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又过了两年,有一天周末我下班回家,小欧已经在家里等我了:“哥,我在一家糕点店里打工学艺,这是晓霞和我,我们俩自己做的糕点,你尝尝。”我看着他的脸,有些吃惊——小欧脸上的黑壳有些地方已经成块的掉了,露出婴儿般光滑的皮肤来,不过整体看上去更为可怖了。

又过了一年,小欧和他的女朋友晓霞一起回来了。晓霞已经出落得美丽动人,眼睛里也再没有了惊惶的神色,而是一种谦逊和腼腆的神色;小欧浑身的黑壳奇迹般的掉得差不多了——他的皮肤如同婴儿般细嫩光泽,嘴唇水汪汪的,鼻梁很直挺,完全就是个小帅哥啊!哦——就跟苏有朋似的。

小欧简单地结了婚,他结婚那天,他的父亲没有醉酒,他的父亲搂着他,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小欧给了他父亲6万元钱,叮嘱他要少喝酒,尽量戒掉。

小欧走了,再也没有回过德江,不过我知道:他活得好好的,他很知足、也很幸福。

最后: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本文为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47
  2. 5
  3. 1
  4. 3
  5. 5
  6. 1
  7. 0
  8. 6
  9. 1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15-03-24 23:21:29 发布 丨 5076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1. 感动世界的那些瞬间!
  2. 异事记:化蝶
  3. 俄罗斯灵异设计
  4. 灵异第六感——不仅仅是一部恐怖片
  5. 灵异事件?
  6. 墨西哥【惊悚恐怖片】灵异孤儿院
  7. 悍客微小说之集结号(完整版145则)
  8. 一起呀~看《盗梦空间》(有剧透)
≡ 本站荣誉 ≡
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
文章
18
沙龙国际
339
沙龙国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