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永无岛

我想,人类永远不可能拥有Neverland,只因为它叫Neverland,永无岛。
“梦幻庄园”于1988年由当时如日中天的迈克尔·杰克逊花巨资买下,占地2800英亩,是全美最奢侈的豪宅之一。他根据《小飞侠彼得潘》中令人神往的小岛命名。在这里,私人运动场、游乐场、人工湖、电影院和动物园一应俱全,并摆上了《小飞侠彼得潘》中角色的雕像。庄园内还设有凉亭、小火车、华丽的街灯、草坪、花床、树屋和一个印第安式的村庄。

而现在,杰克逊现在已经负债4亿美元,面临破产,对“梦幻庄园”实在无财力顾及。

现在,让我们就着清水童鞋的文字,看着Jonathan Haeber为我们带来的夜晚Neverland梦幻般的景色。一起来怀想每个孩子童年时的梦想吧。
 
怀念Peter·Pan
 
www.u148.net

星星的气息将窗子吹开,清凉又漆黑的子夜,所有的灯光隐藏在垂帘后面,我的Peter·Pan,我在等你的到来。
 
www.u148.net

那些奇丽的满是童真的故事,被时间囚压成绝望的幻想,死在书上,第几版,第几页,第几行。依旧干净沉默又美丽,在日渐泛黄的舞台上贩卖古老的希望。

我只想要我的Peter·Pan,那个轻颤着薄透翅膀的名叫叮叮当的古怪的小仙女,飞行的时候会甩一天地金色的粉末,把我的眼眸和梦想点燃。
 
www.u148.net

我想拜访一下传说中的Neverland,在那里所有的孩子都不用长大。
 
www.u148.net

可是我的Peter·Pan,我等了你十几年,从第一次知道你的劣迹,我就习惯在临睡前留一丝窗缝儿,管它刮风还是下雨,只是你一直都没有来。
 
www.u148.net

还是我那时睡得实在是太熟了,其实我已忘记,你的分离着的玩劣的影子,是那样执拗地缠着我不肯放开,当我睁眼的时候,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已经离我远去。
 
www.u148.net

那个光头的男人带着顶半旧的棒球帽子,穿着单薄的长袖运动衫倚在小区过道的花坛前,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着向我们打招呼。三月的风从海边吹来,那个废掉一只手被妹妹像狗一样养活着的中年男人在大风里笑得像个未经人世的孩子。
 
www.u148.net

到底是谁的思考器官出了问题?我或者他?我们,还是他们?
 
www.u148.net

人生像一个巨大的旋涡无情地席卷而来,残暴地毁掉逐渐成型的任何一件值得称道的意识。无意义和荒谬的词汇如铺天的大网自头顶而降,弱小的我们无处躲藏。

(那个时候我希望彼得潘来救我,可我忘了他不是救世主。他不是救世主,救世主不是任何人。)
 
www.u148.net

那些在跑道上仰望星空的夜里,和glory一起追逐生命的意义。提问、确立、否定、再提问,尚未站稳脚跟的自我被不断推翻着,那条由无数个被自己踩死在脚下的自己铺出的道路,惨烈却没有出口,而我们总要到了鲜血淋淋的时候才会发现,之前所以为的终点其实是又绕回了原地。那个时候我们还无知无畏,我们不相信前人的言语,任何前人,任何言语。我们置疑、反驳,大声谈论尼才的观点,赞扬着加缪和王尔德,不在乎只是看了他们著作或是相关传记的片言纸语。我们像生死盟友般彼此支持前进,然后我们分离,踏上完全不同的两条道路。

(那些时候,Peter·Pan有没有躲在云后看我?他会微笑还是悲伤地哭泣,在那些米兰花散发清透香气的寂静之夜?)
 
www.u148.net

关于众生即佛的论说还没有省悟过来,如果饥餐困眠就是正果的话,那我怎么又会为那些遍地的菩提反复烦恼?

有些时候觉得他们都在欺骗,可睡觉的时候又会盯着自己的手掌困惑,究竟是谁欺骗了谁?

永生的轮回刻不到院子的墙壁上。我们回不了家。
 
www.u148.net

我们微笑着打着招呼说你好,于字的尾音消失的瞬间擦肩而过,曾经、此刻和将来,这两节在空气中迷失了方向的音符不表示任何意义。

我们以为有永恒就拥有了一切,却不知道它也只在彼此指尖划过的时候就已死去。我们无法知道,整日整日捧着它的尸体以为至宝。

(Peter·Pan,你的叮叮当呢?她是不是又在生你的气,快快把她追回来吧,毕竟只有她才能陪你一辈子呐。)
 
www.u148.net

前面的男人披着一身绿得发污的军大衣,步履歪斜地摇晃着头,超过他的时候,浓重的酒气夹杂着酸腐的味道直冲冲地袭来,扼死了路旁清淡的春花香。喉咙里的笑声带着不堪入耳的漫骂,像个疯子一样。

我抵制那种味道,打着撒旦堕落的印记,可它却像水蛇一样缠绕在身边,挥之不去,那种吗啡一样的气息,让人迷幻。
 
www.u148.net

那些坐在宝蓝色卧车里手中把玩着Zippo的大人们,穿上各色华贵的细绸衬衫、裹着繁复的宝石和滚边回到你们的中世纪去,这个世界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它肮脏、猥亵、卑鄙、堕落,到处充斥着泼妇一样刺耳的哭声,充斥着的哭声盖过了星期日圣日耳曼教堂的弥撒,只是你们听不到,那个时候你们正在东京的歌舞伎町欣赏少女们姿态曼妙的表演。

(Peter·Pan你还是不要来了,今晚没有星星,我用灯光充满屋子,咖啡也被这光浸冷了。)
 
www.u148.net

行驰在笔直的高速公路上,夕阳将周身的一切漆上一层薄薄的金黄,那无处不在的织锦缎般的柔光,使人产生错觉,仿佛正行驶在六十年代的老照片中一样。那些流金的岁月,如果真能上溯,我们还会不会握着每一寸光阴犹豫地思虑着每一件或多或少都会影响未来的抉择,我此刻会不会坐在车上出神,而你会不会还是像往常一样,窝在被窝里插着耳机睡觉?
 
www.u148.net

人类有时还真是可笑的动物,总喜欢给自己镀上这样一层浅金的颜色,然后就以为自己成了天使。没有看到么,当夕阳莅临的时候,那些在被高楼鄙弃的土道边弯着腰贪婪啃噬着嫩黄菠萝皮的灰黑色的影团们,她们那黑心棉一样在空气中张牙舞爪的头发,不也被一圈圣洁的金光包围环绕着么?

你、我、你们或是我们,都是一样的。

(Peter·Pan我困了,你再不来我真的要去睡了。没有人会等你这么久。真的,Peter·Pan,我爱你,但我更爱自己。)
 
www.u148.net

他们说我们的道路就在前方,可前方那么些道路,没有一条留给我下脚。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呢?
 
www.u148.net

彼得潘你已经不会再来了,听说你只和幼小的孩子们玩耍,那么,当伴你度过无数个快乐日子的曾经的伙伴中的一个,当他、她的脸上开始暴露出岁月的蛛丝马迹,当他或是她的脑海里再也记不起你来,当他/她们沉入生活遥远而不可探触的海底,我的Peter·Pan,你还能于千万人之中将他、她们一眼辨认出来么?
 
www.u148.net

“星星的气息将窗子吹开……”听吧,长椅那边的母亲又在给她的孩子讲永无岛的故事了,只是Peter·Pan,我和你的奇丽古怪的故事一样,成了时间的死囚犯,被钉死在这春日公园的木质长椅上。温暖和煦的阳光斜穿下来,在第几棵绿树下,第几片草坪前,第几枝迎春花旁。
 
文字来源:武家庄
图片来源:flickr
   → 微信公众号:沙龙国际,可通过意念关注 ←  
  1. 1
  2. 0
  3. 0
  4. 0
  5. 1
  6. 0
  7. 0
  8. 0
  9. 0
欢迎同学们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媒体、微信请获得授权,联系QQ:82355462。
举报&反馈2008-04-11 06:28:00 发布 丨 22641 人浏览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本文沙龙国际

  1. 1#铁血小猪2008-04-11 07:33222.131.*.*
    就是那个有恋童癖的家伙的庄园?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2#铁血小猪2008-04-11 07:36222.131.*.*
    其实我也不太相信他是个恋童癖~~~
    众毁销骨啊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3#清水2008-04-12 14:29unknown
    故意的吧我还得注册。
    十分感谢那些配图。原来当年言辞还是蛮愤的。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4#米粥2008-04-13 16:42221.3.*.*
    [quote=清水]故意的吧我还得注册。
    十分感谢那些配图。原来当年言辞还是蛮愤的。[/quote]
    图配文文配图谁能说得清,相得益彰而已。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5#清水2008-04-14 14:12unknown
    不好意思,以为是53发的所以说话过分了。当然是文配图了,这是图片区吧。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6#天天2009-06-08 15:4660.0.*.*
    好想去neverland~~真的可以不用长大吗~~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7#秋千丶数2010-07-30 23:11218.8.*.*
    喜欢
    管理  删除 (0) 回复
  1. 8#露露哥~!2010-11-29 16:45202.173.*.*
    喜欢小孩  保留童心 就是恋童癖了! 就你们这些人喜欢拿这种事做文章...
    回复:铁血小猪
    >就是那个有恋童癖的家伙的庄园?
    管理  删除 (0) 回复
≡ 本站荣誉 ≡
沙龙国际签约驻站沙龙国际(版权合作请联系QQ:979502441),十大杰出U秀青年,【图U起名】第331期U秀冠名奖
文章
155
沙龙国际
658
沙龙国际手机版